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游戏剧本 > 当前位置:游戏剧本

红木棉旧事

时间:2019-06-11 13:04  点击: 次  来源:好文学  作者:admin  评论:- 小 + 大

【一】木棉花开

又是一年木棉开,恰逢百年盛世来。
1997年,香港回归之年,尤其是南粤大地弥漫着隆重的节日喜庆氛围。
16岁的烈士之女林秋雨,因“二胡演奏”特长被特招为红木棉军乐团成员,背着一把二胡,不远千里,从家乡江苏扬州随着一名征兵干部,坐36小时火车一路南下,到达深圳特区。红木棉军乐团隶属于广州军区政治部宣传处,营驻在深圳龙岗区北郊,号称岭南唯一一家“百人军乐团”,承担着特区以及珠江三角洲大量党、政、军重要的迎宾演出政治任务。
那年,红木棉军乐团共特招了20名新兵:12个男兵、8个女兵,新兵们首先与作战部队一起集中军事训练3个月,严军纪、树作风、明宗旨,克服地方青年的自由散漫习性,完成革命军人的蜕变。
三月初,新兵们完成三个月集训,分配到军乐团,按照往年惯例,团部会请星海音乐学院的老师对新兵授课乐理知识,再根据各人擅长定声部和乐器。然后再请知名管玄月乐老师们来团授业具体乐器演奏技巧,最后由队长陶青山对新兵们组织日复一日的基本功训练。军乐团新兵都是特招,本来就有一点乐理基础,通常经历大半年的业务训练即可参加团队演出。
但是1997年这一年,红木棉军乐团演出任务格外繁重,团里一直在排练一线演出,队长陶青山没机会跟新兵们正式见面认识,新兵们也一直没有机会系统地接触正规的军乐队乐理训练。新兵们由两名老兵组织上乐理知识基础课,坐在党课活动室里,望着窗外的红木棉“啪、啪”旋转落地,一个个心中飘忽不定。
元宵节刚过,营区行道两边的木棉花开时抽丝吐蕊,待到二月初,朵朵碗口那么大的木棉花,迎着阳春自树顶端向下蔓延,一片血染的风采;再过一个月,木棉花分外豪气地从树上坠落,一路旋转而下,在空中仍保持原状,然后“啪”一声落到地上;树下落英纷陈,花不萎靡褪色,依就那般红艳,英雄地道别尘世。
政治教育课上,李政委每每喜欢对新来的战士解读木棉花精神,称木棉花为“英雄花”。
就这样煎熬到四月中旬,根据团里安排,由队长陶青山组织一次新兵见面会,和大家谈谈心、摸摸底,看看大家对部队的认识和发展需求。得此消息,新兵宿舍的8个女新兵一片欢愉沸腾,终于可以和久仰大名、宇宙无敌帅气、一直只能远观的陶青山队长面对面谈心了,一个个女兵小鹿乱撞、激动又畏惧,谈论着什么该讲、什么不该讲。小女兵的心思全写在脸上。
“赶快想想你们怎么发言才能成功吸引陶队长的注意吧!”二期士官陈圆圆是新兵女班班长,打趣道,“你们这些女娃啊,我是看多了,一批又一批的,都是重色轻友、忘恩负义的家伙。”女兵们拥着陈圆圆娇滴滴地说:“班长对我们最好了!能不能给我们讲一些陶青山队长的故事啊?”
数日后,组织新兵们练功房里见面会,陈圆圆整齐队伍,例行报告程序,跟大家介绍陶青山队长:“大家都知道,陶队长是我们军乐团的首席指挥官,核心人物,入伍十二年了,四期士官,业务很全面,军乐队所有的乐器他都能精湛演奏,以后大家要多向他学习。下面请他给你们讲几句。” 队列里热烈掌声。
陶青山淡定帅气地敬了一个军礼,下面有女兵失控地发出一声“哇”,霎那间,一群少女之心被那股英气撩拨到了。此刻,林秋雨站在队列里,不禁想起了一句古诗词:“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不能同世生,但求同归土”,看着陶青山玉树临风的军姿,嘴角上扬散发着一股洒脱自如的傲气,林秋雨竟然脸颊绯红,心潮彭波。陶青山已经习惯了女兵们众星拱月常态,若无其事地套话:“欢迎大家来到我们红木棉军乐团这个集体,今后大家有机会共同生活、共同训练、共同学习、共同演出、共同进步!希望大家在部队这个大熔炉里尽快完成从地方社会青年到军人的转变!”
看得出来,女兵们一个个小心翼翼地控制着呼吸,生怕一不小心喘出声息来,男兵们站在后列,也一脸崇拜。
陶青山稍作停顿,面不改色地说:“我知道你们都是特招文艺兵,身怀绝技,能不能请你们自我介绍一下,说一说你们的特长和将来的理想?”
陈圆圆班长指着队列第一个高个子女兵说:“排头兵刘佳莹出列,开个头,按照排头至排尾的顺序来。”
那女兵站起来,跨前一步,目测有一米七五,自我介绍:“我来自山东聊城,叫刘佳莹,特长是萨克斯,我还是国家二级运动员,以后不要欺负我,哈!”帅气地摆了个跆拳道造型。
中间有个短头发像小男生的女兵嚷道:“它奶奶的山东的,以后有人要找我打架就靠你帮忙了!”
陈圆圆立马斥责道:“说了多少回,在部队不允许讲脏话!那个讲脏话的站起来先介绍一下自己吧!”
“我叫彭爽,来自辽宁,恩,我的特长是唱歌,还有画画,我的理想就是背着我的画夹走遍祖国大好河川,哈哈哈......”很难把这么一个粗线条的女孩跟画画和唱歌联系起来,陶青山认真地在笔记本上一一记录着大家的发言。
