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杂文 > 学术论文 > 当前位置:学术论文

《公约》中强制调解制度对中国的影响研究

时间:2019-09-28 02:01  点击: 次  来源:好文学  作者:admin  评论:- 小 + 大

  摘    要: 强制调解制度是第三次联合国海洋法会议各方利益角逐的妥协结果, 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争端解决机制的重要组成部分, 为某些特定争端的解决提供了一条折中的道路。该制度除启动上的强制性外, 保留了一般调解的灵活性与可控性等优势, 但同时也存在一定的缺漏与矛盾。据此, 一旦强制调解制度与我国产生联系, 对中国利益的影响将呈现双面性的特征。总的来说, 强制调解制度看似险恶, 实际给争端方所造成的风险较小, 只要合理地解释和利用, 以从容的态度应对, 并不会对中国的利益造成严重影响。

  关键词: 强制调解; 海洋争端解决; 海洋划界与历史性权利; 海洋科研; 渔业争端;

  Abstract: As an important part of the dispute settlement mechanism of the 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he Sea ( UNCLOS) , the compulsory conciliation system witnesses the compromise of interests competing of various parties at the third conference on the law of the sea. In addition to the compulsory initiation, this system retains advantages of flexibility and controllability of general conciliation, while weaknesses and contradictions still remain. Therefore, once the compulsory conciliation system is applied to related affairs of China, it will give rise to a double-edged impact on China's interests. On the whole, seems to be a serious challenge, the compulsory conciliation system actually causes little risk to the engaged parties. As long as it is properly interpreted and handled with a calm attitude, it will not affect China's interests seriously.

  Keyword: compulsory conciliation; settlement of maritime dispute; maritime delimitation and historic title; maritime scientific research; fishery dispute;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 (以下简称《公约》) 将调解作为海洋争端的解决手段之一,分为自愿和强制调解。自愿调解被规定在第十五部分第一节中,属于缔约国自行选择的争端解决程序,其启动、过程、结果都有极强的任意性;而强制调解,顾名思义,具有强制性,不须经争端另一方同意则可以一方的意志直接启动。1由于适用条件严格且从未实践,强制调解一直以来都很少受到学界的关注,学界在对《公约》争端解决机制进行研究时不同程度地提及了该制度2,只有部分国内外学者以“调解”为研究对象,在他们的论文中对强制调解进行了介绍3。直至2016年,东帝汶与澳大利亚第一次将该制度付诸实践,强制调解才逐渐开始引起了学界的关注4。该案被联合国评为“开创了通过调解机制解决海上争端的先河”,联合国秘书长认为:“条约的签署展示了国际法的力量,以及通过和平方式解决争端的有效性”,澳大利亚外长毕晓普 (Julie Bishop) 在条约签字仪式上表示“调解需要双方都做出妥协,这一条约反映了公平的结果”。5可见,此次强制调解的结果受到了争端方以及国际社会的肯定。但这并不代表该案在国际法上毫无争议,委员会作出的管辖权决议受到了一定的质疑6,不仅如此,强制调解制度本身也存在许多缺漏、矛盾与模糊之处。根据我国对此前“南海仲裁案”的态度7,以及中国解决国际争端的一贯政策8,我国对于第三方争端解决程序的适用一直都采取审慎的态度。结合强制调解制度所具备的优势和缺陷,一旦该制度在特定情况下与中国产生联系,将会对中国利益产生怎样的影响,而中国又应以何种姿态应对强制调解,值得我们研究和探讨。

  一、强制调解制度的产生历程与适用范围

  调解是一种和平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国际法研究院 (Institut de Droit International) 将其定义为:一种能够解决任何性质国际争端的方法,当事方设立常设或临时的调解委员会,委员会应当事方请求公正地调查争端的事实,尝试界定当事方易于接受的争端问题,或应争端双方的请求提出解决争端的建议。9据此,调解所具备的折中性特征得到充分体现,它赋予了第三方干预机制正式的法律基础,又将其制度化;与调查相比,事实调查并不一定是调解程序的本质内容或重要组成部分;与仲裁相比,调解尝试提出争端当事方易于接受的解决方案,但并没有法律拘束力。10《公约》以和平解决海洋争端为原则,将调解纳入了其复杂的争端解决机制,还突破调解自愿原则设立了强制调解制度,为海洋争端的解决提供了新的思路。
 

《公约》中强制调解制度对中国的影响研究


 

  1.1、强制调解制度的产生

  第三次联合国海洋法会议历时九年,由于处于冷战期间,国家间观念、制度以及利益冲突较大,因而其中每一个制度都经历了理念的萌发到制度初生再到最终的固定过程,强制调解制度的产生正是这一艰难历程的缩影。11

