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生活散文 > 当前位置:生活散文

朋友圈,我们不能开玩笑了

时间:2020-04-13 16:00  阅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admin  评论:- 小 + 大

  今天同学群里异常热闹,都在感叹自己已经到了而立之年,然后又在回忆匆匆那年,刚过了四月一日没多久,但是奇怪的是,再无人提愚人节。

  可记忆里的愚人节,还真的很热闹啊。

  念初中的时候,就在玩这些幼稚的游戏了,无非是把一些稻草或者垃圾扔到同学的车篓子里。男生们喜欢把黑板擦放在门板上,等哪个倒霉的推门进来“中奖。”如果很不幸,“中奖”那个人是老师,那你等着吧,老师们可不跟你玩“愚人节。”

  那些属于少年时期的幼稚时光,纯粹的要命,稍微一个无聊的游戏,就能让大家笑得前俯后仰。

  比如骑车上学的时候,故意把同学别到田埂里去。看着他手足无措的样子可以笑一整天。

  到食堂里把同学们蒸饭的饭盒的水倒掉,期待它们蒸出一锅干米,这种有点小恶毒的事情当时玩的不亦乐乎。

  上课的时候,老师提问回答完,千万要记得先用脚试探下屁股下的凳子还在否,不然肯定会摔个大马哈。

  当然,还有人“假传圣旨”:“班主任叫你去一趟办公室。”然后就真的有人去了,回来肯定一顿“暴揍”。关键是这个看似很容易揭穿的游戏,就是有人会上当,百试百灵。

  真的是有多幼稚就有多幼稚,不经大脑甚至不讲道德,纯碎就是作弄人来制造自己的快乐。

  有时候,连老师都会误伤。

  就不说头上被黑板擦砸了几次吧,好几次老师连粉笔都找不到,最后大家都被罚,抄英语单词,抄校规,甚至有同学买了三根笔芯一起抄。

  十三四岁的年纪,真的被罚抄也是毫无羞愧之心。一个个还乐呵呵的,看的老师直摇头。

   2

  当然,那时候人和人真的很亲密。

  男女都不设防,男生会到女生的饭盒里自然的挖一口好吃的肉,也会在下课后偷摸到女生的抽屉里偷点小零食,有时候拿得多了不好意思,又会去小卖部买点零食悄无声息得放回来。

  女生也会在男生们打球踢球的时候去帮他们“加油”,送水,擦汗。没有什么暧昧,自然而然,因为大家心里都这样想:“都是一起长大的,有什么关系。”

  是啊,真的是一起长大的,从懵懵懂懂的一年级到六年级,然后又到中学,谁没有见过谁小时候的邋遢样啊,就算要情窦初开,也不找你们呀。

  刘教练就跟我说起过,他从小学开始,隔壁的女生一直很照顾他,他训练的时候就帮他买饭买水,到周末,他就一辆自行车载她回去。哪怕是青春期,他们两个也没有互生暧昧过,纯属就是姐姐弟弟一样处着。

  有一次,这个姐姐因为回家的时候摘了几朵油菜花,被主人发现了,主人直接将油菜花扔在这个姐姐身上,还到她家里去告状。刘教练说,到晚上十一点了,都能听到那个姐姐的哭声。

  于是,他就集结了一群体育队的小伙伴,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就把那户人家的油菜花田给毁了。

  “你们也太过分了,一亩油菜花田让他家少了好多收入呢。”我唏嘘道。

  “当时也没有想那么多,就觉得那个人太小题大做。”刘教练漫不经心的说道。

  刘教练的话也让我想起那些年的小伙伴们。那时候,同桌也好,前后桌也好,经常也会相互照顾,帮忙拿饭盒,帮忙写作业,相互分享自己带来的小零食,温暖纯良的样子。

  当然也会经常“约架”,没有理由,没有江湖情仇,纯属就是无聊了,发泄发泄。

  一下课,老师还没有走出教室呢,江湖就开始“腥风血雨”了。作业本,凳子,扫把就是武器,然后打着打着,发现队伍越来越壮大,小孩子就是这样,爱扎堆,最后敌我不分了,就见着人就打吧,直到上课铃声响起。

  我还记得有个男生,坐我后桌,特别爱抖腿。抖就抖吧,还特别喜欢把裤腿撩上去,将一只雪白粗壮的小腿挂在我凳子上,那个时候我也是真的够狠,直接拿起那细脚伶仃的圆规,毫不犹豫得扎了下去,然后一声惨叫回荡在课堂上。

  安全问题,道德问题,都没有的。只有那低级的恶趣味报复感。

  下课后,这个男生决定跟我决一死战。他骂我是巫婆,作势要打我,我直接掀起凳子,他又怂了,嘴里嘟囔着:“好男不跟女斗,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谁都不会知道,毕业以后,那群小伙伴,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包括刘教练的那个小姐姐,毕业后就搬家了,再也没有见过面。

