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杂文 > 学术论文 > 当前位置:学术论文

民国我国教育督导主要内容探究

时间:2019-04-12 09:00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评论:- 小 + 大

  摘    要: 民国时期中国教育在晚清“官督”视导制度的基础上, 经过借鉴、吸收与改进, 逐步形成了“官督”与“自查”相结合的二元并行制度, 这也标志着近代中国视导制度的成熟。在制度运行过程中, 问题重重, 集中表现在工作重复, 分区不分工;人少事多, 督导不充分;督学自身能力差, 督导方式不合理等方面。在社会舆论的推动下, 教育相关部门也针对上述问题做出了相应调整, 对我国近代教育的发展具有一定的作用与影响, 但整体来看, 督导效果并不十分理想, 即便如此, 其经验和教训今天看来仍有借鉴意义。

  关键词: 民国时期; 视导制度; 督导方式; 督学;

  Abstract: The dual parallel system of “official supervision” and “self-examination” gradually formed after learning, absorbing and improving the “official supervision” system in the late Qing dynasty, which also marked the maturity of the modern Chinese supervision system during the republic of China. There were many problems in the process of the system operation, including problems in repetitive work and division of labor; insufficient supervision because of less people and more work, the ability of supervisors was poor, supervision mode was unreasonable and so on. Under the promotion of public opinion, relevant education departments also made corresponding adjustments to the above problems, which played a certain role and influence on the development of education in modern China. However, the effect of supervision was not very good in an overall view. Even so, its experience and lessons still had referential significance.

  Keyword: The Period of Republic of China; Educational Supervision System; The Way of Supervision; Educational Supervisor;

  教育督导的意义为“视察与辅导是也”[1]106, 其在民国时期的实践, 对中国各级教育的发展具有较大作用, 是研究中国近代教育史的重要视角。在当今学术界, 对该问题虽有一定程度的关注, 但大都局部性较强, 或从视导制度角度进行探讨, 或探讨河南、山西等地方的督导实践1, 鲜有制度与实践相结合的整体性论述, 本文试图从该角度对民国时期中国的教育督导进行探析。在占有大量档案、报刊等一手史料的基础上, 运用历史学、教育学以及社会学等多学科交叉的研究方法, 一方面阐释该时期教育督导实践的问题与调整、成功与失败, 以展现民国时期教育督导的整体面貌, 并分析其原因, 进一步作出客观评价;另一方面, 作为教育史的重要组成部分, 可从侧面反映出民国社会变迁, 以史为鉴, 为当今的教育督导提供历史参考。

  一、民国时期“官督”与“自查”相结合的视导制度形成

  晚清, 为适应教育改革的推进, 在借鉴国外教育督导经验的基础上, 中国“官督”视导制度已具雏形。民国时期, 在沿用晚清“官督”视导制度的同时, 结合当时教育的实际状况, 在该制度中加入了“自查”的成分, 进而形成了“官督”与“自查”相结合的视导制度。

  (一) 晚清“官督”视导制度已具雏形

  晚清, “废科举、兴学堂”运动为主要内容的教育改革逐步兴起, 为了保证改革的顺利推进, 清政府借鉴日本的相关经验, 在全国范围内建立起了从中央到地方的“官督”视导制度。

民国我国教育督导主要内容探究

  其一, 就中央而言, 光绪三十二年 (1906) 清廷颁布《学部官制职守清单》, 规定设视学官12人以内, 官职为正五品视郎中, “专任巡视京外学务”[2]7, 其虽为“中国有视导人员之嚆矢”[3]53, 计划性也较强, 但由于政治因素的影响, 并未真正实行。宣统元年 (1909) 在上一文件的基础上, 又颁布《视学官章程》, 分全国为12学区, 每区按年派遣视学员一二人进行京外视察, 中央教育视导制度方正式建立, 但其章程精神并未完全履行。

  其二, 就地方而言, 地方教育视导制度亦始于光绪三十二年 (1906) , 学部向清廷奏陈《各省学务官制折》, 建议“提学使以下设省视学六人”, 并“承提学使之命令, 巡视各府、厅、州、县学务”[4]155;同时, 各厅、州、县“于劝学所设县视学一人”[2]7, 且“兼充学务总董”[5]282, 规定他们必须常驻各厅、州、县城, 并“以时巡察各乡村市镇学堂, 直到劝诱, 力求进步”[6]45。省视学人选“由提学使详请督抚札派”, 要求“曾习师范教育或出洋游学, 并曾充当学堂管理员或教员”, 同时“积有劳绩者”[3]53充任;县视学人选“由提学使札派充任”, 具体说来, 必须“选本籍绅衿年三十以外, 品行端方, 曾经出洋游历或曾习师范者”[5]282, 这样的选任条件在当时的教育环境下不可谓不高, 一定程度上保证了视导的效果。

  总体而言, 晚清政府初步建立了三级“官督”视导制度, 视学官、省视学及县视学虽“位置有大小, 权限有广狭”, 而且诸多章程之规定并未真正落实, 或执行效果时常不尽如人意, 但都是为了“巡视学务”, 力求“教育之发达”[4]155, 156, 并起到了一定的教育督导作用, 也为民国时期更为完善的视导制度建立奠定了基础, 从这个意义上讲是值得肯定的。

