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杂文 > 学术论文 > 当前位置:学术论文

李辉英作品中不同类型的朝鲜人形象

时间:2019-09-22 18:02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评论:- 小 + 大

  摘要:李辉英是为数不多的能描绘出不同类型朝鲜人形象的中国现代作家。以文化人类学的视角切入, 采用比较文学形象学的研究方法, 在文本细读的基础上, 归纳总结朝鲜人形象类型, 结合作品创作背景及作者经历深入解析朝鲜人形象的构成要素, 以期再现20世纪30-40年代中国东北人民对于朝鲜人形象的认识, 探寻当时朝鲜人的真实生活样态。

  关键词:李辉英; 小说; 朝鲜人; 形象;

  作者简介: 朴哲希 (1990-) , 男, 辽宁鞍山人, 朝鲜族, 延边大学朝汉文学院博士研究生, 主要从事中韩比较文学、朝鲜族文学研究。;

  收稿日期:2019-04-15

  基金: 延边大学世界一流学科建设项目 (18YLPY09);

  A Study of the Image of Korean in Li Huiying's Novels

  PIAO Zhe-xi NI Zhuo

  College of Korean-Chinese Literature , Yanbian University College of 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 , Yanbian University

  Abstract:Li Huiying is one of the few Chinese modern writers who can portray the image of different types of Koreans. This also makes his creative style unique among the Northeast writers. Undoubtedly, Li Huiying's work can be described as a description of the other. Therefore, this study i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literary anthropology, combined with the research methods of comparative literary imagery, on the basis of perusing the text of the novel, summarizing the image types of Koreans, and combining the creative background and author's experience to explore the elements of the Koreans' image. This study is in order to reproduce the understanding of the image of the Korean people in the northeastern China in the 1930 s and 1940 s, and explore the real life style of the Koreans at that time.

  Keyword:Li Huiying; novel; Korean; image;

  Received: 2019-04-15

  19世纪中后期, 朝鲜人冒禁越江来到中国东北。随着朝鲜人数量的增多, 与东北人民交流互动的渐趋频繁, 东北人民的观念意识中形成了多样且矛盾的朝鲜人形象。同样经历着水深火热生活的朝鲜人与中国人有许多共通的情感。面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 朝鲜人与中国各族人民并肩抗日、共御敌寇。但同时, 也有个别朝鲜人却充当了日本帝国主义的鹰犬。一些历史事件的发生, 使朝鲜人形象在中国人眼中不断发生着变异。

  “九一八”事变后, 一批从东北这片苍茫而辽阔的土地上崛起的文学新人, 不堪忍受侵略者的恣睢肆虐, 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感受, 奋笔疾书, 抒发国土沦丧、生灵涂炭之恨, 倾述怀念故乡、亲人之情[1]。他们被称为东北作家群, 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中占有特殊地位。李辉英作为其中的重要成员, 以小说创作的形式率先表达了作为中国人对日本侵略者的愤恨, 塑造出中国人眼中的朝鲜人形象。

  目前国内学界关于李辉英的研究集中在其作品内容解读、个人经历考察、创作背景分析等方面, 有关其作品中朝鲜人形象的专门研究极少。其作品对朝鲜人形象的塑造集中在20世纪30-40年代, 刻意将人物的所有属性集中呈现, 具有“简单化”“扁平化”的特点, 以及正面、负面的二元对立。1931年震惊中外的“万宝山事件”发生后, 李辉英便写成了长篇小说《万宝山》。这部作品是东北作家群中最早反映“九一八”事变前东北人民生活与抗争的一部长篇小说, 也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第一部以东北人民抗日生活为题材的长篇小说[2]。《万宝山》于1933年3月由上海湖风书局出版后产生广泛影响, 与张天翼的《齿轮》、阳翰笙的《义勇军》构成了三部重要的反日文学作品, 茅盾曾评价这些作品有缺点或甚至于严重的错误, 但作者们的目标是明确的。可见, 李辉英的作品虽有不足但却有着巨大的影响。因此, 系统总结李辉英作品中对朝鲜人流露出的复杂情感, 呈现出不同类型的朝鲜人形象十分必要。

  一、正面人物形象

  李辉英早期的小说创作关注东北地区原住民与朝鲜移民的关系, 在《万宝山》里塑造出爱国的农民革命者和勤劳贫苦的农民两类劳动人民的形象。作者或通过构建对立的人物关系, 以加强对反面人物典型的塑造来反衬爱国革命的劳动人民;或使用反语的修辞手法树立朝鲜农民鲜明的正面形象, 带有一定的“理想化”倾向。

  1.爱国的农民革命者

  李辉英笔下朝鲜革命者的形象只出现在《万宝山》中。对此类人物形象的塑造无疑能够激起两国人民的爱国之心与抗日意识, 但由于过分追求政治说教, 使得人物形象不够丰满细腻。萧军、舒群、端木蕻良等都塑造过此类形象, 然则他们笔下的人物多为思想觉悟很高的革命家形象或抗日游击队战士。与之不同, 李辉英着眼于移居东北的普通农民, 欲扬先抑地突出了作为朝鲜农民代表的金福, 展现出一个弱小农民转变为爱国革命者的成长经历。

  小说以20世纪30年代万宝山地区中朝爆发争夺土地商租权的冲突为中心展开。迁入东北的朝鲜人不仅没能过上吃饱穿暖的生活, 反而同在国内一样, 继续受到日本人及其走狗的奴役和压榨, 充当他们侵占东北计划的“棋子”。在俄国十月革命、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等因素的影响下, 一些思想进步的朝鲜人开始组织罢工、罢农等活动, 争取民族独立解放, 渴望早日推翻日本帝国主义的统治, 恢复国土。

