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杂文 > 学术论文 > 当前位置:学术论文

《公约》体系的基本内容、原则及中国实践

时间:2019-09-28 00:01  点击: 次  来源:好文学  作者:编辑  评论:- 小 + 大

  摘    要: 依据海洋规则维系海洋秩序, 包括合理地开发和利用海洋的空间和资源, 是国际社会的普遍要求。在现代海洋法体系中,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 (《公约》) 的全面性与综合性彰显了其地位的独特重要性。本文梳理了《公约》的发展阶段, 在分析其主要内容、核心原则后, 归纳了中国以《公约》所蕴含的原则和精神在制定和完善国内海洋法体系中的具体实践, 指出我国海洋法体系中存在的问题和面临的挑战。迈入新时代, 我国应在维系和构建海洋秩序、制定和实施海洋规则中实现角色和定位的转换。这种转换具有艰巨性和困难性, 要实现这些目标, 必须强化国内海洋体制机制建设, 因为这是建设海洋强国的必由之路。

  关键词: 现代海洋法; 中国海洋立法; 海洋秩序构建; 立法思想;

  Abstract: It is a general requirement in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that the marine order should be maintained in accordance with the rules of the sea, including the rational exploitation and utilization of the ocean' s space and resources. In the modern system of the law of the sea, the 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he Sea ( UNCLOS) demonstrates the unique importance of its status for the comprehensiveness and integrity of its content. This paper reviewed the development stages of the UNCLOS. After analyzing its main content and core principles, it summarized China' s specific practices in formulating and improving the system of domestic law of the sea with the principles and spirits contained in the UNCLOS, and pointed out China' s existing problems and challenges. In the new era, China should transform its role in maintaining and building the international marine order as well as the international law-making and implementation in the future. Such a transformation is difficult and demanding time. To achieve these goals, strengthening the construction of domestic system of the law of the sea is of great importance because it is an unavoidable path to build a maritime power.

  Keyword: Modern Law of the Sea; Construction of Marine Order; China's Legislation on the Sea; Legislative Thinking;

  导言

  在现代海洋法体系中, 1958年的“日内瓦海洋法公约”体系和1982年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 (简称《公约》) 体系占有重要地位。1“日内瓦海洋法公约”体系包括《领海与毗连区公约》2《公海公约》3《捕鱼与养护公海生物资源公约》4和《大陆架公约》5四个公约。第一次联合国海洋法会议除通过上述日内瓦海洋法四个公约外, 还通过了《关于强制解决争端的任意签字议定书》6, 但其不是“日内瓦海洋法公约”的组成部分, 因为其第5条规定, 本议定书对于所有为联合国海洋法会议所通过任一海洋法公约缔约国的国家, 开放签字, 并于必要时须按照签字国宪法的要求予以批准。在其相互关系上, 1982年《公约》第311条第1款规定, 在各缔约国间, 本公约应优于1958年4月29日日内瓦海洋法公约。此条款体现了《维也纳条约法公约》第34条规定的“条约非经第三国同意, 不为该国创设义务或权利”的原则。鉴于《公约》是综合规范海洋事务的宪章, 并已得到168个缔约方/成员 (包括国家和欧盟) 的批准, 具有相当的普遍性, 7其多数内容被学界与实务界认为构成对习惯国际法的证明。在这个意义上, 不是缔约国的国家, 也有义务遵守《公约》所反映的习惯法规范。同时, 鉴于1958年日内瓦海洋法公约的内容已经基本被1982年《公约》所承继和发展, 本文对现代海洋法体系的分析主要建立在1982年《公约》的基础上。

  《公约》出台后, 世界各国依据《公约》规范的原则和制度, 为维护自身海洋权益, 均根据国际法在自身国内法中的地位和要求加快了对《公约》内容的转化进程。在这个国内法与国际法衔接的大背景下, 中国也积极展开了国内海洋法或相关部门法的制定与修改进程。这是作为《公约》缔约国的职责之一。8整体而言, 《公约》自1982年通过并在1994年生效以来, 历经考验和发展。在当前的国际社会正进一步加快开发和利用海洋空间和资源的情势下, 对《公约》体系的特征和发展趋势进行系统归纳, 可以为我国进一步完善海洋法制度、推进海洋强国建设等提供有益参考。
 

《公约》体系的基本内容、原则及中国实践


 

  一、《公约》体系的演变历程及基本内容

  (一) 《公约》的演变历程

  作为反映现代海洋法主要规则的核心代表, 《公约》在宏观上经历了以下三个发展阶段:

  第一阶段是《公约》 (1982年) 内容的形成, 即《公约》的通过阶段。《公约》的内容包括正文320条及其九个附件。根据《公约》第318条的规定, 各附件为《公约》的组成部分, 除另有明文规定外, 凡提到《公约》或其中的一个部分也就包括提到与其有关的附件。

