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杂文 > 学术论文 > 当前位置:学术论文

《纽约公约》第6条在我国法院的适用探析

时间:2019-07-02 10:07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admin  评论:- 小 + 大

  摘    要: 对于仲裁的司法审查, 实践中主要存在两种模式, 即向仲裁地法院提出撤销之诉;向执行地法院提出不予执行的程序。当两种程序同时出现时, 便可能产生“双重监督”现象, 致使裁决的执行产生不确定性。《纽约公约》第6条明确规定两种程序同时发生时执行地法院的处理方式, 体现了仲裁地法院在管辖方面的优先性, 但也赋予执行地法院在决定是否中止执行以及是否要求提供担保上的自由裁量权。我国目前在处理仲裁司法审查平行程序方面存在规则不完善、法院行使裁量水准有待提高、未规定担保措施的问题, 对此应当有针对性地完善相关规则及安排、引导法院正确行使自由裁量权、明确规定担保措施。

  关键词: 纽约公约; 仲裁司法审查; 中止执行; 自由裁量; 担保;

  Abstract: There are two main models concerning judicial review on arbitration : setting aside proceedings by court of the seat, and refusing to enforce arbitral awards by court of enforcement, which would occur simultaneously in various jurisdictions, thus causing double review. Double review would result in conflicting results, and undermine the certainty of arbitration. Article 6 of1958 New York Convention renders the enforcing court with discretion to decide whether the proceeding shall be stayed and security for cost shall be provided when setting aside proceeding occurs. Correct exercise of discretion will not only help prevent the negative consequences of “double review”, but also could help to ensure efficiency of enforcing arbitral awards. The current enforcing system concerns parallel proceedings in China is not flawless, and calls for further improvement from three aspects including : legislation, discretion of judgment and security of applicants' interest.

  Keyword: New York Convention; judicial review on arbitral awards; adjournment of enforcement; discretion; security;

  引言

  1958年《承认及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公约》 (以下简称《纽约公约》) 的制定赋予了仲裁裁决在全球范围内的可执行性, 并直接催生了旨在统一仲裁司法审查标准的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的《国际商事仲裁示范法》, 从而极大地促进商事仲裁的不断发展。然而在60年的实践中, 以《纽约公约》和《国际商事仲裁示范法》为代表的体系也存在不尽如人意的地方, 其中一个就是仲裁裁决面临“双重监督”1, 即仲裁地的撤销裁决审查以及裁决执行地的司法审查。两种司法审查的标准几乎一致, 可能存在重复审查而降低执行效率的情况。但在实践中, 不同国家法院对于同一个标准的尺度把握也存在差别, 导致仲裁裁决的司法审查可能出现截然不同的结果。这一“双重监督”现象不仅使仲裁裁决的效力存在不确定性, 而且影响仲裁裁决的高效快速执行。对此, 《纽约公约》第6条明确规定仲裁裁决的司法审查存在平行程序时, 执行法院可以中止执行或者要求对方提供担保。该条款在尊重仲裁地对裁决优先管辖以及保障裁决快速执行之间寻找到了较好的平衡点, 在现行公约体系还难以被取代的情况下, 可以认为是较为合理的解决方案。但是, 准确地适用该条款并不容易。近年来, 我国法院在承认和执行境外仲裁裁决时, 也遭遇到了平行程序所带来的“双重审查”问题。

  一、《纽约公约》第6条的规定及基本特点

  为了避免双重监督带来的高度不确定性, 《纽约公约》第6条规定:“如果已经向第5条第1款e项所提到的管辖机关提出了撤销或停止执行仲裁裁决的申请, 被请求承认或执行该项裁决的当局如果认为适当, 可以延期作出关于执行裁决的决定, 也可以依请求执行裁决的当事人的申请, 命令对方当事人提供适当的担保。”根据该条, 法院可以在当事人提起撤销程序时决定暂停执行程序, 为了保证申请执行人的利益, 该条还特别允许法院在当事人提出请求的情况下命令被申请人提供担保。《纽约公约》第6条是“促进仲裁裁决执行”和“保障对仲裁监督”两种观点的妥协, 《纽约公约》的制定者不希望被执行人只是简单地提起撤销之诉就能规避执行程序2。

《纽约公约》第6条在我国法院的适用探析

  从这个意义上说, 《纽约公约》第6条的规定体现了以下三个方面的特点:一是尊重仲裁地法院的优先管辖权;二是允许执行地法院决定是否中止执行;三是保障申请执行人的权利。

