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杂文 > 学术论文 > 当前位置:学术论文

“纽约知识分子”第二代对新左派学生运动的认知

时间:2019-08-14 18:01  点击: 次  来源:好文学  作者:佚名  评论:- 小 + 大

  第二代“纽约知识分子”对新左派学生运动的批判

  摘要:第二代“纽约知识分子”是20世纪30年代到80年代活跃在美国政治思想文化舞台上、颇具影响力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群体, 对20世纪60年代新左派学生运动和反主流文化运动进行了尖锐批判, 指责后者的反叛逻辑和策略缺乏理性:在他们看来, 新左派学生由于代际反叛而体现出的无私精神和崇高道德感, 不仅对个人而且对社会都造成了巨大危害;新左派学生倡导的“参与性民主”和实践的反主流文化, 不仅破坏了美国自由民主体制和传统道德根基, 而且开启了当今美国诸多社会问题的肇端。第二代“纽约知识分子”对新左派学生运动的即时观察和批判, 是与其生活经历、所受教育、文化环境以及社会大背景密切相关的。

  关键词:纽约知识分子; 新左派学生运动; 反主流文化运动; 文化之网;

  基金:湖南省社会科学基金项目“20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美国小说家的文学思想与社会文化思潮研究” (014YBA274); 湖南省教育厅重点项目“菲利普·罗斯文学思想研究” (18A029);

  The Second Generation of New York Intellectuals' Criticism of the New Left Student Movement

  Xie Wenyu

  Abstract:The second generation of New York intellectuals are a group of influential liberal intellectuals who were active in American politics, ideology and culture from the 1930 sto the 1980 s.They sharply criticized the New Left student movement and the Counter-cultural movement in the 1960 s, accusing them of irrational rebellious logic and tactics.The selfless spirit and lofty moral sense embodied in the New Left students' intergenerational rebellion not only caused great damage to individuals but also to society;the participatory democracy the New Left students advocated and the counter culture they practiced have undermined the foundation of American liberal democracy and traditional morality, and initiated many social problems in contemporary American society.The second generation of New York intellectuals' immediate observation and criticism of the New Left student movement were closely related to their life experience, education, cultural atmosphere and social backgrounds.

  Keyword:New York intellectuals; New Left student movement; Counter-cultural movement; the net of culture;

  Received: 2019-04-27

  拉塞尔·雅各比在《最后的知识分子》 (1) 一书中, 以知识分子的公共性为标准, 将“纽约知识分子”划分为三代:第一代出生在1900-1915年之间, 如刘易斯·芒福德、埃德蒙·威尔逊、莱昂内尔·特里林1、菲利普·拉夫、戴维·格雷厄姆·菲利普斯、德怀特·麦克唐纳德、克莱门特·格林伯格、玛丽·麦卡锡等。第二代出生于1915-1925年, 对30年代的大萧条有着难以磨灭的记忆, 在50年代跻身美国知识界, 在七八十年代学术声誉达到鼎盛, 如欧文·克里斯托尔、欧文·豪、阿尔弗雷德·卡津, 丹尼尔·贝尔、西蒙·利普塞特, 内森·格莱泽等, 被雅各比称作“最后的知识分子”。第三代是20世纪30年代以后出生, 60年代初步入文坛, 同新左派运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主要有苏珊·桑塔格、克里斯托弗·拉什、诺曼·波德霍雷茨、迈克尔·沃尔泽、史蒂文·马库斯等, 他们与前两代拉开距离, 以反文化的面目出现在文坛上。本文主要以第二代“纽约知识分子”对他们亲眼目睹的20世纪60年代新左派学生运动和反主流文化运动的即时观察和批判为例, 说明他们对于60年代激进运动的认知所体现的“文化之网”对于个体认知的影响。

  一没有理由的反叛

  20世纪60年代美国社会运动风起云涌、波澜壮阔。60年代中期, 随着美国越来越深地卷入越南战争, 成立于60年代初的美国新左派学生运动重要组织“学生争取民主社会组织” (简称“学民社”) 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校园反战抗议运动。1964年伯克利自由言论运动和1968年哥伦比亚大学生起义, 标志着青年一代与父辈矛盾的尖锐与决裂。美国校园秩序日渐失控, 第二代“纽约知识分子”备感忧虑。他们感受到来自新左派学生的冲击远远大于50年代兴起的大众文化的威胁, 竭力维护大学的权威, 消除民主政治中非理性的冲动, 认同战后美国政治文化中日渐形成的自由主义共识, 具有强烈的“反共产主义”思想。

  最初, 欧文·豪和格莱泽等与新左派关系密切。1962年春, 《异议》编辑部专门召开“青年激进主义”研讨会, 组织刚刚成立的“学民社”成员参观编辑部;新生代“纽约知识分子”还直接参加新左派运动, 波德霍雷茨在《党人评论》上刊发了新左派政治纲领《休伦港宣言》, 号召个体参与社会决策, 决定自己生活的质量与方向。但是, 随着新左派学生运动日益走向反主流文化、反权威、反体制、专注浪漫的第三世界革命的激进道路, 第二代“纽约知识分子”开始对新左派展开了批判。

