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哲理励志 > 当前位置:哲理励志

另一种金戈铁马的人生

时间:2019-07-10 18:01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编辑  评论:- 小 + 大

关于当兵,1949年之前和之后,人们是截然相反的两种态度,1949年以前,流传着一句话,那就是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但凡是当兵或是为了解决温饱问题,或是因为过失,无法在社会上立足了,选择兵营逃避一时。1949年之后包括之前的中共领导的解放区,则是把优秀青年送到部队上去、一人参军全家光荣等等,总之,当兵开始有了光环,于是想要被部队看上是要花上一番力气的,无论城市还是农村。

1996年,我高中毕业,刚二十岁,呵呵,一般人高中毕业都是19岁,不过我不同,因为我不是一般人,从小学开始数学就不好,那时候还没有实行九年义务教育,倘若主课不及格,哪怕是一科不及格,都是要留级的,所以我小学二年级,数学59分留了一年,小学四年级数学59分,又留了一年,尽管五年级以全乡第六名的高分升入初中,面对用字母代数字的代数,我再次怂了,从此,凡涉及数学的几何、物理、化学,我一律不及格,初升高的考试中被一所有”婚姻介绍所“之美誉的职业高中给录取了,读的是跟数学物理化学都有重大关系的建筑系,可想而知,我又成功地混了两年,拿到了人人都能拿到的高中毕业证,灰溜溜地毕业了。

我读的高中在历史上也是曾经辉煌过的,周恩来同志亲自为这类学校题写校名”共产主义劳动大学“,前辈们半工半读,为学校建设起了林场、农场还有一个在当地都很有名的酒厂,前辈们也非常争气,他们毕业后能文能武而且普遍掌握了扎实的技术,被各乡镇所看重,即便到了九十年代初期,县里大部分乡镇的科级干部依旧是以我们学校的毕业生为主,他们确实为我们地方的经济建设做出了贡献。这算是我们学校最值得回顾的一段历史吧!然而,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77年国家恢复高考之后,大学教育日渐普及,从人事体制上来说,各级政府的空缺岗位由各个大学的毕业生们填补,职业高中从此失去了招生最大的招牌,优秀学生自然进入到中专级的师范以及普通高中和重点高中中去了,职业高中为了生存,所接纳的都是各个初中成绩令人着急的毕业生。环境对一个人的成长是十分重要的,如果自己身处的环境都是优秀学生都非常努力,自己哪怕是再懈怠也会被环境推着向前走,如果自己身处的环境同学们来自各个学校的令人着急群体,你要是想不被环境影响而独自勤奋,那你非得是个天将降大任于斯人的斯人,有着真正的决心。我当然不是这个斯人,因此在一众非斯人的群体狂欢中,我浑浑噩噩地度过了自己的高中时代。

职业高中不同于普通高中,普通高中高中完了有高考,有继续升学深造的机会,而职业高中没有,毕业了就意味着从此离开学校,成为一个社会人。职业教育的初衷本是通过职业教育,为国家社会培养中等技术人才,确保工厂企业不出现人才链的断裂,只是在这样的学习氛围下,国家和社会等来的从职业高中毕业的合格的技术人才只是少数,大部分职业高中毕业生们毕业就是失业,当然少数家庭有背景的同学,先是进入到乡镇的政府或是县里的某个局做一段时间临时工,过个几年通过某种不言自明的考核便转正了,成了国家人事编制中正式的干部或者职工。

我的父母都是农民,家里的亲戚也没有做官的,因此我的毕业就意味着失业。九十年代里我们县的风气都不太好,年轻人以能在社会上混为荣,以能打架、能用武力欺负老实人为荣。所幸,尽管成绩不佳的我,也向来以读书人自居,是不屑于与痞子混混们为伍的,因此毕业后闲居在家的这段时间倒是平静,自幼语文成绩较好的我向有当作家的梦想,因此,依旧只是看书乱写,希望能够美梦成真。

haiyawenxue

父亲是个实在人,青年时代处于人民公社和生产队时期,尽管家庭出身不好(我家是爷爷奶奶两头地主成分),但由于品貌端正、为人厚道、勤快努力,20岁不到就当上生产小队的队长,成为地方上最年轻的队长之一,当时从各地下放到我们村的知青们有几个就落户在他领导的生产小队,其中有一个来自地区姓牛的知青因为同样的勤奋和我父亲很聊得来,成了最知心的朋友。这个知青对泥瓦匠的手艺很感兴趣,村里有这样的匠人,他便缠着人家拜师,老师傅经不住缠经常私下里指点他一二,牛知青聪明刻苦,很快就掌握了老师傅的全部手艺,这么一来,时间就到了文革结束,党和政府落实政策,大部分的知青们从哪里来依旧回到哪里,牛知青此时已经娶了我们村里一个姑娘成了家,就绝了回地区的念想,留在了江源。不过,这个时候政府的政策是落实得很到位的,你是知青,不回原籍,也绝不叫你吃亏,恢复你的城市户口,根据你的特长分配工作,牛知青的特长是泥瓦匠的手艺,就被分配在县二建当了一名建筑工人。生活从来不会亏待勤奋和努力的人的,牛知青进城后,努力学习建筑知识,从一个建筑工人成长为公司里为数不多的技术人员,进而又成为设计师,到后来走上领导岗位,成为江源地方上小有名气的人物。父亲和牛知青曾经是无话不说的好基友,这个时候我应该称呼他为牛叔叔了,因为,在家闲居一个来月后,最要脸面的父亲放下他最珍贵的脸面,上门和牛叔叔攀交情,请他关照我,让我去建筑公司做临时工。为什么说是放下最珍贵的脸面呢?个中情节到今天已过不惑之年的我才能品味得出。父亲虽然由于成分不好只读了个高小,但一直以来向以勤快、智慧、能力强而在地方上享有盛名,我高中毕业这一年,父亲当上了我们村委会的主任,领导着一众高中毕业的年轻人,应该是很有面子的事情了。然而为了儿子,他必须放下身段,去央求一个曾经活在他保护下的人,当这个人进了城身份日益尊贵以后,出于自尊心,父亲从不主动去攀交他,每年也就是春节时牛叔叔来我们村他的岳母家拜年才会在遇见时礼貌性的打个招呼罢了。然而现在,父亲要去通过唤起别人当年受自己保护的回忆同时还要顾及对方的自尊和身份,除了卑微自己还能有什么别的办法吗?

