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杂文 > 学术论文 > 当前位置:学术论文

如何识别与认定集资中的“非法占有目的”

时间:2019-04-09 13:00  点击: 次  来源:好文学  作者:编辑  评论:- 小 + 大

  摘    要: 为了达到正确适用集资诈骗罪的目的, 对该罪“非法占有目的”进行分析界定则十分必要“。非法占有目的”的涵义应是指以非法所有为目的。实质性把握刑法关于认定非法占有目的的推定规则, 并非只要集资人的行为符合司法推定的行为模式就认定其具有非法占有目的。为了正确认定非法占有目的, 在立法上应建立反向司法推定模式与现有的正向推定相结合, 诉讼中重视诉讼双方证伪作用的发挥并且审判过程中也应吸纳金融背景的陪审员参与对集资诈骗案的审理。

  关键词: 集资诈骗罪; 非法占有目的; 金融犯罪;

  我国1979年《刑法》并未规定集资诈骗罪, 只规定了普通的诈骗罪。若司法实践中遇有以虚构事实或隐瞒真相的方法诈骗社会不特定多数人的财物, 则以79《刑法》第152条的诈骗罪定罪处罚。1995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出台了《关于惩治破坏金融秩序犯罪的决定》 (以下称“决定”) , 该《决定》设置了7种金融诈骗罪, 其中就包括集资诈骗罪。1997年《刑法》将7种金融诈骗犯罪列为第三章第6节, 并增添有价证券诈骗罪, 共同组成现行刑法的8种金融诈骗罪。在这8种金融诈骗罪中集资诈骗罪、贷款诈骗罪以及恶意透支的信用卡诈骗罪明确规定了“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但是自集资诈骗罪产生以来, 对其“非法占有目的”就争论从未停歇。首先, 非法占有目的的内涵在理论与实践上都没有形成一个统一明确的观点, “非法占有目的”的内涵不同可能会直接影响到司法实践中关于集资诈骗罪的罪与非罪的问题。其次, 我国刑法对集资诈骗罪的“非法占有目的”的认定主要是通过正向的司法推定进行, 相关司法解释主要有三个:1996年的《关于审理诈骗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释》 (以下称《96解释》) 、2001年的《全国法院审理金融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议纪要》 (以下称《01纪要》) 以及2010年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以下称《10解释》) 。这三类文件都规定了一些行为, 以行为的外在表现来推定行为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 但是, 单单从几种类型化的行为模型并不能准确认定行为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因此, 如何认知并应用司法推定便成为司法实践中认定“非法占有目的”的重要问题。最后, 刑法不理会无外在行为表现的主观意图。在金融商业领域中, 商事行为表现多样, 在正向司法推定之外, 如何准确地识别与认定“非法占有目的”则是理论与实践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一、“非法占有目的”内涵明晰

  “占有”的概念不仅在刑法上多有出现, 在民法上更是其理论基石之一。在民法上, “占有”是指所有权的权能之一, 是与使用、收益、处分相并列, “非法占有”则是没有合法缘由侵犯他人对事物的管领和控制的事实状态。刑法上“非法占有”的涵义在理论上有三种不同的观点。

  第一种观点“非法占有说”认为刑法上的占有就是所有权的权能而不是所有权本身或者其他。这种观点的优势在于在民法与刑法之间达成了形式上的统一性, 是我国通读的观点。其不足在于忽视民刑之间对“非法占有”要求的差异性, 仅从表面字词上强行要求民刑的一致性。在民法中, 占有是行为人对财物控制和管领的事实状态。这种占有大多属于暂时性的, 因为永久性的占有与所有无异。民法之所以不允许平等主体之间进行非法占有, 主要是由于民法要维护具体平等主体之间的秩序性和稳定性, 而且对占有秩序的维护也通常是要求侵占人“返还原物”等方式进行, 如果没有其他恶劣因素, 并不上升到“惩罚”的地步。但是刑法上规定的“非法占有”作为犯罪成立的主观因素, 是利用国家强制力进行惩治的主观前提要件。更高强度的惩罚标准相对应的应该是对“非法占有目的”更高层次的认定标准, 这也是刑法谦抑性的要求。如果刑法上的非法占有与民法上的非法占有内涵一样, 则会形成实质上的不协调。

如何识别与认定集资中的“非法占有目的”