  (二) 民国时期对晚清视导制度的延续与改进

  民国肇兴, 学部改为教育部, 但视导制度“仍沿清末旧制”[2]7。随着教育改革的进一步推进, 特别是新学制在全国范围内的逐步推广, 晚清“官督”视导制度已不能适应新教育形式的发展, 民国教育部自1913年开始调整视导制度, 以期承担起“统辖全国学务之责”[7]109。

  其一, 就中央而言, 1913年教育部即颁布《视学规程 (十七条) 》, 仍采取分区视察的办法, 分全国为8个视学区域, 每区派视学2人, 定期或临时视察各该管区域。为进一步明确视学的责任义务、办事方式等直接影响视察效果之因素, 又于同年公布《视学处务细则 (十九条) 》《视学各部办事规程 (十二条) 》, 至此中央一级的视学规章“乃大体具备”[2]7。

  随着新式教育的逐步推进, 1928年依照教育部组织法第二十、二十二条之规定, 结合当时的实际情况, 对部级视导制度又作出调整, 首先是名称由“视学”改为“督学”, 蕴含监督、督促之意, 反映了民国政府加紧在全国范围内推行新式教育的迫切愿望;其次是取消分区视导的方式, 改为在全国范围内设中央督学4-6人, 以“视察及指导全国教育事宜”, 同时酌派部员“协同办理”[1]106, 权力较之前相对集中, 以便于达到“凡各省教育行政, 皆应随时周知, 以期有所施设”[7]109的效果。

  其二, 就地方而言, 地方教育视导情形一度陷入混乱, 各省教育行政机关“制度迭变, 或设教育科, 或设教育司”, 各县“设劝学所, 或设第三科, 或设教育公所, 或设学务委员”, 而且各级视学“设置与否、人员多少, 亦各不相同”[2]7, 甚至在1914年中央颁布的各省区官制中, 并未涉及省视学一职。而欲全面推行新式教育, 可谓困难重重, 所面临的境况是“地方情形远近不一”, 而且大量存在“风气否塞之地”“士习浮嚣之区”, 急需“极力劝导, 以徐俟其开通”, 同时“严定范围, 以渐防其流弊”[7]109。可见, 派员视察“实不容缓”, 唯有如此, 才能“因时制宜, 徐图整顿”[7]109。

  各省巡按使当然深知此种情形, 相继电询裁留办法, 教育部作出“仍留省视学”的决定, 并“设置道、县视学, 每道至少二人, 每县至少一人”[2]7, 但在实际运行中, 由于道视学“事权不清, 视察常生障碍”[2]7, 而加以裁撤。1917年颁布《省视学规程》《县视学规程》, 规定省视学定4-6人, 县视学1-3人, 具体数目“以各省县之等级而定”[2]7, 标志着地方省县视导制度初步成立。

  在之后十余年的运行中, 此种视导制度在各省“至为分歧”, 所谓“各省县办法、名称及数额, 均不能一致”[2]7。于是, 1929年教育部颁布《省市督学规程》, 进一步明确地方各级督学的设置与权限, 即各省教育厅设督学4-8人, 各市教育局设督学2-4人, “承主管长官之命, 视察及指导各该管区域内教育事业”[1]106;各县教育局设督学1-2人, “负全县视察及指导教育事宜之责”[1]106;各县教育局每学区设教育委员1人, “秉承教育局长, 办理本学区内教育事宜”[1]106。至此, 地方教育视导制度方正式确立, 一直延续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另外, 民国教育部门也要求被视导者自查, 作为视导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 要求各县各学区“应试办中心小学, 以每学区设立一所为原则, 中心小学除普通小学所有职责外, 并有各项协助推进本区教育事宜”, 各地方教育厅“于各师范区师范学校附属小学内, 设初等教育指导员二人至三人, 指导各该区域之初等教育”[1]106。同时, 认为教育局长或教育厅长“均当抽出一部分时间, 去视察各处的教育及予以相当的指导, 他们的行政事务, 固甚繁杂, 欲求有精密的视察和有系统的指导, 固甚困难, 但规定全盘视导的计划及联络督学或视导员的工作, 乃是必要的”[8]23。各校校长“亦有视导的责任”, 认为校长的重要职务之一就是“督促、鼓励及指导教师, 使其在职务中得有继续的进步”, 而且该项工作“应占校长全部办事时间百分之四十”[8]23。对于教师本身来讲, 也要求“如他人来视导一样, 时常审查自己的教学成绩, 以为改进的根据”, 并“继续接受训练及努力研究”, 力谋“学识与技能的增进”[8]23。

扫一扫手机打开当前页
二维码
关键词:民国时期 视导制度 督导方式 督学 

上一篇:各国教育督导评价制度的现状比较

下一篇:信息技术在基础会计课堂中的运用意义

会员注册 | 网站简介 | 服务协议 | 广告服务 | 官方微博 | 在线投稿 | 客服中心
编辑QQ:109532255  E-mail:jinming@jinming.net  微信公众号:好文学  QQ群:198926868
Copyright ©2013- 好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4007638号  Powered by haowenxu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