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杂文 > 学术论文 > 当前位置:学术论文

马克思法哲学的历史唯物主义方法解读

时间:2020-01-07 04:05  点击: 次  来源:好文学  作者:佚名  评论:- 小 + 大

  摘    要: 流行的马克思主义法哲学解读范式,离开了马克思的历史视野、实践张力和整体思路,离开了马克思重要的思维方式——历史辩证法,没有把握马克思法哲学的真谛。理解马克思法哲学,需借助历史辩证法。对社会生活进行本质抽象并上升为总体性,从社会存在特别是社会的物质关系中寻找法的根源,把法视为全部社会有机体中的一环;用历史发展的观念看待社会形态与法,承认法的具体形态随着生产发展状况的提高而不断被否定和超越,随着人们间的关系从依附状态向独立自由个性的发展,法必然日益彰显其自由价值;历史实践、社会改造,尤其是生产发展,是法发展演进的根本途径。既然如此,马克思法哲学的应有之义,不是强调和固守法的阶级性,不是强调和固守国家的专政功能,而是促进人的自由解放。

  关键词: 马克思法哲学; 历史辩证法; 法的阶级性; 自由;

  一、流行解读方式的问题

  流行的马克思主义法哲学解读范式,离开了马克思的历史视野、实践张力和整体思路,离开了马克思重要的思维方式———历史辩证法,没有把准马克思法哲学的真谛,普遍存在两大问题:

  其一,用学科专业的模式解读马克思法哲学思想,有削足适履之嫌。例如阐发马克思的国际法思想、马克思的物权法思想、马克思的知识产权思想、马克思恩格斯的遗产继承权理论,等等。这些研究不能说没有一定的根据和道理;但总的说,它把马克思法哲学肢解成琐碎的专业知识,马克思俨然成了从事某二级学科、三级学科研究的法学专家。以政治经济学批判为中心,贯穿社会各环节和历史各阶段的整体马克思主义,似乎退隐了;以无产阶级和人类解放为宗旨的革命家马克思,其面貌模糊了。

  我们知道,马克思从不孤立地理解法。他是透过整个社会尤其是经济基础来理解法的;马克思不是一个学院式的专业学者,而是一个革命家、实践家。他曾经谈到自己由法学转向哲学和经济学的心路历程,还强调哲学家的任务不是空谈,“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1。照此可以说,他的法哲学思想只是用以改造世界的手段。

  其二,把马克思主义创始人针对特定历史时期讲的法的阶级性、国家是专政工具等命题抽象化,似乎阶级性和阶级压迫,是法和国家固有的和永恒的属性。被马克思主义视为不合理的因而在历史发展中予以否定的特性,反而成了必然的和合理的。

  诚然,马克思承认法的阶级性,承认国家是统治阶级的工具。但是我们不要忘记这些观点的前提:马克思针对的是阶级社会———因为他处在19世纪资本主义语境下,所以他重点是针对那个时代和制度下的法。马克思对法的阶级性的理解,从属于他更宏大的历史观,这就是马克思自己提到的“三点新贡献”:“(1)阶级的存在仅仅同生产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相联系;(2)阶级斗争必然导致无产阶级专政;(3)这个专政不过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和进入无阶级社会的过渡”2。他认为,一方面,法建立在一定经济关系和生产发展状态的基础之上,法的关系是财产关系等的体现。于是,法的阶级属性问题取决于经济、社会发展状况,就是顺理成章的了。另一方面,社会的生产力、经济关系和法律关系,都是历史发展的,从来不存在一成不变的某种“性”。如果离开了马克思的社会结构理论与历史发展思路,强调法的阶级性、国家的专政职能,就可能把历史地存在的和有局限的东西理解为天然合理的东西,把具体的东西当成抽象的,把要否定和超越的东西当作固化的和永恒的东西。
 

马克思法哲学的历史唯物主义方法解读


 

  以上两种常见的偏颇有一个共同的问题:离开了马克思的历史辩证法,把马克思的以生产方式为基础的社会有机整体思想分解为学科专业方向的只言片语;把法律在历史发展中某些特殊阶段呈现的形态抽象化,视为天然合理、永恒固有的特征;从马克思主张的自觉自由的历史实践路径,退回到抽象思辨的、玩空洞概念的路径。

  要正确理解马克思法哲学,必须有研究范式的反思和方法论的自觉,要体会到马克思是在宏大历史尺度上理解法,把法视为在历史实践中随着经济社会的演变而不断被批判、改变和超越的东西,这就是马克思的历史辩证法。历史辩证法是唯物辩证法在社会历史过程中的具体呈现,也是马克思法哲学的基本方法。理解历史辩证法是理解马克思法哲学的一把钥匙。马克思法哲学中的历史辩证法,大致可以做如下概括:对社会生活进行本质抽象并上升为总体性,从社会存在特别是社会的物质关系中寻找法的根源,把法视为全部社会有机体中的一环;用历史的、发展的观念看待社会形态与法,承认法的具体形态随着生产发展状况的提高而不断被否定和超越,随着人们间的关系从依附状态向独立自由个性的发展,法必然日益彰显其自由价值;历史实践、社会改造,尤其是生产发展,是制约法律发展演进的内在动力。既然如此,马克思法哲学的应有之义,不是强调和固守法的阶级性,不是强调和固守国家的专政功能,而是促进人的自由解放。

