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美文章 > 励志文章 > 当前位置:励志文章

韩寒励志故事--赛车

时间:2019-09-25 02:00  点击: 次  来源:好文学  作者:admin  评论:- 小 + 大

 
 

          韩寒赛车夺冠的故事



  11 月 13 日这天,上海大众 333 车队换上了人手一台 iPhone5。这是“韩少”送的礼物。
在大众 333 车队,多数人喜欢戏称韩寒为“韩少”。几天前,韩少背回了一麻袋 iPhone5,送给自己的赛车维修团队,当作庆祝自己拿下 2012 赛季中国房车锦标赛(CTCC)年度总冠军的礼物。
11 月 5 日,2012 年度 CTCC 收官站回到上海国际赛车场,韩寒最后一站第四位出发,后来居上,总积分赶超福特车队的江藤一,自上月底提前锁定中国汽车拉力锦标赛(CRC)年度总冠军后,再下一城,登2012 CTCC 年度冠军。他也成为中国赛车史上第一个同一赛季登顶 CRC 和 CTCC 两项赛事年度冠军的车手。
他是年轻的畅销书作家,拥有 800 万粉丝的微博红人,出过一张唱片的音乐人,已经停刊杂志的主编,更是一位职业赛车手恐怕是韩寒被公众认可的身份。事实上,直到 2009 年获得中国拉力赛年度总冠军时,还有媒体记者悄悄在问:这比赛是不是有两个组,正经车手一组,韩寒、林志颖、莫慧兰等票友另一组?
韩寒对于“正经车手”有自己的看法。“我觉得车手就分好车手和差车手,一个好车手,他哪怕有一万个职业,只要他是最快的,他就是最好的职业车手。”
曾经被戏谑为“赛车手里文章写得最好的,写文章里赛车开得最快的”韩寒,如今终于也成为“赛车手里开得最快的”。
“可能我的出现拖累了中国赛车,让一个写书的也能有不错的成绩。”韩寒在 2009 年的车王争霸赛上说。可以想象,这个 27 岁的青年说这番话时嘴角挂着的狡黠笑意。


 

“不缺钱”的车手

“足协就该找我这样不缺钱的人当国脚。”韩寒在接受媒体访问时曾这么半开玩笑地说,不过随即他又否定了这一点,“我踢得太差,上去连球都找不到。还有,我嘴巴太大,成天什么都说,足协的秘密都被我说出去了。”
在动辄耗资百万的赛车行当里,少年成名的韩寒的确算得上“不缺钱”。
2000 年,18 岁的韩寒退学;同年,小说《三重门》出版,两版150万册的销量让韩寒成了身家百万的“不缺钱”人—而在此之前,他最大的心愿不过是能买一辆声音好听一点儿的进口摩托车。
从辍学青年摇身一变为“不缺钱”的人后,韩寒开始着手实现他儿时的赛车梦。据说当年他看中一辆改得花里胡哨十分拉风的富康,立即掏出 14 万多元现场提车,并将其从上海开到北京进行改装。所有配置都按照赛车标准进行了改造,车的外观也被改成夸张的模样:前轮换了个大轮圈,边上装了鲨鱼腮,还加了尾翼,把三元催化器等装置拆掉,为了追求巨大的声音效果,排气管改成了直排。但是这辆车只能用来忽悠涉世未深的小姑娘,真正上路就露了怯。“本来起步到百公里是 13 秒,改完以后变 14 秒了,因为重了嘛,轮胎又加宽了,车也笨多了。”
2001 年,韩寒开着这辆改装车,和几个玩飞车的朋友在北京组建了一支“极速车队”。这支“个体户”性质的车队甚至没有自己的练车场,除了卡丁车场外,只能在北京近郊怀柔的山路上练车。“等于是非法飙车,还差点掉沟里去。”韩寒回忆说,“当时开得很差,乱七八糟的,开车也不是很理性,能开快就开快,很冲动。”
2003 年,韩寒高调宣布加入赛车圈,代表北京极速车队参加全国汽车拉力锦标赛上海站的比赛—不过这时他的坐骑已经不是当年那辆改装富康,而是一辆从香港买来的旧三菱。
那场比赛是他唯一一次提前偷偷勘过路的比赛。赛道开始是五百米到八百米的一条大直线,然后是一个左转弯,进入记者和观众最云集的地方。
“比赛前夜,我进行过无数次幻想,那人生的第一个转弯要如何呈现,是走一个非常标准的赛车线呢,还是炫目的漂移入弯,或者是中规中矩拐过去就行?结果是我没刹住车。”
韩寒职业赛车生涯的第一个转弯就从一把倒车开始。
之后不久是浙江龙游站,那里是砂石路。“我喜欢拉力赛,就是因为少年梦想。看着那些拉力车手在山间树林里高速漂移,十多岁的我目瞪口呆。从那一天,我就立志要和他们一样。人哪,在青春期总是不承认自己有任何偶像,却忘记年幼时他们给你的力量。当绑上安全带,戴上头盔,我觉得我所崇拜的拉力赛前辈们都附体在我身上。”韩寒在近十年之后的一篇文章里回忆道。
结果,他的第一个赛段就掉进了沟里。