  第二种观点“非法获利说”关注行为人在商事领域的主观获利目的, 具有一定的合理性, 因为集资诈骗罪作为金融领域的范围, 集资人之所以以进行集资诈骗行为, 大多也是为了获得利益。这就与普通的诈骗罪相区别, 关注到金融领域的集资诈骗行为的特殊性。但是这种观点也具有缺陷, 将通常情形当作一般标准会导致不合理的缩减了罪名的成立范围, 放纵犯罪。其不合理之原因在于在集资诈骗领域, 有一部分集资人可能确实没有获利的目的, 而实施了集资诈骗行为, 这种集资行为仍给金融管理秩序及公民的财产造成了破坏, 该罪的法益已经受到侵害, 行为也符合集资诈骗罪的其他要件要素, 倘若不予进行定罪处罚, 是极其不适当的。而非法占有目的涵盖范围要广于非法获利, 其能够包含该获利主观下所有的集资诈骗行为, 有利于保护我国刑法集资诈骗罪的法益。把行为的通常情形当作一般条件是我国刑法理论经常出现的问题。例如有的学者将盗窃罪的行为方式局限于秘密窃取, 这既不符合现实情况, 也不利于法益保护。

  笔者认为, 第三种观点“非法所有说”更具合理性。原因有三:第一, “非法所有说”将刑法集资诈骗罪的条款中的“占有”一词解释为“所有”, 实现了民法与刑法在该语境下的内在协调。刑法的措施比民法的措施更加严厉, 相应地, 达到刑法惩罚要求的构成要素不能与民法要素处于同一要求水平, 构成刑事责任的行为与目的体现出对社会法益的严重侵害。这有金融刑事立法过度扩张之嫌。金融刑事立法的过度扩张模糊刑法与民法的界限, 刑法过度干预金融领域, 既损害市场的自主经营权, 又侵害了公民人权。[1]第二, “非法所有”语义的涵盖范围比“非法获利”较广泛一些, 以具有“非法所有”目的对行为人进行定罪量刑有利于保护他人财物的所有权。第三, “非法所有说”更符合商事交易领域特性。在商事领域, 效率与利益是第一位的, 在公司运行过程中资金紧缺的问题时有发生。那么尽快且便捷地筹集资金就成了很多公司解决公司资金链的共同选择, 这也是民间借贷产生的原因之一, 而很多集资行为在法律依据或程序方面是不合法的, 因此很容易成立民法上的“非法占有”。但是集资人是存在还本付息的明确意图, 在此情况下, 如果将其认定集资诈骗罪, 不仅违背了事实真相, 也损害了相关人员的合法权益。

  二、实质性把握司法推定

  主观目的需要通过外在行为进行推定, 我国推定非法占有目的的三份文件中《10解释》相较于《96解释》和《01纪要》, 不仅在时间上有更新, 在内容涵盖范围上也更加全面。现今认定集资诈骗罪的非法占有目的主要以《10解释》为准。[2]该《解释》规定了7种推定行为和1条兜底条款。有学者认为对于法律规定的推定行为, 如果集资人的行为使用诈骗方法, 并且符合《解释》规定的行为模式, 即可直接认定集资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 并构成集资诈骗罪。[3]实践中也存在直接僵硬地适用法律推定的情况, 使大量虽然表面上符合法律推定, 但并无“非法占有目的”的集资行为被认定为集资诈骗罪。对此, 一方面是因为司法实践人员在认定非法占有目的方面的惰性与粗糙, 另一方面, 也是由于《解释》规定的这7种推定行为在适用上却有模糊性。因此, 必须对这7项条款进行实质性把握, 其实质性标准就是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需要强调的是笔者对该解释条文的认定观点都是在既定的法律规范的范围之下, 并不涉及对条款合理与否、存废与否的争论。法律人的任务是合理地解释法律, 而不是批判法律。

  第一, “明显不成比例”认定。该项在司法实践中适用率并不是很高, 其主要原因在于“明显不成比例”的标准太过模糊。审判人员难以把握。同时担心如果完全行使自由裁判权, 会带来同案不同判的负面司法现象, 进而影响对集资诈骗罪的打击效果。[4]对模糊的标准进行具体的量化认定是不可行的, 因为现实案件的具体情况总是各有不同的。在现有规定的条件下, 以审判人员通过对行为人用于生产经营活动的资金与筹集资金规模的比例可以明显地认识到其是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将少部分资金用于生产经营, 而将其他大部分资金用于非生产经营方面, 此时, 集资人所进行的生产经营只是其集资诈骗的假象与借口。当然, 即使以这种实质性标准去把握比例差异仍具有主观性。但是这是不可避免, 完全的定量化是不可实现。审判人员以实质性标准去认定比例差异, 即使司法审判中出现“同案不同判”的现象, 只要差异不是特别巨大, 其审判结果仍是在合理的范围之内。

扫一扫手机打开当前页
二维码
关键词:集资诈骗罪 非法占有目的 金融犯罪 

上一篇:冶金工程中焦炭结构与特点的研究综述

下一篇:环境刑法中的环境犯罪问题探讨

会员注册 | 网站简介 | 服务协议 | 广告服务 | 官方微博 | 在线投稿 | 客服中心
编辑QQ:109532255  E-mail:jinming@jinming.net  微信公众号:好文学  QQ群:198926868
Copyright ©2013- 好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4007638号  Powered by haowenxu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