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杂文 > 学术论文 > 当前位置:学术论文

清代山西商民在蒙古地区的贸易活动探析

时间:2019-05-15 09:00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评论:- 小 + 大

  摘    要: 清政府非常重视山西商人在塞外蒙古地区从事商业贸易活动, 为了对其进行有效管理, 专门颁布了路引票照等制度。山西商人十分注重商品丰富的文化内涵, 他们将商品的实用价值和文化价值紧密地结合在一起, 使其发挥的积极作用是其他商人无法取代的。清代山西商人无论以何种形式出现的商品, 都会在塞外蒙古地区文化生活方面产生重大影响, 对人们的理念和情感产生重要的作用。无论是自然产品, 还是人工产品, 不仅仅丰富和改善了塞外蒙古族群众的物质生活, 更重要的是向蒙古族群众传递着中原农耕文明的文化信息, 推动塞外蒙古地区社会文化的发展和繁荣。

  关键词: 清代; 晋帮; 塞外蒙古地区; 贸易; 文化交流;

  Abstract: Qing government attached very great importance to Shanxi merchants' trading activities in Mongolian region beyond the Great Wall. In order to manage them effectively, the government enacted road cited ticket and other system specifically. Shanxi businessmen combined the practical value and cultural value of the goods closely together to make it playing positive roles which can not be replaced by other merchants. The products from Shanxi businessmen in Qing Dynasty in whatever form, had great influence on the cultural lives in the Mongolian areas beyond the Great Wall, and had important impacts on people's views and emotion. The products, natural or artificial, enriched and improved the material life of the Mongolian people beyond the Great Wall, and more importantly transferred the cultural information from the Central Plains farming civilization, promoted social cultural development and prosperity of the Mongolian areas beyond the Great Wall.

  Keyword: Qing Dynasty; Shanxi businessman; Mongolia area beyond the Great Wall; trade; cultural exchange;

  关于清代山西商民在塞外蒙古地区从事贸易活动, 既有的研究成果相当丰硕。其中, 20世纪80年代, 卢明辉主编的《清代北部边疆民族经济发展史》中, 有部分内容论述了山西商民在蒙古高原上的贸易活动, 促进了塞外边疆地区商业城镇和集市贸易的发展。不久, 卢明辉、刘衍坤在《旅蒙商》一书中, 对清代山西商民在塞外蒙古地区的贸易活动进行了专门性的研究。陈东升的《清代旅蒙商初探》, 钱占元的《旅蒙商的兴衰》, 邢野、王新民主编的《旅蒙商通览》及顾育豹的《走西口的旅蒙晋商》, 从不同程度探析了山西商民的兴起、发展和衰落过程。刘建生、刘鹏生等着的《晋商研究》, 张正明、孙丽萍、白雷主编的《中国晋商研究》, 刘建生的《晋商信用制度及其变迁研究》引入历史制度分析方法, 综合运用相关经济学原理和方法, 建立了一个适宜于晋商信用制度研究的新的分析框架和理论模式, 对晋商的信用制度安排及其长期变迁过程中的相关问题进行了实证分析与综合研究。作者对晋商经营管理、兴衰探索、山西票号性质及作用的最新研究成果, 从不同侧面探讨了晋商在近500年历史画卷中的运行轨迹。高春平的《诚信晋商与信用山西》1, 张君浩的《旅蒙商行“大盛魁”的经营管理特色》, 范维令、刘晓东的《近代畜牧业产业化经营的典范——元盛德》, 系统地论述和总结了晋商的经营理念、经营方法、经营制度、兴衰探索、山西票号性质及晋商生活、晋商历史地位等, 对于发扬我国优秀传统文化有一定的现实借鉴意义。李学诚的《旅蒙商与内蒙古西部地区经济文化变迁》、王秀艳的《旅蒙商与呼伦贝尔地区少数民族经济文化的变迁》、鲍海燕的《旅蒙商对呼和浩特的影响》, 研究了晋商在塞外蒙古地区建立的商号对内蒙古部分商业城镇的影响。

  笔者曾在《杀虎口与茶马古道:中国茶叶贸易与山西商人》一文中介绍清代以来杀虎口税关与汉族商民茶叶贸易相关问题, 后在《明清边关贸易的民族学审视——以杀虎口为例》中, 以杀虎口为中心, 探讨过明清边关贸易活动相关问题, 论及杀虎口与北方民族关系、民族文化与民族经济之间的联系。2017年8月, 本人在中国蒙古史学术研讨会上做了题为《清代以来杀虎口与归绥相关问题探究》的演讲, 曾提道:清代以来, 伴随杀虎口与归绥地区行政建制的逐步完善, 交通体系、经济贸易体系、社会文化体系形成了特殊的系统, 出现了以北方草原文化为基础并融入内地农耕文化而形成的一种多元并存的格局, 具有丰富的包容性和鲜明的民族个性, 它是历经北方各民族的传承积蓄和不断创造而形成的特色鲜明的地域性文化。在前人搜集的资料以及诸多研究的基础上, 本文除利用内蒙古土左旗档案馆所藏《归化城副都统衙门档案》及蒙古国国家档案局所藏有关清代旅蒙商档案, 继续探讨清代山西商民在塞外蒙古地区贸易活动外, 对以往较少被关注的商业贸易中的文化交流, 尤其是商品文化内涵加以考察, 希望能对清代山西商民塞外蒙古地区贸易中的文化交流研究增添另一面向。

  一

  清代前期, 塞外蒙古地区政治还不是很稳定, 这里的民族结构非常复杂, 生产方式也多样化, 文化与风俗习惯差异比较大, 故而清政府在这里实行军政合一管理体制。在军事上, 除了八旗驻防官兵以外, 还有绿营兵。