 

“自带干粮”参赛


“你说‘自信’这个词的英文到底是 confidence 还是 confident?”
4 月末的一天,上海天马赛车场。这是上海大众 333 车队新赛季开始前的第二个测试日,太阳暖烘烘地照耀着赛道,韩寒懒洋洋地蹲在车队的P房门口,一边瞅着技师们调试赛车,一边与车队新闻官马怡然闲聊。
聊到英文这个话题,是因为不久之前《纽约客》的记者欧逸文采访他的事情。韩寒半开玩笑地说起,为了在美国记者面前表现对于美国文化的了解,他主动谈到了自己人生的头几部西方电影都献给了美国大片,比如《终结者》、《星球大战》等。没想到欧逸文听后大惊失色,夸张地嚷道:“那都是美国文化垃圾!”
讲到这里,韩寒突然顿了一下,然后若有所思地抛出了前面的那个问题。
“好像是 confident 吧。”车队新闻官马怡然回答说。
“哇,惨了,我一直跟外国记者说,I am confidence。这下丢脸丢到国际上去了。”他一边自嘲,一边踱着步子慢悠悠地走开。
在成为职业车手的十年里,韩寒也许从未停止过在对自己说“I am confidence”。
2004 年,韩寒结束了“个体户”车手生涯,带着自己的旧三菱车加入老牌赛车强队云南红河车队。
车队里也有着自己的森严等级。因为每场比赛一支车队只能派出两名车手,所以一号、二号车手是为车队争取积分的,三号车手只能做替补,四号车手主要用作宣传,一般会挑选比较有名气的人。少年成名的韩寒就顺理成章地成了四号车手。
“那时候我每换一个车队,油漆就加厚了一层。车队除了给我的车身上刷新各种 logo 之外,不会做任何实质性的改装和性能提升。”
韩寒这样带车挂靠车队的行为在赛车圈里非常普遍,业内人士称之为“自带干粮”。
由于在红河车队的几场比赛表现平平,在车队进行整容调整时,韩寒在人气和成绩比拼中输给演艺明星林志颖,失去了四号车手的位置。
不久之后车队通知韩寒,如果想要继续留在车队,必须自己去拉每场比赛 10 万元的赞助。而那段时期里,韩寒唯一收到过的赞助是一家小卖部赠送的一箱纯净水。
一位在米其林轮胎工作的朋友看他可怜,赞助了两条轮胎。韩寒感恩戴德地在自己赛车上贴满米其林 logo,结果有人来传话,问他能不能把这贴纸给撕了,因为公司总部的外国人突然看见有台贴满自己商标、不知道哪冒出来的赛车,非常不悦。“米其林有非常严格的赞助规定,一般只赞助能获胜的车手。”
结果一进赛段,因为赛车老旧,年久失修,没几公里避震器断了。“我当时是一个对机械几乎一无所知的车手,只知道抛锚了要打开引擎盖假装看看,显专业。”韩寒在博客中回忆道,那是他连续好几场因为坏车而退赛了,又逢其他车手开着全新的赛车掠过,恨不得卷起的土把自己给埋了。“手机同时响了,是朋友打来的。他问我,听说你又退赛了,别灰心,哦,对了,贴纸撕了没?”
那是他第一次为拉力赛默默流泪。“要知道如果你是一个充满争议的人物,一旦你做不好一件事情,人们对你的嘲笑很可能打击到你。”他偷偷把车拖回了汽修店,无颜再去赛事维修区。
之后的比赛并没有发生逆袭的奇迹。在第一个赛段,赛车爆缸,活塞把缸体打了一个大洞,引擎室烧了起来。当时他再买不起一个发动机,“但在火光照射下,我再没有感觉心酸。”韩寒写道,“要知道坚固的事物都要经过烈火的锤炼,这火光既不能温暖我身,也不能焚毁我心。从那一天起,这件事情,我必须做到它。”


