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大全 > 古词风韵 > 当前位置:古词风韵

纯粹为自己活一次 最短60秒 最长下半生丨潇潇

时间:2019-12-01 04:09  点击: 次  来源:好文学  作者:admin  评论:- 小 + 大

你要以十万倍的速度快乐

把陈年累月的妄想枷锁

从脖子上取下来,扔掉

当你从炼狱的窗口睁开眼睛

一次深呼吸,摸一摸自己的血脉

在灵魂深处最细微最真实的波动

有多少杂音来自你假想的敌人

有多少梗塞来自你的血亲

有多少坏死来自你阴暗的部分

你不能让一切都成为可能

你只有一副肉身,一颗被逆风吹散的心

在苦难的封底,写上幸福

让生活中那些重负不够致命

纯粹为自己活一次

最短60秒,最长下半生

移交

深秋,露出满嘴假牙

像一个黄昏的老人

在镜中假眠

他暗地里

把一连串的错误与后悔

移交给冬天

把迟钝的耳朵和过敏的鼻子

移交给医学

把缺心少肺的时代

移交给诗歌

把过去的阴影和磨难

移交给伤痕

把破碎的生活

移交给我

记忆,一些思想的皮屑

落了下来

这钻石中深藏的影子

像光阴漏尽的小虫

密密麻麻的,死亡

是一堂必修课

早晚会来敲门

深秋,这铁了心的老人

从镜中醒来,握着

死的把柄

将收割谁的皮肤和头颅

请你欺骗我

假如我拔掉时光的白发

走失的水色重回脸上

你与他们会纷纷赶来

酷爱我——早年诗歌的迷香

为我某一个偶然

安逸、鲜嫩

火中取栗的佳句

和月光下的鲁莽、冒失

辗转反侧

你书信中碳素墨水的笔迹

可以绕地球三周

却不能穿过大院的高墙

迎娶我一颗干净的心

而今,你巧舌如簧

不费吹灰之力

就拿走了我深夜的雨水

去浇灌你地下的

一株株花心和盆景

我裹紧早晨第一缕

还有些惶恐的阳光

想一想,我独一无二的

前世今生

想一想,这急功近利的世界

到处都是有钱的穷人

唉!我再也没有更多可失去的

请你欺骗我吧

刺痛的雪豹

我常常听见血液里

那只孤独的雪豹在南迦巴瓦

幽幽地哀鸣

阳光停在痛中

寒冷瞧着我的脸

冰雪是眼泪的花瓣

融进隐痛的心中翻滚

你被生活强行推到了远方

光阴在撕裂的半路上倒下

我被卡在一团时间的乱麻中

用一寸寸挫败喂养岁月的乳牙

今夜想念拖着云朵勇往直前

天空也朝你扬鞭策马而去

我咬着嘴唇

刺痛的雪豹踏着天上的星星朝远方追赶

从一座雪山到另一座雪山

从京城到世界的边缘

从悲到喜,从合到离,从生到死

走火的星星

我从天上一个小地方来

不小心

栽倒在人的手里

弄脏了碎片的笑容

世界翻过来

卸下我身体的光

像一枚子弹走火

我穿过污染的视野

炸开人群坚果般的愤怒

成了异乡的星星

星星是笨猪

不会抢红包

分不清软件的男女关系

而人的复杂精明

又是星星的鸡毛蒜皮

星星的羞愧

星星的焦虑,星星的心

人是遥远的,不懂

如今的故乡就是远方

天堂,镜子

今天的心情零下30度

风很大,日月山与青藏高原

在虚掩的词语上

呼吸急促

似乎难以想象

麻木与肉体开始结谋

夜晚打着喷嚏

像一个服苦役的病人

难以想象,青海湖

取下天堂的镜子

把一炉纯蓝的火苗

统统倒进了青海湖底

一湖燃烧的颜色啊

静静的,温文尔雅的暴力

零下30度,绝对的蓝色

多么干净,多么惊心动魄

仅仅一滴蓝

就把我要命的诗歌

从高处忧郁的湖底,分离了出来

仅仅一滴蓝

就大于高空的思想

大于气候中一个女人的命运

伤口里的红眼珠

有一种声音,让我的伤口撕裂;

有一种声音,让我的伤口永不愈合。

我一直站在这个伤口上,

表达我,表达弱小,表达狭隘、阴暗、悖谬、无依无靠、形单影只,

还有一点点小愤恨!

因为这个伤口,

我永远无法表达痊愈,永远无法表达成熟。

我用孤独来自慰,

我用痛苦来自慰,我只能用痛苦来自慰!

因为痛苦在那一个夜晚给了我光亮,

在那个十二月的寒冷的夜晚,我躺在地板上,裹紧棉被,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温度。

伤口在体内角落里喊叫。应该给我一个回答,

我的伤口疼痛无比,却无法抵达伤口的那个深渊。

我一直不知道疼痛是什么颜色?它真实的味道到底是什么?

也是那个夜晚,痛苦把我的自信领走了。

也是那个夜晚之后,痛苦又领着黎明回来了。

假若你在凌晨冷寂的街道上看见一个过去的背影,那就是我。

我卖掉了我的第三条腿,四个轮子的汽车与创痛在空气中叫喊,使黑暗生锈。

我在伤痛里晕眩,愉悦。

伤口是可靠的,伤口给我警示和提示,伤口是一个永不背弃我的情人。

所以,我感谢痛苦,感谢伤口,感谢那一个声音!

我这样说,是不是一个女诗人的矫情?

这种矫情让我的伤口越来越痒,这个声音在我心头越来越痒!

假如说,诗人是一道伤口。

那么我说,女诗人就是伤口里的红眼珠。

其实,伤口是一种习惯。伤口习惯我,我习惯了伤口。

作者:潇潇,1964年生,四川安岳人。出版诗集《树下的女人与诗歌》《踮起脚尖的时间》《比忧伤更忧伤》。丨来源:《诗刊》2016年9月号上半月刊

扫一扫手机打开当前页
二维码
关键词:星星 生活 世界 雪豹 伤口 青海湖 光阴 花心和 朝远方 

上一篇:再见2018 你好2019:愿你温柔不变 深情不伤 一生久安岁月无忧

下一篇:元旦快乐:新的一年 愿你不忘初心 愿你仍然被这世界温柔相待

推荐美文
会员注册 | 网站简介 | 服务协议 | 广告服务 | 在线投稿 | 客服中心 | 捐助本站
编辑QQ:109532255  E-mail:109532255@qq.com  微信公众号:好文学  QQ群:198926868
Copyright ©2013- 好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8002533号  Powered by haowenxu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