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生活散文 > 当前位置:生活散文

门外来了一只猫

时间:2019-05-15 13:00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admin  评论:- 小 + 大

  五月三号晚上接近八点的时候,乐乐停止了呼吸。他从下午开始昏迷,呼吸越来越弱,手脚渐渐失去温度。他的眼睛一直半睁着,呆滞不动,一口气吊着落不下去,接近七点的时候喉咙里间或发出一两声抽噎,浑身僵着没有丝毫反应。他的脸已经瘦得又尖又小,脊梁上全是骨头,肚子却胀得圆鼓鼓的,硕大而沉重。他得的是腹膜炎,一种无法治愈的怪病,据说是感染了什么病毒在体内产生了变异,肚子渐渐肿大起来,腹腔内积了越来越多的体液,那种难受是可想而知的。

  我非常后悔把他领养给别人,在领养之前他还是活蹦乱跳的非常健康,去了别人家才半个月就生病了,肚子已经积水比较厉害了,领养人才告诉我。发给我的照片上,乐乐无精打采地被女主人抱起,他的眼睛耷拉着,神情忧郁。他们不愿意医治,只是说要给他买些营养品和玩具,生病了能有胃口和心思玩乐吗?我担心得一晚上没睡好,第二天一早在微信上给领养人发信息,问他们有没有时间把乐乐送过来我带他去看病,一直不回我信息。考虑到领养人是老师,白天大概在上课,中午的时候我打领养人留在领养合同上的电话,不接。我又发信息说如果他们没时间就发个地址给我,我去接乐乐回来。还是不回我信息,好像他们很不愿意送还乐乐,是这半个月养出了感情还是碍于情面?我捉摸不清,心里却火烧火燎的,想着乐乐的病已经那样了,不赶紧医治会越拖越严重。到了晚上七点过,我忍不住又打电话,这次拨了合同上男主人的电话。他接了,开始不知道我是谁,听出是我的声音,顿时有些尴尬,说是白天在上课关了机才刚打开。当天是星期四,他建议我周末去看乐乐,到时也可以陪我看看他们家周围的环境。想来那环境是不错的,我知道他们住在成都一个有名的植物鲜花市场附近,我以往也特意过去赏玩过几次。其实合同上面写有他们学校的地址,但我不确定他们住家是否就是学校那个地址。

  他在电话里说平时下午五点过下班,会带乐乐出去散步,周末他们一家人去田里种菜,也会带上乐乐。我表示很惊异,连声追问乐乐不会走丢吗?他那么乖就跟在你们左右?心想这样遛猫的还真是少见,眼前便展开了一幅乐乐的田园游乐图,感觉他好像获得了其他猫咪不可能拥有的奇妙生活。如果能一直这样确实挺好的啊!可是他现在生病了,目前还不知道病因,他急需要医治。

  “他不会乱跑,姐姐和弟弟都跟着他。”他们有一儿一女,女儿大概十岁,儿子可能八九岁。当初领养的时候就是为了这两个小孩儿,他们十分想要养一只猫,说是姐弟俩负责照顾猫咪,父母为了了却孩子的心愿,便领养了乐乐。当时我们交流得很愉快顺利。隔了一星期左右我询问乐乐在他家的情况,领养人发了几张照片给我,乐乐蹲立在屋子里,阳光照耀在他身上,他半眯缝的眼睛透着琥珀的光芒;乐乐在桌上瓷瓶里插着的画卷之间探寻,眼里充满好奇;乐乐蹲立在猫抓板上圆睁双眼凝视前方,仿佛正在思考什么问题;乐乐侧卧在大方桌上睡觉,阳光从前方撒进来,他沐浴在阳光里,身后是一堆乱七八糟的画笔、颜料和调色盘。最后一张是乐乐站在窗下的暖气机上,努力踮起两条后腿,前腿撑在窗台上极力眺望,窗外是田地和远处的一片错落的屋顶。最后这张照片让我有点揪心,我感到了乐乐的孤单和寂寞,也许他正在想念从此天各一方的我们,心里不明白为什么突然就只有他孤单单地留在了别人家里。如果那时候我决定让他回来,他还会得这个怪病吗?可是那些照片总的来说都无可挑剔,领养人又说乐乐很自在,很适应,于是我让自己放心。现在我在心里暗自揣度是不是两个小孩儿太顽皮了弄伤了乐乐,就开始后悔不该送养给这一家人。“我等一会儿拍个视频给你看,乐乐状态还是可以,就是不咋吃东西。”

  接近八点的时候,微信收到了一段视频,点开看见乐乐迎面走来,圆睁着不谙世事的双眼,张嘴呜呜呀呀叫了一长声,闲闲地在屋里踱步,旁边有小男孩趴在地上迎合的脸。还有一个视频是他坐在饭桌旁的凳子上,眼望着桌面,露出小半个身子,嘴上还粘着一根长白毛,规规矩矩地好像在等待开饭。桌上是摆好的碗筷,屋里有女主人的说话声和孩子的叫声。感觉乐乐生活在一个其乐融融的家庭里,可是他脸上却现出一些凄惶和萎靡。又有一张照片,是乐乐乖巧地爬在小男孩儿的身上,男孩儿双手低低抱着他软软地躺在沙发上。好像他们相处得很和谐融洽。

  我有些放下心来,但想到和领养人前后交谈的情况,还是有些牵挂,便决定第二天就去看乐乐。领养人发了地址给我,说把家门钥匙给邻居,邻居帮我开门。自己觉得在主人不在家的时候进去他们的屋子不大好,但对乐乐的担忧让我已顾不上这些了。

