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写景散文 > 当前位置:写景散文

雪客仍无忧

时间:2019-11-09 12:00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评论:- 小 + 大

       
       在朋友圈里,我看到了一张鹭鸶站在牛背上小憩的黑白风景照。不清楚这照片拍摄于何时何地?但那老牛与白鹭和谐相伴的宁静画面,却在我联翩的浮想中栩栩如生了起来。
       鹭鸶,在我故乡一带有好多种称呼;白鹭、鸶鸟、雪客、舂锄。在这些别称中,我老家村里的人,都习惯把鹭鸶叫做‘雪客’。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喜欢这文气的叫法,也许是因为‘雪客’更适宜入诗吧? 这雪客,羽翅洁白,姿态优雅,在明媚春光的辉映下,缓缓翱翔在青山碧水之间,恰合杜牧七绝诗中所咏的那样;‘雪衣雪发青玉嘴,群捕鱼儿溪影中。惊飞远映碧山去,一树梨花落晚风。’我想,倘若把诗中的‘雪’字改成了‘白’,这诗的意境也许会逊色不少吧?
       确实,用‘雪客’来称呼鹭鸶,是十分形象的。尤其是对文人墨客来说,‘雪客’更是超尘脱俗的象征物了。且听古筝一曲《鸥鹭忘机》,那弦外云淡风轻的寂寞凉意,让人为之倾心不已,赞叹不绝。我不禁忆起一副旧对联来了:“雪满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来。”而八大山人笔下那单腿独立溪流的雪客,它白眼睥睨天地的傲姿,让庸碌如我之辈,也不免为之心头一寒。
       这孜孜独享寂寞的雪客,对于热闹繁华,似乎总是无动于衷。它钟情在盎然的绿野上巡回低飞;它信任淳朴老牛稳如磐石的脊梁;它倾心在清澈波光里孤芳自赏。因此,晨耕的老农,烂漫的牧童,散淡的行吟,江畔的独钓,不妨与它和睦相处;然而,如遇喧哗之辈趋之,它决不受宠若惊,不睬就是不睬,何必强颜奉迎;如遇再三扰其安宁者,它宁可避而让之。且看它,朝着蔚蓝天空,展翅而起,那轻盈优雅的飞姿,是何其的悠游自在,似乎将它内涵的清朗之气,化成了一片飘逸的白云。旋即,它又翩然亭立在湖中老牛的背上,它用嘴轻轻梳理着雪羽,复又注视着弯弯的牛角,它似乎对牛儿倾诉着什么,又仿佛在聆听水波轻快的韵音,或是鱼儿喁喁的细语。雪客,真称得上是鸟之王国里钟灵毓秀的哲者了。
       郭沫若把鹭鸶比喻为一首精巧的诗,一首韵在骨子里的散文诗。我觉得,还可以把鹭鸶比喻为雪白无瑕的睡莲,纯洁,静美,毫不矫情的花中之最。鹭鸶,我们村里人常说的‘雪客’,真是闲雅至悠,潇洒至极了。记得,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在故乡的田野边,丘陵旁,江河畔,林梢头,以及农家后院,短笛声里,青草坡上,小船舷中……,我还随处可见那些无忧无虑,从容不迫的鹭鸶身姿。也许,在那时鹭鸶的眼里;世界本就是安宁美好的,万物本就是值得无限信赖的。那么,如今,老牛消失了,短笛无声了,村庄变为城市了,田野变成高楼了,当鹭鸶再次归来的时候,它还会认识我老家村里的人吗?‘雪客’还会像以往那样地无忧无虑,悠然安逸吗? 我衷心地祈愿,雪客仍无忧!
 
扫一扫手机打开当前页
二维码
关键词:雪客仍无忧 

上一篇:浅秋 静思

下一篇:没有了

会员注册 | 网站简介 | 服务协议 | 广告服务 | 官方微博 | 在线投稿 | 客服中心
编辑QQ:109532255  E-mail:109532255@qq.com  微信公众号:好文学  QQ群:198926868
Copyright ©2013- 好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8002533号  Powered by haowenxu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