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美文章 > 生活随笔 > 当前位置:生活随笔

那年的故事有点风流(汉文、壮文)

时间:2020-03-26 15:00  阅读: 次  来源:好文学  作者:佚名  评论:- 小 + 大

  她是一个长得漂亮的女人,又是一个有点风流的女人。一个漂亮又有点风流的女人,只要跟男人粘在一块儿,总该有点男人女人之间的事儿。这个漂亮女人还真有点事儿,而且是有点男人女人之间的事儿。这些事儿虽然已经过去了几十年,但是现在讲起来仍然让人听得津津有味。

   1

  这位女人到底有多漂亮?曾经发生过这么一件事儿:她的漂亮惊艳得正在山野里劳作的人群全发呆了。故事大约发生在1971年,那年这个女人刚满三十岁,她有一位八岁的女儿。有一天,她带女儿从公社(如今叫做乡)所在地的街上去一个山寨吃“围桌饭”。这个山寨是一个苗寨,寨里人过节时家家户户喜欢将自家做的菜端出来大伙凑一块吃。这种风俗称为吃“百家宴”,我们当地讲壮话称之为吃“围桌饭”。

  那个山寨一家一户散落在又高又陡的大山上,从公社到寨子需要爬山两三个钟头才到达。那母女俩走近寨子时,正在忙碌着干农活的寨人却突然停下活来:只见挑秧苗的人站在路中央,肩上的重担压得腰直不起来却忘了卸下担子;插秧的人手持秧苗愣怔着站在水田里,脚被蚂蟥吸出一摊血却浑然不知;放牛的老人只顾看她母女俩,牛脱绳逃到山上去了都不发觉……数年之后,我考上了大学,在读一首叫《陌上桑》的古诗时才知道,古代就有过这样描述——正在劳动的众人看到一个名叫罗敷的美人走过来,顿时“耕者忘其犁,锄者忘其锄”,意思就是看到美人罗敷过来,“耕地的人忘记了自己在犁地,锄地的人忘记了自己在锄地”。

  那个年代还是生产队时代,队员们都是大家一起出工,一起做工。那天一起做工的人站满田间地头,众人看母女俩眼睛都不眨一下。为什么呢?因为这女人实在太漂亮了:她个子不高不矮,脸蛋像桃花一样娇艳红润。大山里开满各色艳丽的野花,但寨人却喜欢拿鸡鸡鸭鸭来比喻美人。

  这时,有个老人用玩笑的口吻比喻道:“她像刚下蛋的小母鸡那样脸儿红扑扑的”。这老人眼力也真够厉害,小母鸡刚下蛋脸儿红扑扑的样子都被他瞧见了。

  接着,有个小伙子又说:“她的脸蛋像婴儿的脸一样娇嫩,谁见都想亲上一口。”此言一出,立刻被一个插秧的妇女反击,“这种街上的女人不用做工,她那张脸就算再白再嫩,你亲亲亲就能填饱肚子?”

  还有两个刚娶了媳妇不久的小伙子在窃窃私语,他俩又说又笑的。虽然他俩说话声音很低,但是照样被别人听到了。他俩在私下议论:这妇人胸脯丰满像两个圆圆的柚子,美极了!插秧的妇女们听见了,都骂他俩思想龌龊一肚子花花肠子,要开斗争会把他俩拉去批斗批斗才行。

  两个小伙子不服气,顶嘴说道:“胸大好奶孩子,你们女人不懂吗?”

  这时候,那母女俩走到寨人身旁了,漂亮女人叫女儿跟大伙打招呼。众人听到漂亮女人说话又温柔又悦耳,她女儿长得漂亮小嘴又甜,小姑娘向众人打招呼“叔叔,婶婶,你们干活辛苦啦!吃了吗?”山里人打招呼少不了 “吃了吗”。

  这漂亮女人不但人长得漂亮,还教得女儿乖巧可爱,众人齐赞道:咱们公社整条街长长找不出第二个这样的美人了。当然,也有人表示不服,说她漂亮是因为不用做工,不做工的人才会细皮嫩肉的。其实,这些话说得有点过了,这漂亮女人同样要做工,她在公社的供销社粉店里做服务员。

  那个特殊的年代,个体是不能开店做生意的,公社一条长街差不多有一里路长,却只有一家粉店。这家粉店是供销社开的,供销社属于集体性质,可以开店卖米粉。平时,人们从山里徒步到公社赶街肚子饿了,就买一碗素粉吃。那个时候卖粉有加肉和不加肉两种米粉,不加肉的米粉叫做素粉。人们吃米粉大多买素粉来吃,素粉几分钱一碗,肉粉一角多钱一碗,当年人们都穷得要死,一角多钱一碗的肉粉还是吃不起。尽管大家都很穷苦,但是街上还是有一群年轻人要去吃粉。为什么呢?因为这群年轻人都没有娶到媳妇,去吃粉能见到漂亮女人,他们说花点钱填饱肚子又能愉悦心情,值得了。

   2

  这位女子长得漂亮的话题说完了,这下来说说她有点风流的事儿。说到她的风流韵事,有一件事我还是亲眼所见。

  有一天,我和一群大人正在排队买猪肉。买猪肉要排队?这是那个计划经济时代才有的事儿,还请先耐心听我讲述缘由:那个年代,整天搞运动,整天搞批斗,特别是有一群被划为“四类分子”的人,总被批斗个不停。在这种大环境下,人们哪还有心思去种田养殖,吃的穿的严重匮乏,吃肉便成为一种奢望。