  二、历史辩证法的提出

  马克思法哲学的历史辩证法,不是单纯的法学方法,而是用历史唯物主义方法,把握包括法在内的全部社会存在的本质,并将其上升到总体性范畴。通过对总体性范畴,亦即对法以及法赖以存在的社会基础进行批判和扬弃,这是马克思法哲学的历史辩证法的第一个特征。历史辩证法在这里表现为,马克思用具体历史条件下的生产实践来代表社会历史的总体性,他的研究也由法学、哲学和宗教批判转向政治经济学批判。

  众所周知,《莱茵报》和克罗茨纳赫时期,马克思的主要工作是从事法的评论和黑格尔法哲学批判,间或有宗教和哲学的批判。大约1844—1845年左右开始,马克思研究重点转向政治经济学批判。他明确提出,不能从法本身或者所谓一般的普遍原则去理解法,法是一定的经济和社会关系的体现。他说:“法的关系正像国家的形式一样,既不能从它们本身来理解,也不能从所谓人类精神的一般发展来理解,相反,它们根源于物质的生活关系,这种物质的生活关系的总和,黑格尔按照18世纪的英国人和法国人的先例,概括为‘市民社会’,而对市民社会的解剖应该到政治经济学中去寻求。”3马克思、恩格斯评论说:“国家是统治阶级的各个人借以实现其共同利益的形式,……一切共同的规章都是以国家为中介的,都获得了政治形式。由此便产生一种错觉,好像法律是以意志为基础的,而且是以脱离其现实基础的意志即自由意志为基础的。同样,法随后也被归结为法律。”1在评论霍布斯等人关于权力是法的基础时,他们说:“法、法律等等只不过是其他关系(它们是国家权力的基础)的一种征兆,一种表现。那些决不依个人‘意志’为转移的个人的物质生活,即他们的相互制约的生产方式和交往形式,是国家的现实基础,而且在一切还必需有分工和私有制的阶段上,都是完全不依个人的意志为转移的。”4在马克思看来,法被定位为经济基础之上的上层建筑,这就实现了关于社会历史的本质抽象和总体性把握。

  作为总体性的社会,也是历史地发展的。因此,在社会的本质抽象和总体性中理解法,也需要在历史发展和演化中完成。如果法的关系是社会关系、经济关系的反应,法根植于一个社会的物质生活中,那么,法本身必然随经济和社会发展而发展。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阐述的社会形态演变模型是比较典型的:与生产发展的一定阶段相联系的生产关系构成社会的经济基础,树立其上的是社会的上层建筑。经济基础的变化导致包括法律在内的上层建筑的改变。“社会的物质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便同它们一直在其中运动的现存生产关系或财产关系发生矛盾。于是这些关系便由生产力的发展形式变成生产力的桎梏。那时社会革命的时代就到来了。随着经济基础的变更,全部庞大的上层建筑也或慢或快地发生变革。”3总之,法的关系是因生产关系的发展而发展的历史性的存在。在马克思那里,法的关系的发展演化状况,与生产发展、社会交往普遍化、社会形态更替、人的独立自由个性发展等步骤,是同一个问题的不同方面。从法的角度说,一个基本的维度就是人的自由。马克思认为:“人们的社会历史始终只是他们的个体发展的历史,而不管他们是否意识到这一点。”2个体如何发展?它需要通过社会交往,借助物质生活条件来进行;而物质生活条件以及与之相适应的社会交往方式,使得人们的生活有一个从不自由到自由的过程。关于这个过程,马克思在《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中的一段话,是理解这个问题的关键:“人的依赖关系,是最初的社会形态,在这种形态下,人的生产能力只是在狭小的范围内和孤立的地点上发展着。以物的依赖性为基础的人的独立性,是第二大形态,在这种形态下,才形成普遍的社会物质变换、全面的关系,多方面的需求以及全面的能力的体系。建立在个人全面发展和他们共同的社会生产能力成为他们的社会财富这一基础上的自由个性,是第三阶段。”5

扫一扫手机打开当前页
二维码
关键词:马克思法哲学 历史辩证法 法的阶级性 自由 

上一篇:日本“过劳死”法律问题与改善经验

下一篇:基于法哲学探讨基因编辑相关问题

会员注册 | 网站简介 | 服务协议 | 广告服务 | 在线投稿 | 客服中心 | 捐助本站
编辑QQ:109532255  E-mail:109532255@qq.com  微信公众号:好文学  QQ群:198926868
Copyright ©2013- 好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8002533号  Powered by haowenxu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