那个时代建筑公司开始缩编,很多岗位都是由临时工充任的,吸收我进去在牛叔叔自然是一句话的事,不过从人情往来的角度来说,牛叔叔总要说出一番不容易的理由来,收下我之后,父亲自然是千恩万谢,尽管,基于过去的情分,牛叔叔并未收下我们带去的礼物。

我在前面说过,我的高中是混过来的,关于建筑的知识基本等于零,只是了解一些死记硬背的质检参数和手法,但做事向来认真的牛叔叔检验了我业务知识和实操能力之后,认为我应该从泥水匠开始,而泥水匠的基本功则是从搬砖、运送沙灰开始。向来以文人自居的我,虽然很不情愿整天一天泥一身水的在工地上干这些粗活,却基于进入公司做临时工不容易,也算是老实地在工地上干起来。牛叔叔除了我,还有另外两个徒弟,一个姓王,青平镇人,一个和我同村同姓是牛叔叔的内侄。王师兄比我早两年进入公司,早已学完了泥瓦匠的手艺,开始接触建筑图纸,学习指导施工的技术了,而且他勤奋刻苦,下班之后并不休息,而是去牛叔叔家做这做那,从现在开始应该叫师傅了。而我和师傅的内侄了,总觉得干体力活辛苦了一天,自然应该好好休息,自然都是各自回到住处,洗完澡后花上5毛钱看一场录像。当时的我并不会觉得这有什么不妥,但从部队退伍又大学毕业后在旅游界小有名气并也收了徒弟之后,才知道,帮师傅家里做家务的徒弟最能学到师傅得以安身立命的技能,可惜那时候的我,空有20岁成年人的年龄却没有成年人的成熟,对自己的职业生涯从来没有规划。尽管每天工作劳累,但时间却也过的飞快,毕竟年轻,一个单身汉的日子是非常容易过的,转眼三个月过去了,我依旧在搬砖,不会讨好泥水匠师傅的我依旧没有师傅肯收我为徒,尽管我找不同师傅请求收我,其实也就是我这种轻浮让师傅们寒心,这也是我多年之后悟出来的,如果要拜师就应该瞅准一个技术好、德行好的师傅坚持不懈的恳求,像我这样如同儿戏一样的所谓拜师,人家不甩脸色给我已经是看在牛师傅的面子上了。三个月过去了,向来做事为人没有长性的我开始觉得这份工作是那么的索然无味起来,也开始在乎搬砖时身边路过的城里体面人们对我露出的近乎鄙夷的眼神。愚蠢的自尊开始折磨我的内心,于是开始想着如何摆脱这样的生活。我的所谓摆脱并没有王师兄的长远规划,他是通过尽快学会技术,走上技术岗位,可以穿着白衬衫在工地上工作挽回曾经的卑微带来的耻辱,而我仅仅是为了逃避,仅仅是为了逃避而已。没有想到,牛师傅的内侄也萌发了跟我一样的想法。他也在寻找机会逃离!

前文说过,我向来以读书人自居,对文字是比较敏感的,沿街经常会有政府张贴的标语,或是欢迎上级领导视察,或是共建省级卫生城,再或是号召市民向某单位涌现的模范人物学习。一天,下班之后,尽管天已经发暗,但我回住处经过的经常张贴标语的地方隐隐约约地又有一片红黑相间的东西,走近一看,”依法服兵役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赫然在目。对啊,去当兵,不就可以离开这里了吗,至于为什么当兵,如何在部队中发展自己,这样的问题不需要想,只要离开这里,只要离开这样卑微被人看不起的生活,怎么样都可以!我家只有我一个儿子,然后就是姐姐妹妹,按说,在我们那个地方,我是可以不用履行兵役义务的,然而此时我的想法并没有多么崇高,只是想逃避当时的尴尬罢了。当天晚上吃过饭洗过澡后我就到了牛师傅家里,跟他请假三天,师傅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好吧!

扫一扫手机打开当前页
二维码
关键词:另一种 金戈铁马  人生 

上一篇:我是何娇娇4

下一篇:没有了

会员注册 | 网站简介 | 服务协议 | 广告服务 | 官方微博 | 在线投稿 | 客服中心
编辑QQ:109532255  E-mail:109532255@qq.com  微信公众号:好文学  QQ群:198926868
Copyright ©2013- 好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8002533号  Powered by haowenxu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