几人后,轮到站在队列中间位置的林秋雨,她紧张地跨前一步,敬礼,然后拉了拉军装的下摆:“我叫林秋雨,自幼跟母亲学二胡,来自江苏扬州,烟花三月下扬州,希望你们有机会去我家乡做客”,她顿了顿又说,“我也没什么大理想,只要可以快乐地拉二胡,晚上安静地写日记就很知足,如果非要有个理想,我想成为一个战地记者,成为一朵前线铿锵玫瑰,用一支笔记下战士们的战斗和生活。”陶青山眉头一皱,细微的表情恰巧被林秋雨捕捉到了,四目相对,迅速互相回避闪躲。
陶青山不解,单刀直入地问:“你特长是二胡,为什么选择做战地记者?”
“语言一现即逝,唯有文字永恒,我想用一支笔,来纪录一路以来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陶青山,若有所思,严肃而飘逸地记下了几行字。
林秋雨发完言,旁边一个皮肤白皙的女兵爽直地站起来,毫不怯场拘束, “我叫洛春影,老家山西的,父母在深圳做生意。我特长是钢琴,但是我不爱弹钢琴,是父母所逼,我的理想就是将来成为一个贤妻良母,找一个好老公,生几个孩子,天天做饭打扫家务。”说完,悄无声息地坐下,仿佛这一切与她没太多关系。陶青山,依旧帅气面瘫地执笔记录。
陆秀丽和张媛颖先后发言,两人的目标都是考上军校,做一名女军官。
最后一个发言的是一个微胖且大额头的女孩,身高165左右,扎在一群高个子美女里显得不起眼,长相乖巧,一脸福相,水汪汪的大眼睛,她怯生生地环顾了四周,说:“我叫孙俪,来自上海,住在石库门,我的特长是跳舞,理想是成为一个电影明星。”讲完一脸害羞,恨不得立马埋进人堆里。
彭爽又忍不住抢话道:“哪有电影明星像你那样胖的撒?”
男兵们哄场大笑。孙俪杏目怒瞠,彭爽朝她吐舌做了个鬼脸。
陶青山微微一笑,心想女兵确实比男兵难管理多了,这些女兵大都来自县团级领导家庭,要想像男兵那样用严格纪律约束一言一行,还是很难的。陶青山忍不住多看了一眼林秋雨,真的跟自己当年的同年女兵“白洁”太像了,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连眉宇间倔强的气息都一样,一股淡淡的思念涌上心头。
晚上熄灯后,女兵新兵宿舍大家还在小声谈论着各自话题,畅想着将来军乐团光鲜靓丽未来,不经意间又绕到了俊俏的陶青山队长身上。
有女兵说,怎么觉得他不是人间的活物?不食人间烟火。
另有女兵补充,跟港台明星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太帅了!
还女兵问,你们说我们陶队长是不是像古天乐演的《神雕侠侣》里的杨过?
又有人附和道,还真有些像,亦正亦邪的,有时冷冷的,有时暖暖的,脸型也很像,貌似比古天乐还帅。
彭爽大声嚷嚷道:“哎哎,现在我正式宣布,这个陶青山是我的了,这些天本姑娘就靠这个念头挨到现在,你们可不要跟我抢,不然我早当逃兵了。”
整个新训期间,话最少的就是洛春影、孙俪和林秋雨。看得出来洛春影是不屑与大家言语,孙俪和林秋雨一样,都是来自很普通家庭,带着自卑,无法与其他高干子弟沟通。别人带来的便捷式CD盒,林秋雨根本没见过,自幼家里只有一台录音机,孙俪告诉她,那是CD机,也是用来放音乐的,在上海很贵,要一千多,林秋雨吓得吐出舌头,“抵上我妈两个月的工资了”。孙俪和林秋雨很快熟络起来,她们搭配在一个小组一起值日、帮厨、打饭、打扫卫生。孙俪悄悄地告诉林秋雨:“这边是南方,靠近香港,从香港走私进来的CD机都不贵,几百元。等我们攒够了津贴费也买一个。”等她们攒了一年生活津贴,托人去市区买了一台CD机,又发现洛春影已经在用“子弹头”型的mp4机,挂在脖子上,子弹壳那么大,很是耀眼。再后来,洛春影原先持有砖头一样的掌上宝换成了诺基亚8250、8350经典款,整个军乐团没有一人能跟上洛春影换手机的步伐,大家悄悄地议论,这个军乐团最有钱的要数洛春影,她老子原先是山西煤矿矿主,后来到广州开发房地产,军乐团的多功能训练馆、图书馆等都是她爸爸无偿捐建的。当然,这些离林秋雨和孙俪都很遥远,不影响她们单纯快乐的少女友谊、简单知足的青葱岁月。
多年后,孙俪在电视剧《玉观音》里出演一名缉毒女警“安心”,虽然瘦了一大圈,林秋雨隔着电视荧屏,还是一眼认了出来,激动地拍着“九先生”大腿大声喊道:“我就知道这丫头会成功的!”。林秋雨觉得这是为她量身定制的一个角色,她的青春烂漫,她的勤奋认真,成就了她的脱颖而出,她脱下军装在电视剧里穿起了警服,演得那么自然得体,柔弱的身躯完全能够扛起肩上那闪闪的警徽。

以上,2万字以内

扫一扫手机打开当前页
二维码
关键词:木棉 旧事 

上一篇:亡环之国第一部

下一篇:梦魇记一

推荐美文
会员注册 | 网站简介 | 服务协议 | 广告服务 | 官方微博 | 在线投稿 | 客服中心
编辑QQ:109532255  E-mail:109532255@qq.com  微信公众号:好文学  QQ群:198926868
Copyright ©2013- 好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8002533号  Powered by haowenxu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