 

非黑即白的世界


意大利人 Pascal 在天马赛场经营着一间小小的改装车厂,因为经营数年,算是上海赛车圈的一张老面孔,上海大众 333 车队全员上下都与他相熟。韩寒熟门熟路地走了进去,一会摸摸改装车的玻璃纤维前盖,一会与 Pascal 辩论各种轮胎的急速时间。他用纯熟的英文报出大串数据,力争自己的观点正确—至少在专业领域,他的英文并没有自己说的那么糟糕。
“我知道你,除了赛车手之外,你还是一个很有名的作家吧。”Pascal 对韩寒嚷道,“嘿,小子,或许你下次该送我一本英文版的小说。”
韩寒似乎对海外发行自己的作品兴趣不大。“我喜欢在写作时玩一些文字游戏,有许多谐音、很多意思只有母语是中文的人才能看懂,这些东西很难翻译成其他文字。”他这样解释。
这是 2012 年的 4 月,“方韩之战”已打了月余。看似轻松迎战的韩寒其实内心充满疑惑。
“他始终不太明白,这火是怎么烧到自己身上的。”车队新闻官马怡然说,在方韩之战发生之前,韩寒对于方舟子是充满好奇的,“他时常会来向我们打听,那个叫做方舟子的人现在又在揭谁的老底。”
4 月 29 日,2012 年 CTCC 揭幕战在上海国际赛车场打响。韩寒的妻子金丽华告诉到访的媒体,那是“方韩之战”后,韩寒参加的第一场赛车比赛,他比平常更渴望胜利。
“我在乎输赢,我来参加比赛就是为了要赢。”韩寒在进入赛车圈之初曾这样告诉媒体,喜欢赛车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在他的眼中,赛车就是一个黑白分明的世界,“快就是快,慢就是慢,成绩放在那里大家都看得见。”
不过直到多年之后他才真正明白,赛车的世界也并非如终点处的黑白旗一样,只有两种颜色。
2005 年,韩寒加盟上海大众 333 车队,他的坐骑也换成了一辆 POLO。这是一个双赢的决定—韩寒成为了带薪的三号车手,而车队经理叶勇在多年之后则表示,当初选择签约韩寒的理由之一也是看中他的知名度。
作为对车队老板知遇之恩的回报,在拉力之余,韩寒同时也为大众 333 车队跑场地赛。两站拉力赛之后,他得了一个“韩老四”的绰号—这一年他最习惯的事情就是在前三名开完香槟之后,作为“其他也完成了比赛”的群众演员之首率先通过收车台。
2005 年 9 月 23 日,韩寒参加了 CRC 1600cc 组贵阳站比赛,那一天也是他的生日。倒数第二个赛段比赛完毕,他领先同队队友十几秒,是毫无悬念的冠军。但车队考虑到整个车队的总积分,还有赞助商的影响,希望他“让车”。最后一个赛段,韩寒在接近终点处猛踩刹车,从第一名让到了第四名。妻子金丽华后来回忆说,比赛结束后,“韩寒哭得很厉害”。
在赛车界,“让车”是车队根据比赛规则和全队目标经常采取的一种策略。按照比赛规则,前一场拿第一的车手在后一场比赛中,赛车必须加上 60 公斤的自重,而与此同时如果车队总积分为第一,则车手又要再加上 30 公斤的自重。如此一来,想要既保证车手夺冠,又保证车队夺冠决非易事。
2012 赛季,上海大众333车队在第三场珠海站比赛结束后,做出“保韩寒夺冠,弃车队冠军”的策略,这意味着车队的一切资源都要向韩寒倾斜,必要时候,其他车手应当牺牲个人排名来完成目标,每个车手在其职业道路上需要学会欣然地“让人”与“被让”。

“菜鸟”的逆袭
 
扫一扫手机打开当前页
二维码
关键词:韩寒 励志 故事 赛车 

上一篇:总有一种办法适合你

下一篇:在华为工作是怎样一番体验?

推荐美文
会员注册 | 网站简介 | 服务协议 | 广告服务 | 官方微博 | 在线投稿 | 客服中心
编辑QQ:109532255  E-mail:109532255@qq.com  微信公众号:好文学  QQ群:198926868
Copyright ©2013- 好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8002533号  Powered by haowenxu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