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美文章 > 爱情文章 > 当前位置:爱情文章

意犹已尽

时间:2020-03-26 07:04  阅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评论:- 小 + 大

   2019年8月6日,许微意只身一人前往鼓浪屿。曾经有个人说过,要带她一起去的,她应该再也等不到了吧。她坐的是那种绿皮火车,她靠在窗边望着外面的风景,眼神放空。她已经好多天没有好好休息了,闭上眼睛仿佛就会听见黎漠的那句“我等你”,最是承诺伤人心。

   2011年夏天,许微意升高二,她搬进了理科教学楼,高二(3)班。她是就是人们眼中的好学生,话不多,很有礼貌,成绩不错。黎漠是班里的体育委员,高高大大的,上课很活跃,老师会嫌他烦但也挺喜欢他的。两个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人在一次编座位的时候坐前后桌。许微意同桌是一个性格很开朗的女生,没多久就跟后面两个男生聊熟了,他们通常下课就在那里聊天,而许微意就静静地呆在她的座位,要么学习要么看会小说,有时候也会跟她同桌聊会天。

  那天她同桌跟黎漠盯着王栎鑫的个人海报讨论他的名字该怎么读。

  “是叫王栋(dong)鑫吧。”黎漠说。

  “不是,是叫王栎(li)鑫的,那个字不是‘木’字旁加个‘东’字,是‘木’字旁加个‘乐’字。”同桌很肯定地说。

  “是吗?”

  人家其实叫王栎(yue)鑫,许微意在心里默默回答,她虽然看着书,但是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真的。”同桌很肯定地说。

  “我不信,我们问问其他人。”

  然后许微意就感受到了后面有一只手轻轻拍打她的肩膀,她有些许讶异,这是应该是他们第一次讲话吧。

  “怎么了?”

  “你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吗?”许微意抬头看了一眼脸有点微红的男生,再看了一眼海报。

  “他叫王栎(yue)鑫,”

  “什么?”两个人有点震惊。

  “他名字中间那个字确实是是‘木’字旁加个‘乐’字,但是它是一个多音字,表示某种树的时候读‘li’,表示人名地名的时候读‘栎’。不信的话,你们可以查一下字典。”许微意递过去一本字典,心中颇有成就感,这个问题她跟表姐早就讨论过了。

  “张琪,你同桌好厉害啊。”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同桌。”

   从那之后,黎漠经常会向许微意请教一些小问题,有时候还会给许微意传些小纸条。他们的英语老师是高二英语科教研组长,拿他们班做一个实验,在一个小型教室里进行小组互助形式上课。六个人一小组,上课的时候,小组里的人围在一起坐,她跟黎漠分在了同一组。有一次在小教室上课,上课铃响起,许微意感觉鼻梁上轻轻的,习惯性想推一下眼镜,发现没拿。上英语课的小教室离平时上课的教室比较远,跑回去拿的话太麻烦了,她微微眯起眼睛觉得也能大概看到黑板上的字。但是看久了她眼睛有点疼,她低下头揉揉眼睛,抬头就看见坐在她对面的黎漠皱着眉头盯着她看,看见她抬起头,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转过身继续看黑板。

  “老师,我想去洗手间。”不一会儿,黎漠举手

  “现在还在上课呢。”

  “老师,我闹肚子,快憋不住了。”他捂着肚子,有点难受的样子。

  “那快去快回。”

   老师还在继续讲课,许微意觉得不舒服,黑板上的字好像都在浮动,她放弃了,问隔壁的同学借了笔记,低下头抄。

  “报告!”

  “进来。”黎漠坐回她对面的位置,微微喘着气。

  “许微意!”很轻的喊声。

   她抬起头,看到他递过来了一个卷着的本子。她不明所以,接了过来,打开,原来是她的眼镜。许微意觉得心里暖暖的,好像读了那么多年的书,第一次有个异性注意到她的感受,还有点不知所措,她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感谢,最后递过去一张小纸条,谢谢你。

  有一次,许微意帮老师搬作业,几个班的作业都在那里,她拿着有点吃力,黎漠大老远地看见了,飞奔过去帮许微意分担。许微意看着他奔跑过来的样子,嘴角有点微微上扬,她觉得飞奔而来的这个人真帅。慢慢的,他们熟了起来,也会聊些闲话。考完期中试的下午,天气依旧很热,她跟平时一样吃完饭就回教室自习。没过多久,黎漠抱着个篮球也进来了。他出门去打了杯开水,然后坐在许微意同桌的位子上问许微意,

   “你介意我坐在这里吗?”

