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美文章 > 情感日志 > 当前位置:情感日志

江南的线条

时间:2020-02-05 18:00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编辑  评论:- 小 + 大

  一半是银装素裹的萧索,一半是袖珍江南的婉约,随随便便用景泰蓝的几笔线条勾勒,便是一个江南版探春的线索。

  该清晰的剪影,却只有纷纷扬扬的银装素裹;该透明的天穹,却有钢筋铁骨镶嵌暖春的闲愁。古人曾说“吹面不寒杨柳风”。虽然风来了,但是杨柳迟迟却不开悟。一地的情书撕碎了,铺向禁锢的篱笆,远方定格成春的模糊影儿。那点红,燃烧在冬和春的相逢节点,扑面而来的是浸透了念念不舍的缱绻,犹如化不开的玻璃心——想不开的龟裂着,毫无规则地碎成满池的多边形几何,楚楚地冻裂着;想得开的,率性飞扬起来,弥漫成梨花的漫天琼舞……就这样,在江南,在江南的寒冬。

  此时此刻,想必北方的大雪玩心正浓。高天是千尺雪的歌,旷野是皑皑的画板飘几缕炊烟的画。世界银装素裹,那冬雪不是在旷野上呼啸着打滚而来,就是在枯枝上像大姑娘一样绣着冰凌和雪条儿。其实,再豪再爽,只要北方的狼一声嚎叫,抖擞的悸动,惊讶的颤栗便簌簌地跌落,化成一无所有。旷野的雪叠童话版的故事——冰雪的纯粹也是最热情的;万里的风唱东北的调,随随便便哈一口气便是“二人转”的火热。然而这是江南诗意的婉约,这是千百年惊艳的江南,一切都是那样晶莹剔透,一切都是那样小巧玲珑。即使是热情似火,也是羞涩地点缀成不经意的雕琢;在远方,有一个红衣姑娘正悄悄打望着、观察着我。

  此刻,姑娘渐行渐远,走进了“独钓寒江雪”的诗意。是追寻“枯藤老树昏鸦”的骑士,还是探寻“吹面不寒杨柳风”的新芽?徒留下半亩的碎片,赐给江南的水,那是少女的玻璃心;而另外一半,则雪藏了血红的相思。

  天地很大,心思很巧。不是所有的诗意都是凝聚成僵硬的版块,不是所有的美人都是银装素裹,不是所有的风都凛冽而过,不是所有的心思都有冰冻三尺的隔膜,更不是所有的艳遇都是惊艳和传奇。

  江南的冬,一半在旷野,一半在水面;一半在枯枝铁锈里,一半在玻璃心底。像一帧江南的版画,不过是半成品,还需要一骑瘦马来踏花儿,还需要一个诗人从唐宋诗韵的平仄里,吟哦着,蹒跚着,潇洒着走来,一如我。

扫一扫手机打开当前页
二维码
关键词:江南的线条 

上一篇:滇行短记

下一篇:人生遇见请珍惜,红尘有爱勿放弃

会员注册 | 网站简介 | 服务协议 | 广告服务 | 在线投稿 | 客服中心 | 捐助本站
编辑QQ:109532255  E-mail:109532255@qq.com  微信公众号:好文学  QQ群:198926868
Copyright ©2013- 好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8002533号  Powered by haowenxu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