  (1) 源起

  在第三次联合国海洋法会议期间,各代表团对包含约束性裁决的第三方强制程序 (以下简称强制程序) 的必要性、《公约》禁止保留、某些特定争端不应受到第三方裁决的约束等问题达成的共识,是强制调解制度产生的基础。为综合解决上述问题,各国在第二届会议中首次对强制程序的例外进行了讨论,一个由澳大利亚、美国、哥伦比亚等国组成的九国协商小组在其关于争端解决的工作文件中从不同的角度列举了三种不同的选项以供进一步讨论。以此为基础,在第三届会议中,一个非正式协商小组提出了具体的草案,其中第17条统一对强制程序的限制和任择性例外做出了规定,是《公约》现行文本中第297与298条的雏形。为避免放任此类争端游离于争端解决机制之外危害国际和平与安全,该草案要求:针对此类争端,若缔约国做出了排除声明,必须同时指明一个区域性或第三方主持的争端解决程序,但无所谓该程序是否能作出约束性裁决。这一强制程序的替代方案,是强制调解产生的逻辑起点和最初形态。12

  (2) 初生

  自从替代性程序的概念产生后,该程序是否有必要做出约束性裁决的问题成为争论的焦点。由于各方争论激烈,无法达成共识,议长阿梅拉辛格 (Amerasinghe) 暂时决定将其变更为“能够做出约束性裁决的第三方程序”并纳入了争端解决协商文本。

  在第七届会议中,关于沿海国行使主权所引发的争端,以及海洋划界争端成为会议的焦点与难点,为此特别成立了第五小组和第七小组专门讨论这两个议题。

  第五小组针对沿岸国行使主权引发的争端展开了讨论:一些国家认为,将此类争端纳入争端解决机制必然导致滥诉,如此一来会使沿海国无法正常有效地行使自己的主权;另一些国家又希望《公约》赋予他们的海洋自由与权益能够得到有效保护。为同时满足这两种诉求,强制调解的概念应运而生,第一次出现在综合协商文本修正案一中,与专属经济区生物资源的利用相关的部分争端应适用强制调解。

  相比之下,由于争端类型高度敏感,第七小组的谈判过程十分艰难。为使各方达成妥协,专家小组提出了包括强制调解在内的28种提议,其中唯一能使各方达成共识的是海洋划界争端可以根据争端任何一方的请求被提交到一个无法做出约束性裁决的调解程序。小组主席认为:“调解当然不能与能做出约束性裁决的程序划等号,但既然它是强制性的,便能体现出解决争端的效率,同时对弱势的一方而言,也是一个相对于自由选择程序更为安全的方式”。因此会议主席阿梅拉辛格吸收了第七小组的成果做出了强制调解的提议。与会国之间就该提议爆发了激烈的争论,联邦德国、荷兰、马耳他等国都以“争端必须得到彻底、最终的解决”为由反对强制调解;苏联、伊朗等国无法接受原文本中要求替代性程序“作出约束性裁决”的要求,因而表示相比之下愿意接受强制调解的提议。最终,议长仍坚持将强制调解纳入了《公约》的综合协商文本修正案二,至此,在该草案中,渔业争端、海洋科研争端、海洋划界和历史性海湾或所有权的争端均被纳入了强制调解的适用范围。13

  (3) 完善

  强制调解正式被纳入《公约》草案后,各小组对其进行了进一步的讨论,部分代表团认为本部分各条款之间的关系不够清晰,为了增强明确性,建议作出一定的调整。特别是在强制调解与调解自愿原则背道而驰的情况下,为了防止造成混淆,两者有必要在条文上作出区分,因而建议在第284条自愿调解后面紧接着对强制调解作出规定。阿根廷代表团认为,目前争端解决这一章节条文混乱,应重新编排,尽量使应当适用强制程序的争端、不适用强制程序的争端,以及适用强制调解的争端这三种选项的区分更为明晰。

  经过讨论,各方都认可对第十五部分进行重构,将争端解决机制分为三个部分:第一,自愿程序;第二,包含约束性裁决的强制争端解决程序;第三,第二节的限制和选择性例外。与此同时,为同以上建议达成协调,专门规定调解程序的附件五被提议增加第二节以对强制调解作出规定。据此,阿梅拉辛格议长综合各方意见提出了新的综合协商文本修正案三,奠定了《公约》正式文本的基础。14

扫一扫手机打开当前页
二维码
关键词:强制调解 海洋争端解决 海洋划界与历史性权利 海洋科研 渔业 

上一篇:《公约》体系的基本内容、原则及中国实践

下一篇:军事立法的合宪性审查域外经验借鉴

会员注册 | 网站简介 | 服务协议 | 广告服务 | 官方微博 | 在线投稿 | 客服中心
编辑QQ:109532255  E-mail:109532255@qq.com  微信公众号:好文学  QQ群:198926868
Copyright ©2013- 好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8002533号  Powered by haowenxu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