  金福, 是朝鲜进步农民的代表。人物首次登场时, 没有给人留下太多深刻的印象。只是有一个不满五十岁的壮老头——金大爷的沉默作为铺垫, 让人还以为他的儿子——金福对他不好。但是, 随着小说情节的深入, 金福的身世及他背后的故事开始显现。金福的四个兄弟都舍生取义, 在反日运动中惨遭杀害。在父亲的支持下, 金福坚信“反抗帝国主义的工作要干到底的!”[3]44他勇敢地向中国农民张福揭露了汉奸郝永德与日本人狼狈为奸, 以及种水田、修水渠的实情, “万宝山事件”的真相也借此得以揭开。

  在具体的反日行动中, 金福不仅为中国正义农民透露“监工老虎”的藏身之处, 而且正当人们犹豫不决的时候, 他第一个采取了革命行动:“‘哧’的一声, 从人群中飞出一团土块, 正打在他的鬼脸上, 这个人是金福。接着, 一层层的人群, 天翻地覆的, 向前尽力拥起来。”[3]66由此, 推动了“万宝山事件”进入高潮。他带领朝鲜农民停止修筑堤坝, 传播革命精神, 号召中国人和朝鲜人觉醒, 夺取个人自由, 不做“亡国奴”并鼓励朝中农民一道与日本人、北洋政府进行激烈地抗争, 且将世界的永久和平作为目标。

  此外, 金福除了有成为革命者的精神, 自身也具有革命者的基本素质。一方面, 他懂得怎样隐藏和保护自己, 日本人怎么也想不到反日事件的发端就在他们认为极其老实的金福身上。一方面, 他懂得与中国进步大学生李竟平沟通, 向村民马宝山等64人介绍了自己家里的革命牺牲情况、日本压迫朝鲜人的毒辣恶行及朝鲜半岛的革命现状, 从而消除了中国人的疑虑, 作为朝鲜农民的代表与中国农民结成反日统一战线。另一方面, 他具有革命领导者的气质。在大群朝鲜苦力中呼喊着“被压迫的三韩民众们, 我们恢复自由, 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时机到了!”[3]92得到本国农民的充分信任、支持和真心拥护。他团结大众, 让人感受到“在前路看到一线光明闪动”[3]85, 最终促使“高丽人不听日本管了, 造反了……”[3]92。两国人民从心底里发出了“中韩被压迫民众联合起来!”[3]93的愿望和“中韩被压迫民族民众联合成功万岁!”[3]95的呐喊。

  总的来看, 虽然与金福有关的内容在全文中所占篇幅不大, 对他外貌描写的笔墨也不多, 但通过其动作、语言, 一个有抱负、有担当、不怕牺牲的青年朝鲜革命者形象跃然纸上。作者在朝鲜人身上寄托了中国人对民族解放和自由的美好愿景, 与那些虚伪、狡诈、专横的朝鲜人大相径庭, 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2.勤劳贫苦的农民

  流民及移居农民是东北作家群较为关注的朝鲜人形象。李辉英也对勤劳的朝鲜劳动者形象加以塑造。历史上, “1929年末, 迁入东北的朝鲜人共计619 276人, 然而实际数字要远超这一数据。这一时期迁入的朝鲜人, 无论是经济上遭受掠夺的农民还是政治上遭受压迫的流亡者, 几乎都是囊中无物的贫困者或无产者。他们大部分依附于当时的地主或富农, 靠出卖自身劳动力维持生活”[4]11。小说中的朝鲜农民便是这样一批移民, 他们凭借水稻种植技术开荒种田, 重建家园, 为东北的农业发展作出了贡献。

  朝鲜人耕种的土地, 是万宝山地区“一片低洼的广大的荒甸子”[3]1, 年年荒着, 没人耕种, 杂草丛生, 又洼又荒, “连一只鸟都不愿到里面去住”[3]3。可见, 朝鲜农民耕种的土地都是中国人不愿耕作的荒田, 也不适合种植水稻。但恰恰是这些荒地成了吸引大量朝鲜人前来的“希望之地”。

  朝鲜农民迁移到中国后大多接受雇佣, 以种植水稻为生。他们克服重重困难, 将旱田改为水田, 普及水稻耕作。朝鲜农民能种水稻成为中国农民的普遍共识。无论中国人认为朝鲜人有多“坏”, 之后朝鲜人的形象又发生了哪些变化, 能种水稻这一点至今也没有改变。“这些高丽人, 都是新近从新义州、汉城、安东、金州、沈阳各处, 受了沈连泽、李锡昶一帮人的雇佣, 给开荒、掘沟、种水田来的, 家眷也带来, 用具也带来, 是打算在这里安家立业长久住着……在到达地方之后, 照例警告这群苦力们不准同中国人接近。”[3]39言语中也带有同情的意味, 突显人物的不幸。

扫一扫手机打开当前页
二维码
关键词:李辉英 小说 朝鲜人 形象 

上一篇:高等教育中应用经典文学价值与实现路径

下一篇:明代朝鲜使臣赵宪对中国形象的塑造

会员注册 | 网站简介 | 服务协议 | 广告服务 | 官方微博 | 在线投稿 | 客服中心
编辑QQ:109532255  E-mail:109532255@qq.com  微信公众号:好文学  QQ群:198926868
Copyright ©2013- 好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8002533号  Powered by haowenxu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