  (一) 仲裁地法院在司法审查方面的优先性

  在承认及执行仲裁裁决方面, 原则上采一裁终局制度, 即一般情况下不存在外部的实体上诉机制。如果当事人对仲裁裁决不满, 可以采取主动或被动两种方式进行救济。

  在《纽约公约》体系下, 仲裁地法院对于仲裁裁决的管辖具有优先性, 适用《纽约公约》第6条进行中止的前提条件是当事人向《纽约公约》第5条第1款e项所规定的主管机关提出撤销或者中止的申请, 而根据《纽约公约》第5条第1款e项, 该主管机关特指该裁决所依据法律的国家的主管机关。而该条最初的草案并非如此, 在最初的国际商会仲裁院提出的草案中, 并没有对应的条款。直到在1958年5月至6月在纽约举行的商事仲裁会议上, 才出现了类似的内容。法国、联邦德国和荷兰三方代表共同提交的E/CONF.26/L.40号工作文件规定, 除了撤销之诉外, 如果被执行人提起了一般救济程序 (ordinary procedure of recourse) , 也可能会导致执行程序中止3。然而, 由于一般救济程序的定义模糊, 在当年5月29日召开的第14次会议上遭到了与会代表的反对, 意大利代表Matteucci认为, 对于一般救济程序在不同法律体系下不存在统一的解释, 而在他所在的国家, 唯一的救济就是仲裁撤销之诉。4因此, 在最终的文本中, 删去了“一般救济程序”的表述。

  《纽约公约》第6条适用的情况主要有两种:一是向仲裁地主管机关提起撤销裁决之诉;二是向仲裁地主管机关提起中止执行仲裁裁决申请5。它既不适用于向仲裁地以外的其他机构提起的救济, 也不包括其他可能导致仲裁裁决存疑的程序, 例如, 部分行业仲裁机构或者部分法域的实体上诉机制。

  《纽约公约》第6条体现了仲裁地在仲裁司法审查的优先权。根据《纽约公约》第5条第1款e项, 法院可以不予执行被仲裁地“主管机关”撤销或者中止的裁决。尽管从字面意思上看, 《纽约公约》使用“可以”这一用语意味着法院在此问题上拥有选择权, 可以执行被撤销的裁决。但从《纽约公约》制定者的角度来看, 却并非如此, 《纽约公约》的主要起草者Pieter Sanders在公约制定会议结束后不久就撰文指出, 因为被撤销的仲裁裁决不复存在, 所以如果不拒绝执行将是不可能甚至有违公共政策6。尽管近年来在实践中出现了一些相反的个案, 甚至有个别法院认定裁决被撤销而并不妨碍在他国承认和执行, 但总体上看, 被撤销仲裁裁决“复活”的门槛较高, 仲裁地法院对裁决的判断优先于执行地这一点并没有改变7。

  (二) 执行地法院有中止承认和执行程序的权力

  根据《纽约公约》第6条, 执行法院有权中止仲裁裁决的承认和执行程序。在早期, 美国和法国等国的法院认为, 只要当事人提出了撤销之诉且被法院撤销, 就可以中止执行程序, 主要在于如果裁决被撤销, 将失去执行对象8。然而这与《纽约公约》第6条赋予法院自由裁量权的规定是相冲突的, 也不符合该公约的宗旨与目的。

  不同国家司法体系和司法效率不同, 撤销之诉可能因为仲裁地法院办案效率的低下或者上诉体系的存在而旷日持久, 在此情况下, 仲裁的败诉方可以用撤销程序拖延仲裁裁决的执行。因此, 一般认为, 决定暂缓执行属于法院的固有权利, 法院在此问题上具有自由裁量权。然而, 《纽约公约》本身并没有规定法院在行使自由裁量权时应予考虑的因素, 前述《关于〈承认与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公约〉的指南》 (以下简称《指南》) 也指出, 各国在适用《纽约公约》第6条时没有统一的标准, 不过《指南》通过总结各国法院的判例, 列举了多个曾被法院重点审查过的因素9。在大多数情况下, 法院只会考虑一个或两个因素, 最为突出的两个因素是: (1) 被申请人在撤销程序中的胜诉可能性; (2) 如何高效地执行仲裁裁决。

  1. 被申请人在撤销程序中的胜诉可能性

  在1993年的Soleh Boneh案10中, 英国的斯托顿 (Staughton) 法官指出, 被执行人在其他法院提出撤销之诉时, 执行法院应当基于初步考察 (brief consideration) , 判断其提出的裁决“无效”理由是否成立。如果裁决明显无效, 则应当中止执行且不要求提供担保;如果裁决明显有效, 则应当不予中止;如果介于两者之间, 则应当考察当事人主张裁决无效理由的说服力, 根据具体情况予以判断, 这一判断方式可以总结为两个步骤:第一步是法院对被执行人主张仲裁裁决无效的理由进行判断, 该判断只是基于案件表面情形而进行的初步考察;第二步则是在初步考察的基础上决定裁决是否“明显无效”。

扫一扫手机打开当前页
二维码
关键词:纽约公约 仲裁司法审查 中止执行 自由裁量 担保 

上一篇:欧盟布鲁塞尔体系下违反协议的损害赔偿救济

下一篇:复杂染色体重排采用改良高分辨G显带技术分析的效果

会员注册 | 网站简介 | 服务协议 | 广告服务 | 官方微博 | 在线投稿 | 客服中心
编辑QQ:109532255  E-mail:109532255@qq.com  微信公众号:好文学  QQ群:198926868
Copyright ©2013- 好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8002533号  Powered by haowenxu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