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杂文 > 学术论文 > 当前位置:学术论文

关于学习本质的研究进展综述

时间:2019-07-01 18:02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admin  评论:- 小 + 大

  摘    要: 对学习本质的探索是一个历久弥新的时代命题。随着知识经济社会进程的加速, 世界各国都将教育置于非常重要的战略地位, 更将学习推向了教育舞台的中心。纵观国际上对学习本质的系列研究发现, 关于学习本质的研究涉及生物学视角、认知视角、社会文化视角的学习认识论观点, 学习的目标与特征, 影响学习的内源性与外源性因素, 合作学习、探究学习和服务学习等典型学习形态。这些内容从纵向时间轴上看体现出一种历史演进脉络, 在横向事件轴上看展现出一种多元进展。随着科技的快速发展, 对学习本质的研究也显现出一些新的发展进路:具身性将成为创设情境化学习环境的新向标, 脑与教育神经科学的不断发展将为创新学习研究提供新的科学取向, 学习分析技术将成为重构学习活动的一种关键技术, 虚拟现实在教育领域的渗透将把知识型学习转向体验型学习, 学校教育系统仍将是影响学习范式变革的关键性境脉。

  关键词: 学习本质; 历史脉络; 多元进展; 未来展望;

  Abstract: The exploration of the nature of learning is a new epoch proposition. With the acceleration of the process of knowledge economy society, all countries in the world not only put education in a very important strategic position, but also push learning to the center of the educational stage. Looking at the series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 on the nature of learning, it is found that the research on the nature of learning involves the view of learning epistemology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biology, cognition and social culture, the goal and characteristics of learning, the endogenous and exogenous factors that affect learning, and multimodal learning such as cooperative learning, inquiry learning and service learning, etc. These study contents reflect a historical evolution from the longitudinal timeline, and show a multi-progress on the axis of transverse events. With the rapid development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the study of the nature of learning has also shown some new development trends. For example, the embodiment will become a new target to create a contextual learning environment, the continuous development of brain and educational neuroscience will provide a new scientific orientation for innovative learning research, learning analysis technology will become an important technology to reconstruct learning activities, the penetration of virtual reality in the field of education will turn knowledge-based learning to experience-based learning, and the school education system will still be the key to influencing the change of learning paradigm.

  Keyword: Learning Nature; Historical Context; Multi-Progress; Future Prospect;

  一、学习:走向教育舞台中心

  历史上, 人们对什么是学习以及如何影响学习的问题一直持有浓厚的兴趣。早在古希腊时代, 哲学家和教育学家们如苏格拉底 (Sokrates) 和塞内卡 (Seneca) 就对学习的本质有所探讨;现代文明伊始, 西班牙教育家胡安·路易斯·维韦斯 (Juan Luis Vives) 和捷克教育家夸美纽斯 (Comenius) 提出了关于教与学的观点;近代德国教育家赫尔巴特 (Herbart) 和他的追随者们对科学学习进行了研究。这些学者们都强调学习中的先前知识在构成思想状态或观点中起重要作用, 新的学习观点是通过与已有的思想状态或“领悟”相关联而产生的。