  他们认为, 新左派学生把大学作为攻击的靶子, 从逻辑到策略都是非理性的, 是一种“反革命”的破坏行为。他们从多元社会结构理论出发, 认为多元社会是和谐一致的民主社会, 不存在发生大规模激进群众运动的土壤, 学生造反是一种非理性的、违背时代发展大趋势的“反革命”行为。

  社会学家塔卡托·帕森斯认为, 美国大学是多元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 具有其所在社会的基本特征, 如机会平等、公民权利平等、合法的制度、支持道德情操和不断改良的自由企业精神以及自由主义的政治制度等。换言之, 美国大学体制是一个高度多元主义和自由主义的体系, 与美国社会政治体制一致。大学校园中的各个组成部分如同美国政府机构中的内阁成员, 既独立又互相制衡, 所以, 不存在真正的和实质意义上的权力问题。董事会、主管机构、教职员工和学生作为学校的四个组成部分, 其权力和作用是相互关联的。教职员工对“教育政策”的制定具有类似法官的评判作用, 学生和校友则具有相当于政治选民的作用。同时, 师生关系是高校结构中最基本的关系, 是始于家庭的社会化延伸。高等教育被视为训练个人独立自主性的最后手段, 因此学生服从教师是天经地义的义务。所以, 大学不应该成为发生直接冲突的地方, 而应该是一个通过协商、讨论和自由辩论解决争论的地方。而且, 适用于外部世界的一些策略和自由主义原则在校园内不一定适用, 如校外合法的“公民不服从”以及各种形式的“对抗”策略在处理校园内的各种问题时都应慎重。帕森斯认为, 学生在处理校园问题中采取了越来越好战和激进的策略, 是典型的“非此即彼”的二元对立观, 学生们致力于“学生权力”, 反对一切父辈所信奉的、反对一切现行体制所遵循的做法是“愚不可及”的行为2。

  丹尼尔·贝尔对新左派学生日益激进、诉诸暴力手段, 并将对社会的不满转嫁到大学身上的做法也进行了批判。他指出, 以“学民社”为代表的新左派激进学生在早期活动中尝试过传统的体制内改革, 也曾寻求在一些城市中心建立穷人间的跨种族“联盟”, 都无果而终。随着越南战争的不断升级, 青年学生切身利益受损, 面对“身份危机”和国内反战情绪高涨, 他们将一切问题简单化, 认为自己生活其中的社会是一个二元对立、非此即彼和无法妥协的世界, 将大学这个最神圣的机构看成是大社会的缩影, 将大学与社会尤其是发动战争的政府机构和大公司联系在一起, 将其视为发动战争“阴谋”的一个部分。当他们认为社会出了问题、变得腐败以后, 也就推论出大学亦如此。在这种思维模式下, 他们试图找到“证据”证明学校在美国政府发起的战争中是“同谋犯”。而当他们不能对强大的社会机器有所作为时, 就将目标指向大学, 对其进行彻底摧毁, 因为大学从本质上说既没有防御能力, 也没有自己的军事力量, 有的只是一种道德权威, 而学生占领和围攻教学楼就是对学校权威的否定。这是一种典型的缺乏理性的思维和行动3。

  欧文·克里斯托尔也严厉谴责学生激进分子的非理性行为。他认为, 有相当一部分学生激进群体由“暴民”组成, 他们是一些毫无反叛理由的叛乱分子, 受到校园中流行的低俗文化的浸染, 对高等教育改革和文化生活的改善根本没有兴趣。尽管这些人智商较高, 他们崇尚的通俗文化有其别致之处, 但其行为与“暴民”毫无二致。他们“大声嚷嚷着”要改变大学校园中存在的不公正现象, “歇斯底里”地指责社会上普遍存在不平等现象, 但他们对于重建更加人性化的大学, 对于建设更加美好的社会并不感兴趣, 其真正目的是要将作为社会的缩影的大学和既有社会秩序完全彻底地摧毁。这表现在他们对资产阶级价值观和道德观的质疑, 对大学和社会权威机构的挑战4。针对学生的质疑和挑战, 克里斯托尔主张政府权力部门采取坚决有力的措施, 甚至不惜采用武力手段来阻止学生对现行体制和大学机构正常运行的再次破坏和中断4。

扫一扫手机打开当前页
二维码
关键词:纽约知识分子,新左派学生运动,反主流文化运动,文化之网 

上一篇:二战后英国实现国家战略的探索与策略

下一篇:领导干部家风建设问题与加强路径

会员注册 | 网站简介 | 服务协议 | 广告服务 | 官方微博 | 在线投稿 | 客服中心
编辑QQ:109532255  E-mail:109532255@qq.com  微信公众号:好文学  QQ群:198926868
Copyright ©2013- 好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8002533号  Powered by haowenxu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