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杂文 > 学术论文 > 当前位置:学术论文

席勒对古代和现代的看法探析

时间:2019-06-30 16:00  点击: 次  来源:好文学  作者:佚名  评论:- 小 + 大

  摘    要: 席勒就历史的目的、历史的功能、历史研究的内容和任务等问题提出了自己独特的历史观, 他将历史视为连续发展的、进步的、具有因果联系的整体。席勒的历史观直接影响着他在古今之争中对古代和现代的看法。对席勒而言, 古今之争不仅是一个文艺问题, 而且还是一个涉及人性全面发展的历史问题。

  关键词: 席勒; 历史观; 古今之争; 人性; 审美教育;

  Abstract: Schiller put forward his unique view of history on the purpose and function of history, the content and task of studying history, and regarded history as a continuous, progressive, causal whole. Schiller's view of history directly influenced his view on the ancient and the modern in Querelle des Anciens et des Modernes.For Schiller, the debate was not only a literary issue, but also a historical issue concerning the overall development of human nature.

  Keyword: schiller; view of history; Querelle des Anciens et des Modernes; human nature; aesthetic education;

  弗里德里希·席勒是德国着名的诗人、剧作家, 同时也是一位史学家, 曾于1789—1791年在歌德的推荐下担任耶拿大学的历史学副教授。“自1787年9月以后, 几乎有五年之久, 历史研究和历史写作取代了对他正在失去魅力的文学创作。”[1]这期间席勒完成了几部史学专着:《尼德兰独立史》 (Geschichte der Abfall der vereinigten Niederlande von der Spanischen Regierung, 1788) 、《什么是和为什么研究普遍历史》 (Was heisst und zu welchem Ende studiert man Universalgeschichte?1789) 、《三十年战争史》 (Geschichte des Dreissigjaehrigen Kriegs, 1791—1793) 。席勒在1787年之后的几年里, 专注于历史研究以及康德哲学研究, 并写出了一系列精彩的美学论着, 作为诗人的席勒让位于学者席勒。同席勒卓越的文学成就相比, 其史学观点常被忽略, 历史学家席勒比之文学家席勒相形见绌。但席勒就历史的目的、历史的功能、历史研究的任务等问题提出了自己独特的历史观, 成为德国启蒙时期进步历史观的重要代表。且研究席勒在古今之争中的态度和地位, 席勒的历史观可以作为一个很好的切入口, 如何看待历史的变迁直接影响着席勒在古今之争中对古代和现代的看法及对未来的理想。

  一

  席勒在历史研究的主题、历史研究的方法、历史发展的目的、历史研究的任务等方面阐释了自己的历史观。总体来说, 席勒将历史视为连续发展的、进步的、具有因果联系的整体。

  首先, 席勒主张历史学研究的是“普遍历史”。《什么是和为什么研究世界史?》是1789年5月11日席勒在耶拿大学接受历史学副教授之职的就职演讲, 席勒在演讲一开始就开宗明义地指出其探讨的领域是“普遍历史”, 且它与人类发展密切相联, 历史的过程就是人成为人的过程, 也即理性发展的过程。席勒在区分“为稻粱谋的学者”和“哲学的头脑” (前者为生活而学术, 割裂自己的领域与其他的知识, 因循守旧, 止步不前;后者热爱真理本身, 将学术作为一种志业, 尽力扩展研究领域, 追求知识的完备, 敢于提出新的创见) 的基础上提出:只有第二种学者才适合于世界史研究。以下席勒便正是进入“普遍历史”的主题。

席勒对古代和现代的看法探析

  欧洲航海业的发展, 使席勒时代的人们具有更为开阔的“世界视野”。“世界”对于当时的人来说, 早已不局限于一个地区、一个民族, 他们认识到:“在我们周围到处都生息着最多种多样的许多民族, 就好像各种不同年龄的儿童站立在一个成年人的周围一样, 并且通过他们的实例使他回忆起他自己以前有过的事物, 以及他本身是从哪里来的”[2]323。言下之意, 所谓的普遍历史, 又译为世界历史, 就是致力于对融合各民族、各地区、各历史阶段的整体历史的研究, 无怪乎其需要“哲学的头脑”的完备知识体系。普遍历史的研究不同于一般历史学的经验式研究, 它并不复现历史上个别事件和个别人物、分析其背后的历史原因, 且摆脱了一般历史研究局限于地域和民族的观察视角, 它带有“世界主义”视角, 越过民族和时代的障碍, 关注整个人类社会的发展, 从历史的本质出发探寻历史发展的普遍规律和最终意义。席勒认为对历史单纯的记录根本无法从整体上认识一部人类历史, 更无法为未来的人类历史提供经验和指导, 唯有建基于理性之上的普遍历史才能超越特殊性和个别性, 上升到对人类整体命运进行关注的高度。

  紧接着, 席勒对欧洲世界的“当今形象”“现在的我们”进行描述:对自然的征服、各民族的交流与融合、需求的极大满足、法律上的平等、个人权利上的保障等等将世界联结成为一个“公民同盟”。时代虽然极大地进步, 但还有些许过去的野蛮残渣滞留, 人的理性却能将这些遗迹转化成有益的创造。总之, 在席勒眼中, 其时的“欧洲的国家群体似乎成为了一个大家庭。家庭的伙伴们可能相互敌视, 但是不再互相撕咬”[2]327。席勒主要将“普遍历史”放在欧洲, 特别是德国范围内, 但凡是对德国和欧洲当时的分裂现状有粗略认识者, 都不难看出席勒历史观中过分的乐观主义。

