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美文章 > 生活随笔 > 当前位置:生活随笔

吴贤德:老酒鬼的故事

时间:2019-11-27 11:44  点击: 次  来源:  作者:吴贤德  评论:- 小 + 大

吴贤德:老酒鬼的故事

 

  酒鬼、烟鬼、色鬼,女人们背后常常这样议论某些男人,说句实话,很少男人能够一生保证清白,三鬼全不沾染,没染上一鬼。三鬼中,我承认自己是其中两鬼,那就是酒鬼、烟鬼。

  八九岁时,因给生产队放牛患上支气管哮喘病,每到发作时憋的上气不接下气,整个脸面憋涨的发紫像猪肝,严重时大小便失禁,说断气就断气,把父母都吓哭好多次,十一岁支气管哮喘减轻时,父母才把我送进大队小学读书。

  17岁时,43岁在生产队当会计的父亲突然病故,作为家庭老大正在中学读书的我,不得不放下书包,回到生产队和母亲一块参加劳动,挣工分养活一个弟弟和两个妹妹。回到生产队后,大队干部看在父亲生前在大队、生产队当几十年会计,在清理父亲生前账目中,父亲没贪污挪用集体一分钱面子上,把我安排在生产队担任民兵排长。

  不要小看那时民兵排长,在一百多名社员面前大小也是个官,白天参加生产队劳动,晚上常常身背步枪巡逻站岗,从此,我沾上了抽烟喝酒恶习,每到公社、大队干部到生产队检查生产,陪酒陪的烂醉如泥,尤其在逢年过节,几乎天天如此。

  1981年,因在《中国青年报》发表一篇“山区青年读书订报难”豆腐干(文章),县里把我从农村抽到公社邮电所担任邮递员,80年代,在那个吃喝风盛行年代,公社干部下大队喝,大队干部到生产队喝,生产队干部天天陪喝。

   那时当个邮递员,在老百姓眼中不知有多牛,在那个公社干部下乡都靠步行,都没有自行车骑的年代,邮递员天天骑辆绿色永久二八自行车转悠,邮递员比公社干部牛多了,大队学校女教师们都盼望找个邮递员当男朋友,为什么?不愁没有报纸和书看。

  记得一天到大队送报纸(信件)时,中午遇上公社干部正在这个大队检查工作,大队书记知道我酒量大,非让中午陪公社干部喝酒,中午也不知道喝了多少,下午不但没法再工作了,躺在半山腰山路上,只到大半夜里才醒酒。今天想起来还后怕。

  1991年,我辞去家乡工作,从此踏上了打工生涯,都说恶习难改,我深有体会,记得没钱买烟时,趁妻子上班不在家,把她的书都卖了换钱买烟,抽的最凶时,一天三四包,几乎是烟不离手,手不离烟,手被烟熏的蜡黄,满身烟熏味。

   2002年,冬季的一天,从晚上坐在电脑前写稿,写到天亮时,发现一个夜晚竟然抽掉4包烟,吃完早饭,带着相机,骑车准备去公园拍点雪景,突然感动头晕目眩,两眼发黑差点摔倒,哮喘病也犯了,并且很厉害,到医院一检查,把医生也吓一跳,尼古丁中毒,再不把烟及时戒掉,生命都有危险。

   写稿离不开香烟,烟下出文章,我再不信这骗人鬼话,妻子为我戒烟,还专门请了一个星期假,买来糖果、瓜子等零食,当着我的面把屋里没抽完的烟和烟灰缸全部扔进垃圾箱,让我丢掉想抽烟念头,烟戒掉后,特地写了篇“一个老烟鬼戒烟日记”小文章以作纪念。

  烟戒掉后,妻子建议把酒也戒掉,一听这话,我火冒三丈问妻子,你把我还当男人吗?烟戒了,又让我戒酒,干脆你让我把饭也戒了……妻子从此也就没怎么管了。

烟戒掉了,酒瘾比以前大了,每次当我从外面和弟兄们喝的烂醉如泥回家,妻子为了避免和我发生战争,立马跑到孩子房间把房门一关,我呢?往房间床上一躺,就这样稀里糊涂晕晕忽忽,把时间浪费到酒桌和床上。