   许微意写字的手停顿了一下,微微抬起头,看到他的脸有点红,她在心里诽谤,为什么男生可以这么白。她点了点头,但其实是不敢开口,怕一开口就暴露了自己的情绪。许微意木然地做练习题,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离开的,但是她做的那几道题,只有一道是对的。

   后来又编了位置,黎漠没有坐在她附近,搬位子前,他递给她一张小纸条。那上面说,

  “许微意,我们在一起吧。”

   许微意看了一眼,迅速回他

  “不想。”

  “为什么?”画了个哭脸,“你不要那么武断,好好考虑一下嘛。”

  “我现在没有谈恋爱的打算啊。”要好好学习啊,她的家里并不富有,父母那么努力赚钱供家里三个孩子读书,没 有对他们诉过苦,那她不能让他们失望。

  “那我等你啊。”画了一个笑脸,“等你大学了你就可以谈恋爱了吧。”

   “以后的事谁说的定呢,你会遇到更好的对象的。”

   “我偏不,反正我会等你,我不会打扰你的。”

   有点无厘头,但是为什么她还觉得挺开心的。

   他真的没打扰她,碰到就打个招呼,看见她需要帮忙的时候,他会上去帮忙,没有再说在一起这件事。其实她在高二期末的时候,把他的QQ号,手机联系方式都删掉了。她当时很紧张,因为高二升高三的考试,她没有考好。她决定要更加努力,也不想浪费他的时间。删完之后就后悔了,抱着被子哭。可是没有想到,当晚他就把她的QQ加回来了,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换了一条QQ签名。

  “等风也等你。”

   高三的他们没有在一个班,但是,许微意经常会看到他在球场上打篮球,没敢多看,悄悄看一眼,仿佛看一眼就能看到很多东西。临近高考那一个月,每天下午许微意的课桌里总会多出一瓶牛奶跟一个小面包,上面还贴着一张加油的便利贴。当许微意刷考题刷得很烦躁的时候,看看那些便利贴,总会觉得很心安,因为有人在为你加油打气。

   高考就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但是结果也证明许微意的努力是可以收到回报的。

   许微意考上了A城一所不错的一本学校,她第一时间打电话跟黎漠分享。

  “棒,我一直都知道你是可以的。”

  “谢谢你。”

  “微意,我好像没有好好跟你说过一句话。”

  “说什么?”许微意心里有些期待,她听到黎漠在电话那端深吸了一口气,

  “许微意,我喜欢你。”他的声音有点紧张,但是很坚定。

  “我也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眼圈有点泛红。

   高考结束的暑假,黎漠跟家里人去鼓浪屿玩,他在海边用沙子画了个爱心,里面写了许微意的名字,他说,

  “微意,这里好美,以后我们一起来。”

  “好。”

   他们暑假后就变成了异地恋,黎漠考上了B城的一所二本学校,AB两城的城际轻轨承接了他们的爱情。许微意曾经问黎漠为什么会喜欢她,她当时瘦瘦黑黑的,还剪着短发,他•••他看起来挺多女生喜欢的样子。他说,喜欢就是喜欢了,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大一下学期许微意生日的时候,黎漠特地给她看了他的课表,他那天要上课上到下午六点,不能过去给她过生日了。她有点失落,还是笑着跟他说没事。晚上十点的时候,黎漠让许微意下宿舍大门去拿快递,没想到是他亲自来了,抱着一束桔梗花跟她说,

  “微意,生日快乐。”

   她当场就哭了,也不管旁边来来往往有多少人,他上去把她抱住,轻轻地摸摸她的头

  “怎么哭了,不是应该开心吗?”

  “你不是说不来吗?”

  “想让你开心点啊。”他可是翘了半节课的。

  “我很开心,谢谢你。”

  “傻。”

   她买了个花瓶,把花放在里面养,可是那束桔梗花没过几天就枯萎了,她很伤心,打电话问他怎么办。他安慰她,枯了就再给她买另一束。可是他不知道,她怕的不是花枯萎,她怕的是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会这样枯萎。

   大二,黎漠忙了很久的竞赛作品几次被退回修改,最后直接被pass掉,因为参赛作品已满。黎漠跟许微意说了,希望她能安慰他一下。可是许微意半天没回消息,等到晚上才回信息,也只有寥寥一句话。

  “没事的,下次再参加就好。”

  “微意,你不懂, 两年才一届,下一届我都大四了,我跟队友忙了一个月,就这样白费了吗?明明之前还是有名额的。”黎漠直接打了个电话给许微意。

  “没事的啦,你还可以参加其他的比赛。”许微意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交给导师的论文也是几次被退回,她也忙得焦头烂额。

  “许微意,我们之间有差距不是?”他叫了她的全名,语气很冲。

  “我们之间有差距?”她攥紧拳头,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

   黎漠没有回答,许微意再一次问,

  “我们之间有什么差距?”

  “我很喜欢你,可是我都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喜不喜欢我,一直都是我在等你,我在迁就你,我很累好不好?”

  “我不喜欢你?黎漠你混蛋。”

扫一扫手机打开当前页
二维码
关键词:意犹已尽 

上一篇:有期望;有进步;有陪伴;直到老

下一篇:《不配》浪小雨

会员注册 | 网站简介 | 服务协议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 捐助本站
编辑QQ:109532255  E-mail:109532255@qq.com  微信公众号:好文学  QQ群:198926868
Copyright ©2013- 好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8002533号  Powered by haowenxu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