  席勒在世界历史研究中对当今欧洲社会的进步做出了回答, 认为历史的发展规律本身为这种进步提供答案。席勒将历史视为一个连续的、具有因果关联的综合整体:一根事件的漫长锁链从当前时刻一直拉扯到人类的起源, 环环相扣, 互为因果[2]330。并将后来人称作过去时代的“债务人”, 过去所有不同时期、不同性质的文化最终都导向现在的精神, 如今的所有制度、事件以及艺术莫不与过去相联, 是过去历史的必然结果。在“普遍历史”观中, 历史上的每一事件都不是孤立的, 必与其他事件相关, 既作为其他事件的结果, 又引发另外一些事件, 它们共同构成历史链条上的一环又一环。

  其次, 席勒指出历史研究的具体方法, 并在康德的基础上引入历史目的论。席勒认为, 出于以下原因, 人类无法综观历史整体的全貌: (1) 诸多处于历史源头的事件没有被记录保存下来; (2) 即使语言发明之后, 很多事件也多通过口头进行传播, 对历史的记录相当不明确; (3) 很多具有价值的古代纪念品和作品被毁灭, 即使文字本身也并不能永恒; (4) “在少数最终幸免了时间毁灭的事件中, 相当多数的事件也被偏激、愚蠢, 甚至于被它们的描述者的天才所歪曲丑化和弄得面目全非。”[2]331世界史家无法把握真实的、全体的历史整体, 他们强调的则是所有事件中“对于世界的当代形态和现在活着的一代的状态具有本质的、不相矛盾的, 容易追求的影响的那些事件”[2]332。世界史不是、也不可能做到事无巨细地研究所有事件和材料, 而是立足于当下时刻选择对历史进程有重大意义的事件, “因而世界史从一条与世界的开始刚好相对立的原则出发。事件的实际结果是从事件的起源往下达到事情的最新秩序, 而世界史学家则从最新的世界状况向上追溯到事情的起源”[2]332。

  在世界的真实进程中, 诸多事件被淹没, 或是尚未显出重大意义, 于是它们在世界史中形成“空白间隔”, 真实的历史进程与世界历史的进程之间就形成了明显的不平衡关系。如果将真实的历史比喻为连续不断的河流, 世界历史只能是其中的波光闪烁。唯有哲学的理性能将世界历史的断片提高为一个聚合的系统和相互联系的整体。席勒于是将“目的论”引入历史领域, 使“一种现象在另一种现象以后开始, 避免了盲目的安全, 无政府的自由, 并且作为一个恰当的环节排列在协调一致的整体后面”[2]334。

  那么, 在浩浩历史长河中哪些事件才是与当代世界的形态有关联, 且符合历史发展最终目的的呢?席勒以切身的历史关注为我们回答了这个问题。席勒史学中很重要的一项是研究人民如何争取自由解放、民族独立和国家统一的历史。《三十年战争史》旨在探究“由宗教改革点燃的阋墙之战, 根本上动摇了狂热政府下的法国, 招致外国军队进入 (德意志兰) 王国腹地, 并使它成为遭受最悲惨破坏达半个世纪之久的战场”[3]1的原因。席勒在《三十年战争史》中透彻地分析了德意志所遭受的深重灾难:宗教分裂、诸侯间的宗教战争、外族入侵、人民被蹂躏、政治羸弱。他反对诸侯间的武力讨伐, 无情地撕下战争双方神圣的宗教假面, 尖锐地指出这场战争的实质是一场诸侯们争夺土地、财富以及欧洲统治权的政治混战, 并对在战争中深受其害的人民抱以无限的同情。对席勒而言, 不管是三十年战争还是尼德兰独立运动, 都符合历史发展的目的, 是实现人类最终目的的必要事件。三十年战争虽然使交战双方都损失惨重, “但欧洲不受压制地、自由地从这场可怕的战争中走了出来, 它在这场战争中首次意识到是一个密切相连的国家性社会, 刚真正形成的国家实行相互参与, 单凭这一点便足以抵消世界公民在这场战争中所遭受的惊吓。”[3]2三十年战争因而是实现世界性大同社会、世界公民联盟的历史环节。尼德兰独立运动中的自由精神和团结势必会带领人民进入一个历史的新天地, 建立起一个理想的社会。在席勒看来, 人类历史最终要实现的是一种世界范围内的自由与和谐。

扫一扫手机打开当前页
二维码
关键词:席勒 历史观 古今之争 人性 审美教育 

上一篇:初中历史教学中如何激发学生学习兴趣

下一篇:非洲史研究领域中阿杜·博亨的成就

会员注册 | 网站简介 | 服务协议 | 广告服务 | 官方微博 | 在线投稿 | 客服中心
编辑QQ:109532255  E-mail:109532255@qq.com  微信公众号:好文学  QQ群:198926868
Copyright ©2013- 好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8002533号  Powered by haowenxu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