关于学习本质的研究进展综述

  对学习正式的科学化、实证化研究始于20世纪初, 在过去100多年里, 学习研究范式发生了巨大变化。早期的行为主义主导了整个20世纪前期, 其基本观点认为学习是一种行为的改变, 通过获取、强化与环境中的刺激来观察学习者的反应, 即形成“刺激-反应”联结。这一观点衍生出一系列行为主义理论, 其差异体现在刺激-反应联结的决定机制上。与行为主义理论遥相呼应的是20世纪早期欧洲的格式塔心理学与乌茨堡学派的思维心理学, 它们都一致认为心理学不是行为科学。因此, 人类的学习行为不能分解成部分行为来理解, 而应根据所接受整体形式的“格式塔” (Gestalt) 的组织原理来解读感知。“格式塔”学派认为学习是不断地顿悟, 发现其结构, 并获得理解 (库尔特·考夫卡, 2010) 。随着使用行为主义理论来解释复杂思维现象的矛盾越来越明显, 对行为主义的批判也接踵而至, 如语言学家乔姆斯基 (Chomsky) 认为外部刺激对语言学习是有限的, 提倡语言能力的先天性学说对行为主义的后果强化效应逐渐“习惯”从而获得语言行为 (魏屹东等, 2017) 。在人工智能及计算领域, 西蒙 (Simon) 和马文·明斯基 (Marvin Minsky) 等人利用计算机作为认知模型, 构建了关于问题解决行为的信息加工理论。研究者们开始探索学习的新范式。至此, 由心理学、计算机科学、语言学、哲学、神经科学组成学科大联合的认知科学将思维、表征、反思、推理、意象等纳入到学习领域, 这一领域对学习理解的研究发现, 知识组织是人类认知的核心, 学习被视为知识获取, 揭示了隐藏在人类智慧活动背后知识的重要性。但是, 布朗 (Brown) 、温格 (Wenger) 、莱芙 (Lave) 、柯林斯 (Collins) 、米德 (Mead) 等一大批社会学家和人类学家则认为, 认知科学对学习研究并没有为教育领域带来很大的帮助, 因为它过于注重实验室方法论, 将学习者与学习情境相分离, 忽视了思考和获知 (Knowing) , 只关注事实与程序等静态知识 (R.基思·索耶, 2010) 。由此, 他们从日常生活实践活动中开展学习研究, 为我们揭示了人类学习和知识的社会属性和情境化本质, 合理解释了认知科学中有关学习理论研究出现停滞的原因, 也对“知识能够在头脑中进行表征, 并贮存于头脑之中”和“知识的编码与提取受到信息加工指令的影响”等一些学习认知假设进行了批判。在重温维果斯基 (Vygotsky) 的文化-历史理论、温格与莱芙的情境化认知理论、哈钦斯 (Hutchins) 的分布式认知理论以及班杜拉 (Bandura) 的社会互动决定论的同时, 学习领域的研究者们意识到对学习的科学化研究应该在更广阔的视野中开展跨学科交叉研究, 而不能局限在单一的学科领域之中;需要采用更具包容性的研究方法论从不同视角来理解学习是什么、学习如何发生以及影响因素有哪些的问题。正如学习研究专家索耶 (Sawyer) 所认为的那样, “学习科学的研究目标, 首先是为了更好地理解产生最有效的学习的认知过程和社会化过程, 其次是通过运用学习科学知识来重新设计我们的课堂与其他学习环境, 从而使学习者更加有效和深入地学习。” (R.基思·索耶, 2010) 为此, 学习科学不断从计算机科学、人类社会学、网络分析学、脑科学等多种学科中吸收新的研究方法, 如利用计算机领域的数据挖掘与分析方法, 研究学习是如何在不同情境之中发生的;利用心理学领域的微观发生法, 探讨学习活动事件的变异性、稳定性以及学习变化轨迹与速度;利用设计科学领域的思想形成一种基于设计的研究 (DBR) 方法, 研究特定环境中的学习过程, 并对学习环境系统地做出改变。学习科学化研究方法的不断丰富让我们能够进一步对学习现象进行系统地描述, 揭示我们所忽视的某种联系或规律, 同时也能够让我们通过操作或改变学习的某个变量, 观察这种操作或改变对另一个变量的影响, 进而揭示学习变量之间的因果关系。

  近些年, 有关学习的研究取得了长足发展。无论在政策范畴还是在教育范畴, “学习”一词都在逐渐成为各国教育关注的中心。显然, 学习的“质”与“量”也就成为了各国教育关注的核心。这也让人们意识到传统教育方法的不足, 尤其当教育改革始终无法达到教育目标时, 不免使人们将更多注意力转向了对学习本身的思考, 不断探索新的方法与思路去研究影响学习与教学的一些深层因素, 以揭开学习的“潘多拉魔盒”。因此, 无论是当今世界的教育改革, 还是科学研究, 甚至是各国政府部门制定的教育政策, 都将学习这一主题推向了教育舞台的中心。

  二、学习的基本认识

  1. 生物学视角下的学习

  从心智、脑与教育的视角出发, 以教育神经科学的发展为契机, 探讨大脑活动与行为和学习的联系, 是学习研究的重要视角之一。它包括语言素养、数学技能、阅读能力等研究领域。众多研究表明, 人类信息加工 (学习) 依赖于大脑中相互联结的神经网络。 (1) 参与学习的脑神经网络可以分为识别网络、策略性网络和情感性网络三种。其中, 识别网络包括感觉区 (如视觉皮层) , 接收来自环境的信息并将其转换成知识;策略性网络包括前额叶皮层, 用于规划和协调以目标为导向的行动;情感性网络涵盖边缘系统 (如杏仁核) , 涉及学习的情感维度 (如兴趣、动机和压力等) 。如阅读莎士比亚的一首十四行诗, 所有这些网络共同工作来指导学习过程, 其中识别网络主要是识别字母、词和莎士比亚语调;策略性网络重点关注理解文本的目标和监测进展;情感性网络负责继续阅读的动机。 (2) 大脑中的情绪和认知是紧密联系且不可分割的, 共同引导与调节学习的过程。尤其是情绪对学习的影响可以通过它与各种认知过程 (如记忆、决策、注意和执行控制) 的相互作用来实现 (Hinton et al., 2008) 。 (3) 经验与环境对大脑发展有着一定的影响。研究表明, 大脑皮质的总体结构因接触学习机会和在社会情境中的学习而改变 (约翰·D·布兰思福特等, 2013) 。这也表明, 在文化背景下大脑通过社会交互进行学习不仅能提升学习的积极性, 也能增加学习的社会归属感。

  2. 认知视角下的学习

扫一扫手机打开当前页
二维码
关键词:学习本质 历史脉络 多元进展 未来展望 

上一篇:高职学生管理中赏识教育的应用

下一篇:血流感染病原微生物的检测技术探析

会员注册 | 网站简介 | 服务协议 | 广告服务 | 官方微博 | 在线投稿 | 客服中心
编辑QQ:109532255  E-mail:109532255@qq.com  微信公众号:好文学  QQ群:198926868
Copyright ©2013- 好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8002533号  Powered by haowenxu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