  车子在乡间狭窄的水泥路上东转西转经过了一些农田,最后来到了一处狭窄的门前,门卫询问了一句,我说到89栋找人,他打开栏杆,说进去左拐再右拐直走就是。

  窄窄的水泥路两旁都是一栋栋的楼房,灰色水泥外墙四四方方的,楼高都只有两三层,楼挨着楼,不像住家的房子,像是办公楼。各栋楼里好像都没人,路上也没看见一个人,路两旁的楼墙边有很多盛开的黄色红色和白色的蔷薇,还有一些不知名的鲜花,都长得一大丛一大丛的,有的地方还围了篱笆,有一些半归置的野趣。

  站在89栋楼前,我拨了领养人邻居的电话,二楼上现出了一个中年男人的身影,他向我招手。我上了楼去,宽敞的楼梯是原始的水泥结构,好像还没有完工的样子。二楼楼梯拐角有一些植物盆栽,一张矮小的木头桌子上放了一株多肉,斜斜地开出橘色的花朵。转过拐角,一条直直的通道,左边就是一排房间,屋门前摆放的花盆和门上的红色春联显示这里是有人居住的。

  圆脸发福的中年男人镜片后面的眼睛冷冰冰的,脸上寞然的神情和这片楼群的气氛相辅相成,他掏出钥匙打开了楼道里第二间房门。屋里很暗,我第一眼就看见乐乐茫茫然地从屋子左边的暗处横踱过来,眼睛并没有看进屋的我们,心思好像在另一个地方神游。

  我过去蹲下来抚摸他,他好像已经不认得我,还是一付茫茫然的表情。我看见他的肚子向两边鼓出来好多,沉甸甸的,我摸了摸,里面胀鼓鼓都是水。我立刻感到他病势的严重,当即决定带他去看医生。邻居马上从靠墙的一角拿来猫提包,这个天蓝色的提包还是那天领养的时候领养人在咖啡店里现买的。那天我把他放进去的时候,乐乐毫无知觉,不知道自己就要去往另外一家人那里,他懵懵懂懂非常配合地钻进了这个猫提包,我拉上拉链的时候,他的双眼在黑色的隔网后面放放心心、安安静静地看着我。一隔二十多天,现在的他灰头土脸、浑身的毛黏糊糊、失魂落魄的样子。我把他放进提包的时候,他极力反抗,使劲往后退着不肯进去,他已经明白了这个提包会改变他的环境,带他去到另外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他惧怕这个改变。可这次不是这样的,我要带他回原来的家,那个他曾经安安乐乐生活了三个多月的先前的家。在那个家里,有他熟悉的玩伴,几只成年公猫和几只母猫。公猫不会欺负他,总是逗着他玩,一起追逐打闹,宽容他不知深浅的惹是生非;母猫发情的时候也会来讨好他。我不知道他多大,也许才六七个月,却已经具有了让母猫快活的能力。当我突然看见他坐在地板上、高高抬起一只腿,头埋在两腿之间骄傲而自豪地舔他伸出来的阳具时,吓了我一大跳,满以为他还小,就一直拖延着没带他去绝育,不想他趁着一只母猫发情的机会好像已经初试锋芒,还不知道有没有留下后代。家里加上乐乐就是八只猫了,如果再增添一窝小猫这屋里怕要没有我们人呆的地方了。我忙忙慌慌地带他去绝育,他站在猫提包里,无所畏惧地瞅着医生给他打麻药,隔不多会儿脑袋便开始左右摇晃起来,就像喝醉了酒,然后就无力地趴了下来。等我再去接他的时候,他已经手术完毕,被关在一个大铁笼子里,看见我去了,他左右前后地转动脑袋看围着他的笼子,好像在无声地问我,怎么我会在这里面?回到家,给乐乐带上伊丽莎白圈,他摇摇摆摆的走不好路,担心他被别的猫咪弄到伤口,就还是关他在笼子里,他在笼子里爬上爬下地焦躁了一会儿,喵呜喵呜地恳求着,见没有什么用处,就安静地趴在笼子里,眼巴巴地看笼子外的几只猫咪自由的活动,好像也能安心的样子。第二天放他出笼子,项圈依然没有取,他爬上软椅,挤在另外两只猫咪的身边,把脑袋垂在椅子边沿上,一动不动地睡觉,样子无奈又安然。由于家里的猫咪太多有些照顾不过来,于是带了四只准备去一家咖啡店参加领养活动。我感觉乐乐是容易被领养的,因为他是四只里面最年幼的,一般的人都喜欢领养小猫而不是成年的大猫。我把他们分别放进两个猫提包的时候,另外的几只大猫非常抗拒,特别是一只黑公猫,死活不愿进去,奋力反抗。他之前曾经有变换主人的经历,我们是他的第三任主人,他知道进了猫提包意味着前途未卜,所以特别恐惧。乐乐不知道他的命运完全掌握在别人手里,也不知道猫提包会带他去远离我们的另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他在没有任何预感和心理准备的时候,突然被带到了这栋三层楼的房子里,身边的七只猫和三个人突然换成了两个大人和两个小孩,房屋结构、家具摆设、空气味道之前他所有熟悉的东西都消失殆尽。二十多天之后,也许他已经渐渐适应了这里的环境和人,现在我又要把他装进提包带往别处,乐乐表示出了极度的惶恐和抗拒。

扫一扫手机打开当前页
二维码
关键词:门外来了一只猫 

上一篇:月薪两千,但我看不起一次病 没事少矫情,多赚钱吧,因为活着很

下一篇:《故事里的人生》(45 “反法西斯是我最高天职”与“道者见道,

会员注册 | 网站简介 | 服务协议 | 广告服务 | 官方微博 | 在线投稿 | 客服中心
编辑QQ:109532255  E-mail:jinming@jinming.net  微信公众号:好文学  QQ群:198926868
Copyright ©2013- 好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4007638号  Powered by haowenxu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