  当年,我们整个公社只有一家食品站卖猪肉。食品站每月只杀两三头猪,我们要有肉票才能买上猪肉。那时买肉要肉票,买布要布票。那年代将户口划分为非农业户口和农业户口,非农业户口指的是靠国家分配口粮的城镇居民,农业户口是靠自己生产口粮的农民。非农业人口才能领到肉票,农业人口没有肉票。寨人属农业户口,每家每户养一头猪到春节杀了,自家只能留半只猪吃,另半只要抬到食品站去上缴给国家。

  整个公社人多肉少,限量供应,每个非农业人口每月只有半斤肉票,我家有四口人,每月只能买两斤肉。

  那时我们公社有几百号人是非农业人口,这么多人都有肉票,人们便争先恐后去排队买肉。然而,偏偏有一个漂亮女人不怕后面去,因为她就算去晚了,也能够插到前排去。她有啥本事这么厉害呢?说起来有点好笑。

  那天又有好多人排队买猪肉,漂亮女人来晚了,我亲眼看见她插队的全过程。

  排队的都是成人男子,只有我一个是小孩儿。这时,漂亮女人一边说“死咯,这么多人,排到我猪毛都不剩了”,一边挺着高耸的胸脯挤进男人队伍中。

  排得长长的队伍很拥挤,众人头贴着头,后面的人胸脯紧贴在前面人的脊背上,密不透风。

  这时,我联想起街上货郎担挑一种手工糖粒来卖的情景,那种糖粒学名叫麦芽糖,我们小时候只知道叫“拉糖”,此糖制作成软条状后,再剪成拇指一般大小,一粒一粒地卖,小孩子特别爱吃,但是那糖粘手又粘口,一粒粘着一粒,分都分不开。卖糖的货郎有时就吐口唾沫在手,才能将它们分开一粒粒地卖……眼前排队买猪肉一个紧贴一个的情形,跟那种一粒粘一粒的“拉糖”太像了。

  突然,背后有个衣服散发着汗馊味的老爷爷嘴巴贴到了我头上。那年代人们太穷苦了,没有几件衣服换着穿,穿的衣服都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这样身上的衣服很破旧,如果再湿汗,就会发出汗臭味儿。老爷爷衣服长期湿汗都结成盐巴汗渍了,他的衣服臭得令人作呕,但是想到很久没有吃上猪肉了,肚子里一点油水都没有,整天叽里咕噜地叫,我就强忍着坚持排队。

  老爷爷衣服发臭我还能挺住,但是女人挺着胸脯过来有男人就挺不住了。排在漂亮女人前面的是一个年轻人,年轻人回头一看,漂亮女人那高耸的胸脯快要贴到他脊背上,他的脸唰地一下全红了。这漂亮女人是故意把胸脯贴到别人背上的吗?谁都说不清楚。排队的众人挤得像粘在一起的“拉糖”一样,想不贴根本不可能。那年轻人身材高大又强壮,用乡下的话来说就像刚学会打鸣的小公鸡一样雄赳赳的。

  大伙看到这情景,个个伸长了脖子:刚打鸣的小公鸡和脸儿红扑扑的小母鸡相遇,这下有好戏看了。但是谁也料不到,那年轻人却躲到一边去,让漂亮女人排到他的前面,他只跟在漂亮女人后面,还有意保持一定的距离,好像漂亮女人身上带电,他怕被电晕了似的。众人就觉得奇怪了,这小雄鸡见到脸儿红扑扑的小母鸡反倒躲开去,他到底是不是雄鸡了?

  漂亮女人也不知道那年轻人为什么让着她,漂亮女人不管三七二十一,又去挤排在前面的人,她又差点贴到别人的后背上,这时排在她前面的人是个老头。

  老头还没有被漂亮女人的胸脯贴到后背上,就仿佛险被一条追来的吹风咬中屁股似的跳起来,接着又像躲避患有疥疮的病人似的躲到一旁去,乖乖地让漂亮女人排到自己前面……漂亮女人又有点奇怪了,老头为啥要让着自己呢?她又顾不了那么多,照样挤到前面去,她挤到谁,谁就躲她,这样她就抢到最前面去了。

  但是也有人不躲漂亮女人的,有个小孩儿不懂事,那小孩儿就是我。

  那天,漂亮女人把大人们全挤到旁边去了,她看到我排在她前面,就照样来挤我。我还小不知道靠近女人会羞人,那时我只觉得头上有两团又软又暖的东西,就像冷天盖棉被那样,软绵绵、暖乎乎的。

  我不让漂亮女人插到我前面,漂亮女人就说:“这孩子太小不懂事,见到大人来了都不知道让一下!”

  一个老爷爷开玩笑说:“小屁孩连公鸡骑母鸡他都还没见过,他懂什么!”众人听了哈哈大笑。

  后来我稍长大之后才知道,那个时代把男女之事看得很紧,如果哪个男的胆敢乱来,就被拉去批斗。比如排队买猪肉,如果男人不小心碰到女人的胸脯,就被别人叫做耍流氓。耍流氓就要被拿去批斗的,有的还挨抓去劳改呢,这样一来,人人都怕死啊。

   3

  说到耍流氓,街上真就有个年轻人被别人叫做烂仔,因为听说他做过一件很流氓的事儿。

扫一扫手机打开当前页
二维码
关键词:那年的故事有点风流(汉文、壮文) 

上一篇:有故事的壮家老人(汉文、壮文)

下一篇:人到老年显才华

会员注册 | 网站简介 | 服务协议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 捐助本站
编辑QQ:109532255  E-mail:109532255@qq.com  微信公众号:好文学  QQ群:198926868
Copyright ©2013- 好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8002533号  Powered by haowenxu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