   3

  我跟刘教练感慨着,随后就突然心酸了。想到了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小姐妹。最后她为了爱情嫁到了贫困的山区里,从此天涯一方。

  她是我小时候算是很要好的小伙伴了,只是腿有点小残疾,所以跳皮筋也好,跳绳也好,跳房子也好,我们都会让她。她一点都不介意,反而很懂得利用这个“优势”,频繁跟我们要福利。那时候,我们一点都看不出她有什么异样。

  上初中的时候住校,她比我小一级,总是等我放学一起回家。初三的时候,学习任务重,如果我不能回去,她就给我捎带点好吃的到学校。

  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我们以后会永不相见。

  变数就在那一年,一直按部就班的读书,升学,工作的她,忽然就走了。不,是跟着当时一起上班的男朋友走了,去了一个偏远省份的山区。

  我问她:“为什么要这样?”

  她说:“因为他帅啊,还知道疼惜我,你知道我这样的条件,在我们那里,没有男的会喜欢我的。”

  我瞬间就懂了,她大大咧咧的外表下那颗敏感的心藏得很深。

  后来的日子,大家都能想象了。

  一个偏远省份的山区,能做什么营生呢?他们连张婚纱照都没有拍,因为女方父母不同意,连结婚证都是孩子出生了才领的。

  而这个家底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起码从小不愁吃喝的女孩,开始为了夫家的生计频繁的跟娘家借钱,爸妈,外公,大姨,大姨夫都借个遍。

  终于有一天,她在QQ上问我借2000块钱。

  那时候的我刚转正没多久,还没有领到下个月的工资,我直接跟她说我帮不了她,真的抱歉。

  我能怎么帮,没法帮。

  她回复“呵呵”,然后就拉黑了我,到现在都没有联系上。

  可说真的,如果我当时真的有钱,我会借给她吗?应该也不会,因为那是有去无回的。

  可我当时冒出这个想法后,我很心酸,我跟她之间,居然也开始了相互的小算计。

  我不敢去面对这些真实的情绪和想法,成年人的世界,往往市侩得要命。

  我安慰自己,我们早就疏远了。

  从她毕业后,我们一面都没有见过,偶然的联系也就是QQ和电话,一年打个两个电话也是奇迹的那种。就算是打电话聊天,也是客气的问候对方,最近过得怎么样,有没有交男朋友啊,选了什么专业啊。

  我们已经不再是那个跳皮筋的年纪的孩子了。

  有时候,人和人的感情就是这样,几十年的情谊就是会说翻就翻,毫无破解方法。

   4

  当然,到了而立之年的我们,那些曾经相互厮打的同学们,也都开始客客气气得问候了,大家为生活奔波,客气的在朋友圈点赞,不会有人来偷零食,也不会约架,更不会把黑板擦放在门框上等你“中奖”。

  最近这两年,老天频繁的在四月一号的到来之际,增添一些悲惨的经历。

  2019年西梁山发生特大火灾,牺牲了31位消防员。

  今年的同一天,同一个地方,又带走了19位年轻的生命。

  这样的日子,谁也不敢提愚人节,那是对烈士和灾难的亵渎。

  成年人的生活,终究就是要稳重啊。言辞不当,就会给自己招来麻烦。

  澳洲跑步女,矿泉水女,还有最近的许可馨,都会因为自己的无知付出代价的,也希望这样的一群“巨婴”赶紧清醒。要加入成年人的世界,光有年龄是不够的。

  我在跟刘教练说起这些的时候,还是会没来由的想,当初要是借给她钱,会不会像今天那样形同陌路,老死不相往来呢。

  刘教练只是用眼皮扫我一眼,慢悠悠的说:“会。”

  因为她还是没有真正的成年。因为成年人的世界,只能靠自己一步步熬。

  不管怎么样,我们的青春昭华,就这样稍纵即逝了,来不及拥抱一下青春,就飞走了。

  最近在看罗永浩在直播卖货,网上一片沸腾,有褒的有贬低的。其实这有什么呢,成年人为钱低头的样子,不尴尬。没有钱,如何存在这个世界?何况像范冰冰,朱丹,李湘都在直播卖货了,像极小时候我们看电视购物的样子吧。

  但不论怎么样,属于我们这些80。90的时代,是真的一去不复返了。

扫一扫手机打开当前页
二维码
关键词:朋友圈,我们不能开玩笑了 

上一篇:在抗击疫情的温暖日子里

下一篇:春天的拒绝

会员注册 | 网站简介 | 服务协议 | 帮助中心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 捐助本站
编辑QQ:111122223333  E-mail:111122223333@qq.com
Copyright ©2013- 好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8002533号  Powered by haowenxu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