   2016年6月,哮喘病发作,再次住进医院呼吸科,在医院住了半个月出院后,在妻子还没来得劝戒酒下,自己发恨一定把酒戒掉,开始一个月真的滴酒未沾,妻子以为戒酒成功了,可惜的是,慢慢在酒桌上,没有抵抗住兄弟们的诱惑,再次举杯开怀畅饮起来。

   2019年8月,一天,早晨在紫荆山公园荷塘拍荷花时,感到后脑勺胀痛,两眼有些模糊,突然一阵头晕目眩两眼一黑,差点连人带相机衰在荷塘边,骑车回到家里,把情况和妻子一说,妻子建议去医院检查、检查。

   吃完早饭,考虑医院去不起,便跑到小区旁边小诊所里,小诊所女医生听完我的病症介绍后,二话没说让输液,一天、两天、三天,连输三天液,感情头晕病症不但没减轻,反而加重了。星期天,自己感觉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不得不去医院。

   医生查完血糖,血糖高达26.2之高,如果再不住院治疗,后果就不用说了,医生告戒道。躺在病床上,挂上胰岛素,一个下午,妻子存进医院住院部里五千块钱,只剩下几十块钱了,真是医院老百姓进不起,医院病床躺不起,医生从来不心痛病患者钱,眨眼功夫,几千块钱没了。

   病人只要往医院病床上一躺,一切都由不得自己了,一切都听医生的,说句不好听的话,病人就像一头羊,任医生宰割,连句疼字都不敢说,病人说钱花多了,医生认为有医保报销都是国家钱,根本不用病患者心痛。医院所有高科技(仪器),尽量都让病人体验一下,医生不让出院,病人根本出不了院,本来三五天就能治好的病,至少得半个月。

  少数医生最会伪装的就是做好人,本来检测出来的是糖尿病,医生说心脏也有问题,找心脏内科专家仔细检查一下,心脏内科专家看完我递去的胶片,通过屏幕仔细观看后,自言自语叹气说,现在一些年轻医生没法说,患者一到手里浑身都有病。

  医院呆了半个月,感谢医生们精心治疗,血糖终于恢复正常,从医院回到家里,妻子向我下了个“死命令”,必须把酒戒掉,不用妻子命令,医生开的出院证明上,第一条就是戒烟戒酒……

  酒给我带来兴奋,酒给我带来许许多多梦幻中美景,醉生梦死,梦死醉生,烟没给我带来好文章,酒没给我带来李白写出的那些醉诗篇,酒没给我带来传说中的“醉八仙”,酒把我大脑浇晕,酒把我身份灌坏……

   喝了一辈子酒,丢了一辈丑,仔细回想40年来喝酒历史,丢人“精彩”片段真不少,2016年6月,一天晚上在黄河北街和几个好兄弟喝完酒,第二天醒酒后,忘记喝完酒从哪条路回家的,不知花三千多块钱,新买的电动车,不知扔到什么地方了,10年时间,因喝酒丢了4辆电动车。

  清醒吧,我亲爱的兄弟们,为了我们健康,为了我们家庭,把举起的酒杯,换成茶杯,让我们共同高唱一曲举起茶杯敬亲人。图片来自网络。


扫一扫手机打开当前页
二维码
发布者资料
吴贤德吴贤德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9-11-27 11:11  近期登录:2019-11-27 11:11
关键词:

上一篇:轻拥沧桑,淡看流年

下一篇:奶与羊

会员注册 | 网站简介 | 服务协议 | 广告服务 | 在线投稿 | 客服中心 | 捐助本站
编辑QQ:109532255  E-mail:109532255@qq.com  微信公众号:好文学  QQ群:198926868
Copyright ©2013- 好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8002533号  Powered by haowenxu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