  第二阶段是《公约》内容的发展, 即1994年《关于执行1982年12月10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11部分协定》 (简称“第11部分执行协定”, 1996年7月28日生效) 和1995年《执行1982年12月10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有关养护和管理跨界鱼类种群和高度洄游鱼类种群之规定的协定》 (简称“跨界鱼类执行协定”, 2001年12月11日生效) 。它们一起成为《公约》新的组成部分, 构成对《公约》的发展。9

  第三阶段是《公约》内容的深化。最具代表性的表现形式是联合国大会于2015年6月19日通过的题为《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规定就国家管辖范围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问题拟订一份具有法律拘束力的国际文书》的决议 (A/RES/69/292) 。为此, 联合国拟于2018年至2020年间召开的政府间会议上谈判审议上述问题。该政府间会议如果能在规定的时间内制定上述具有法律拘束力的国际文书, 则可谓是对《公约》体系的深化, 通过提升国家管辖范围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养护和可持续利用问题的功能及效果, 弥补《公约》针对生物多样性问题规范的缺陷。10

  (二) 《公约》体系的主要内容与制度

  通过《公约》的发展尤其是前二个阶段的演变, 其内容与制度构建可以归纳为如下方面:

  第一, 基础性/一般性和原则性的内容。它们体现在《公约》的第1部分 (用语) , 第16部分 (一般规定) 和第17部分 (最后条款) , 附件一 (高度洄游鱼类) 和附件九 (国际组织的参加) 。

  第二, 各种海域 (含水域和大陆架等) 的管理制度。它们体现在《公约》的第2部分 (领海和毗连区) 、第5部分 (专属经济区) 、第6部分 (大陆架) 和附件二 (大陆架界限委员会) 、第7部分 (公海) 、第11部分 (“区域”) 、附件三 (探矿、勘探和开发的基本条件) 和附件四 (企业部章程) 以及“第11部分执行协定”和“跨界鱼类执行协定”。

  第三, 海洋的功能性制度。例如, 《公约》第3部分 (用于国际航行的海峡) 、第12部分 (海洋环境的保护和保全) 、第13部分 (海洋科学研究) 、第14部分 (海洋技术的发展和转让) 。

  第四, 海洋的特殊性制度。例如, 《公约》第4部分 (群岛国) 、第8部分 (岛屿制度) 、第9部分 (闭海或半闭海) 、第10部分 (内陆国出入海洋的权利和过境自由) 。

  第五, 海洋的争端解决制度。例如, 《公约》第15部分 (争端的解决) 、附件五 (调解) 和附件六 (国际海洋法法庭规约) 、附件七 (仲裁) 和附件八 (特别仲裁) 。

  当然, 如《公约》的发展阶段一样, 依据《公约》所创设的三大组织机构 (大陆架界限委员会、国际海底管理局、国际海洋法法庭) 在理论和实践上的发展成果, 也构成《公约》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11

  二、《公约》体系的若干基本原则

  从《公约》的“序言”可以看出, 制定《公约》的目的是在妥为顾及所有国家主权的情形下, 为海洋建立一种法律秩序, 以促进海洋的和平用途, 公平和有效地利用海洋资源, 并保护海洋生物资源和海洋环境。笔者认为, 《公约》体系主要蕴含以下原则:

  (一) 陆地支配海洋的原则

  陆地支配海洋的概念尽管在《公约》中没有直接的规范和定义, 但体现其原则的内容条款众多, 例如, 第3条、第5条、第13条、第33条第2款、第47条、第48条、第57条、第76条第1款和第5款、第121条第2—3款。一般认为, 陆地支配海洋的原则始于北海大陆架案 (1969年) , 并在1978年的爱琴海大陆架案和2009年的黑海划界案中得到确认。例如, 在北海大陆架案中, 国际法院指出, 沿海国对大陆架的权利, 在法律上附属于邻接沿海国大陆架的领土主权并直接来源于主权;大陆架是适用“陆地支配海洋原则”的法律概念。12在爱琴海大陆架案中, 国际法院指出, 沿海国在国际法上当然拥有在大陆架上的勘探和开发资源的权利, 这种权利是沿海国对陆地主权的专属性的表现, 即在法律上沿海国在大陆架上的权利是沿海国领土主权的延伸, 且其是自动的附属物。13

  (二) 公海自由尤其是航行和飞越自由的原则

扫一扫手机打开当前页
二维码
关键词:现代海洋法 中国海洋立法 海洋秩序构建 立法思想 

上一篇:无人船碰撞责任问题与应对建议

下一篇:《公约》中强制调解制度对中国的影响研究

会员注册 | 网站简介 | 服务协议 | 广告服务 | 官方微博 | 在线投稿 | 客服中心
编辑QQ:109532255  E-mail:109532255@qq.com  微信公众号:好文学  QQ群:198926868
Copyright ©2013- 好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8002533号  Powered by haowenxu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