  谕兵部:大同右卫驻剳大兵, 有事则大同总兵官偕行, 其镇标及杀虎口协镇步兵, 俱当充为骑兵, 尔部其议之。寻议:大同镇标步兵一千四百四十四名, 杀虎口协镇步兵八百名, 俱请改为骑兵。需马二千二百四十四匹, 应动支本省朋扣银两, 令本镇买给。从之。……壬午。兵部提建威将军希福, 请将大同绿旗兵三千, 令总兵官率之与臣等同行。又镶蓝蒙古旗分察哈尔兵近杀虎口居住, 其八旗察哈尔俱接壤而居, 丁壮整齐, 秋高马肥。请将伊等前锋护军、骁骑酌量派发, 附各旗, 遣至臣等军前。[1]

  大学士等议覆, 绥远城将军补熙奏称:绥远城驻防之家, 选列等复仇兵丁生齿渐多, 粮饷不敷养赡, 日久生计愈艰, 宜及时酌办等语。查此项兵丁原系八旗家奴, 恩赏给伊主身价赎出, 作为另户, 移驻绥远城。现在内有领催、前锋、马甲、匠役等共二千四百名, 年来户口日繁, 其十岁以上渐次成丁者, 已有六千四百余名口, 自应早筹生计。从前, 乾隆六年该将军条奏:杀虎口内外一带地方添设靖远营一案。兵部议准由大同镇、杀虎协二处所辖, 抽出马步兵共五百名拨往, 并设都司、千总各一员, 把总四员, 于乾隆十年移驻。伏念绥远城与靖远营甚近, 此五百名兵缺, 即于绥远城驻防派往马兵一百七十名, 以领催前锋顶补。步兵三百三十名以兵丁顶补。千总于骁骑校内, 把总于领催前锋内拣补。其现在靖远营兵丁, 抽拨未久令回原处。此外尚余兵一千九百名。查直隶、山西二省现在兵额甚多, 应即分派该二省顶补绿旗兵缺。[2]

  为了便于蒙汉人民和谐共处, 更好地保证民族经济良好发展, 清政府在塞外蒙古地区完善了地方行政管理体制, 实行了多元管理体制, 推行了盟旗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 这种因地制宜的民族管理政策对保证塞外蒙古地区的稳固与安全起到了积极的作用。随着清政府开发力度的加强, 塞外蒙古地区与内地中原的经济往来更加频繁, 与周边少数民族之间的经济贸易也更加多样化。清前期漠南的张家口、杀虎口、归化城、多伦诺尔等地, 漠北的库伦、恰克图、乌里雅苏台、科布多、唐努乌梁海等地, 民族贸易十分兴盛, 经商者主要来自北京、山西两地, 也称京晋两帮。“两帮比较, 晋帮占十分之七, 京帮占十分之三。康熙年间库伦有山西商人来此经商, 共有十二家。当时商会之组织, 即为十二家各举一商董, 称为十二甲首, 在东营子造屋办公”[3]1。及至清末民初, 库伦地区的经商者已经上万人了, 库伦已经变成整个漠北蒙古的商业批发和零售中心。从内地运过来的货物有砖茶、生烟、粗洋布、褡裢布、爱国布、绸缎等, 从这里运出去的货物有老羊皮、羊毛、羔皮、马皮、狼皮、狐皮、蘑菇、鹿茸、羚羊角等。

  山西商民在这里从事商贸活动种类很多, 大致有四种类型:通事业、居间业、杂货业和谷蔬业。其中通事业指专门为各旗王公、扎萨克采办物品的商号, 那些王公贵族日常生活所需, 全部依赖于此行业商民。有时候王公急需用钱款, 也可先由从事通事业的商民借贷, 月息按三分算, 如一年之内还清本钱, 利息可免;如果超过一年, 不足三年, 则要求连本带利都还清;如果是三年以上, 那么除了还清本钱, 还要利息加利息。然而那些蒙古王爷们好像对那点利息并不在意, 因为他们有成千上万的牛羊马匹, 以及成群结队的骆驼, 到时候可以用它们作价充抵。其实这正好符合通事业者经商心理, 他们正好将这些牲畜贩回归绥, 以此获得高额利润。经营此项业务的主要是大盛魁和天义德两家, 而掌管这两家商号的都是山西人。居间业则是专指那些商贩的屯转处, 所有行粮贾客, 都会依赖这个居间业给予介绍, 然后再按照买卖物价, 酌情抽取佣金, 这与内地的行栈性质相同。杂货业是专指从事贩运各种杂货的行业, 诸如将内地的米、面、茶、烟、布匹、瓷器等日常生活用品及铁制农具之类的生产用具源源不断地运过来, 再将所获丰富的农畜产品、药材等也不断地输入内地。谷蔬业是指那些专门在蒙古地区租种地亩的行业, 他们把收获的谷物、菜蔬销售于蒙古族群众, 他们是农商兼顾。

扫一扫手机打开当前页
二维码
关键词:清代 晋帮 塞外蒙古地区 贸易 文化交流 

上一篇:郑珍母教思想中的“尚拙朴”教子观探究

下一篇:温室内蔬菜生产机械化作业智能平台构建

会员注册 | 网站简介 | 服务协议 | 广告服务 | 官方微博 | 在线投稿 | 客服中心
编辑QQ:109532255  E-mail:109532255@qq.com  微信公众号:好文学  QQ群:198926868
Copyright ©2013- 好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8002533号  Powered by haowenxu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