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大全 > 古词风韵 > 当前位置:古词风韵

绝圣弃智 内养明珠---我读贝里珍珠《黑下去诗歌100首》64

时间:2019-11-08 11:00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评论:- 小 + 大

不想在累累白骨之上写诗

只想在一块石头与一朵莲花通幽的路上圣洁

不去赞美骨上的花朵

句与句之间,排序着秋空归兮的鸟类

凄美的背景包含绝境

残缺与完整,被地面的一匹马追赶

有神,在天空一指,北方

于是,漠北的都城,红霞满天

.

忙点俗事,耽搁几天读诗。

古人有圣者,离群索居,餐风饮露,修炼成神仙。

后来,社会不公,神仙派弟子下山,一是匡乱扶正,改朝换代,一是大侠,劫富济贫,主持正义。

不过,神仙大侠,上古义气,在儒林外史里,也就是清末,就成笑话。结交义士的公子,被义士一个猪头骗了,想起那个情景,只能苦笑摇头。

人心不古,世风日下。这些感叹不是现在,而是三百年前,就已经成为文学话题,大众牢骚。

离诗几天,随便聊聊,一是打开思路,二是我在这次阅读之旅中,发现与贝里珍珠的诗思存在宿命的吻合。每每几句随想,总能与诗歌文本发生联系和碰撞,这种切入,也是一种兴会。

.

不想在累累白骨之上写诗

只想在一块石头与一朵莲花通幽的路上圣洁

.

上首写到,诗思从个人灵魂游离,逐渐覆盖群体命运,视野从精神内视到时代审视。这个思路,其实属于每个文化艺术工作者的通常路径。那么,这首怎么变化?

累累白骨上写诗,是什么境界?生死境,属于道学背景。在死亡背景上,作生之歌,庄老之歌。

作者在这首里,第一次明确排除道学之书的意图,倒是令我感觉踏实些。因为,如前所述,我在道学和美学,文学之间的猜测,已经很纠结。

一块石头,这个属于自然历史背景,原因很简单石头是自然的,也有亿万年沧桑。一朵莲花通幽的小路,这个是古典文学背景,也与佛教文化沾边。圣洁,净土。

作者排除了破生死的道学意图,将诗歌写作自然化和文学化,最后,还是没有摒弃佛学文化的圣洁。

也就是道学,美学和文学的纠结,始终存在。

.

不去赞美骨上的花朵

句与句之间,排序着秋空归兮的鸟类

.

艺术,涉及到人类的深层心理, 骨头上的花朵,是一种死亡之花,日本人的美学,浸透着对死亡的审美,这个存在变态人格的影子,也有向上一路对死亡超越的内蕴。

作者陈述自己诗歌的意境:句与句之间,排序着秋空归兮的鸟类。

秋空高爽辽远,鸟类归兮。这种喜悦,也是阅尽沧桑世情,深入幽秘暗室,归来的人所具有的心境。

.

凄美的背景包含绝境

残缺与完整,被地面的一匹马追赶

.

凄美的背景,包含绝境。好一个绝境,将秋鸟归来,再置于绝境阴影,黑眸流彩,风波再起。

残缺和完整,现实和梦想,月缺里的烟花,诗歌的宿命,被一匹马追赶。这是一匹创造的马,艺术实践的生命之马。

很明显,诗人一回到自我表达,无论内在心像困境美学造型,都十分生动传神。

这两句有一个抽象纵深的拓展,将前两句自白提升到一个清醒的全息性映像。

.

有神,在天空一指,北方

于是,漠北的都城,红霞满天

.

浪漫神话的结尾,像秋空大理石上一抹红霞,益发珍贵。

诗歌,先是一种爱好兴趣,渐渐地成为习惯,最后,变成一种生活方式,一种观察世界和表达自我的独特方式。

我好像成为另外一个人,通常叫诗人。怎么说?我再也回不去从前的自己,而是从大众游离出来,成为一个世界和生活的旁观者。即使我想回归人群,也不可能,因为,我的心已经不在那里了。我还一样吃喝拉撒,喜怒哀乐,一样为利益耿耿于怀,为情感斤斤计较,患得患失,但是,我确实已经不是过去的自己。

也就是说,我已经形成属于一个诗人的世界观,生死观,美学观,历史观,方法论。我的感觉方式和思维方式,已经发生质的变化。

越是诗歌的东西,越是建立在凄美噪杂的环境之中。也只有在世俗生活的土壤里,才能开出诗歌之花。

莲花,珍珠,都是那样的宝物。

也许有一天,我们会有心念中的家和国,那样风雅的文化环境。

然而,我们现在却需要不断地努力构建,血与火的磨砺中,才能提升生命,到达那样的殊胜之境。

扫一扫手机打开当前页
二维码
关键词:贝里 道学 珍珠 明珠 背景 绝境 美学 文学 石头 

上一篇:绝圣弃智 内养明珠---我读贝里珍珠《黑下去诗歌100首》66

下一篇:绝圣弃智 内养明珠---我读贝里珍珠《黑下去诗歌100首》65

推荐美文
会员注册 | 网站简介 | 服务协议 | 广告服务 | 官方微博 | 在线投稿 | 客服中心
编辑QQ:109532255  E-mail:109532255@qq.com  微信公众号:好文学  QQ群:198926868
Copyright ©2013- 好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8002533号  Powered by haowenxu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