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杂文 > 学术论文 > 当前位置:学术论文

马克思对分配非正义的论述

时间:2019-04-08 19:00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评论:- 小 + 大

  摘    要: 马克思基于社会历史发展的视角阐释了其分配非正义的思想:前资本主义社会人的依赖基础上的分配非正义、资本主义社会物的依赖基础上的分配非正义、社会主义社会偶然基础上的分配非正义。上述分配非正义显然诉诸于一种理想的正义分配标准, 即共产主义社会人的自由全面发展基础上的分配正义。马克思经典社会主义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疏裂使我国的分配非正义呈现出特殊性:物的依赖基础上的分配非正义与偶然基础上的分配非正义兼存并突具新特点。科学把握马克思分配非正义的历史面像既要坚守分配正义的实现依赖一定的物质基础, 又要削减物的依赖和偶然基础上的分配不正义, 逐步践行社会发展的价值旨归。

  关键词: 分配非正义; 历史脉络; 当代追索;

  Abstract: Marx explained the thought of distributing injustice based on the perspective of social history development: The distributive injustice based on human dependence of the former capitalist society, the distributive injustice based on material dependence of the capitalist society, the distributive injustice based on contingency of the socialist society. The above distributive injustice clearly appeals to an ideal standard of distributive justice, namely the distributive justice based on human's free and all-round development of the communist society. The dissociation of Marx's classical socialism and 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makes the distributive injustice of our country special: the distributive injustice based on material dependence and contingency is both existing and presents new characteristics. To understand Marx's Thought of distributive injustice scientifically is not only to adhere to the realization of distributive justice depends on a certain material basis, but also to reduce the dependence of objects and accidental distribution of injustice, and gradually practice the value of social development.

  Keyword: distributive injustice; social and historical development; the contemporary recourse;

  马克思关于分配非正义的论述对分析我国的分配问题具有生命力和启示意义。分配问题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 只有构造好民生的安全阀, 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 不断削减物的依赖和偶然基础上的分配不正义, 创造物质基础, 方能真正实现分配正义。

  一、基于社会历史发展的分配非正义

  (一) 前资本主义社会的分配非正义:人的依赖基础上的分配非正义

  前资本主义社会, 处于从属地位的奴隶或农奴因政治、军事、文化等强制力直接依附于其主人, 这种从属地位是固化的, 既无从选择, 也无可流动, 正如泰勒所言, 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虽等级互需、互补, 但又无法实现纵向交互[1]。处于从属地位的人往往不是共和国的主人, 而是主人的所有物, 罗马法曾写道, “奴隶处于主人的权力之外, 这种权力渊源于万民法, 因为我们可以注意到, 无论哪个民族, 主人对于奴隶都有生杀之权, 奴隶所取得的东西, 都是为主人取得的”。更甚者, 奴隶和农奴被视作生产工具, 与附属于土地的牲畜无异, 只是在生产和创造财富方面更有利而已。对此, 马克思指出:“奴隶同他的劳动的客观条件没有任何关系;而劳动本身, 无论是奴隶形式的, 还是农奴形式的, 都被作为生产的无机条件与其他自然物列为一类, 即与牲畜并列, 或者是土地的附属物。”[2]在这种绝对的人身依赖情况下, 奴隶和农奴在分配上处于被剥削地位是必然的, 无论盘剥他们的是雅典的贵族, 伊特鲁里亚的神权政治首领, 美国的奴隶主还是瓦拉几亚的领主, 社会财富的流动都是单向的、强制性的, 分配的天平绝对地倾斜向了有“产”阶级 (“产”既指生产资料, 又指奴隶和农奴自身) 。对此, 罗默也曾指出, 封建社会的分配不平等在于一些人直接为一些人所有, 从而其劳动成果也自然拱手相呈。埃尔斯特把前资本主义社会的分配不正义称为非市场剥削, 即通过超经济的强制占有社会剩余, 剥削劳动者, 这种超经济的强制是以人身依附制度为前提的[3], 马克思指出:“要从小农身上为名义上的地主榨取剩余劳动, 只能通过超经济的强制, 而不管这种强制采取什么形式。使这种小农和奴隶经济或种植园经济区别开来的是, 奴隶要用别人的生产条件从事劳动, 并且不是独立的。所以这里必须有人身的依附关系, 必须有不管什么程度的人身不自由和人身作为土地的附属物对土地的依附, 必须有本来意义的依附制度。”[4]

马克思对分配非正义的论述

  (二) 资本主义社会的分配非正义:物的依赖基础上的分配非正义

  关于资本主义社会的分配是否正义的论题争议较大。20世纪70年代, 塔克—伍德命题指出马克思并没有否定资本主义分配的正义性, 资本主义的分配方式是最适合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的, 并引用马克思“只要与生产方式相适应, 相一致, 就是正义的;只要与生产方式相矛盾, 就是非正义的”作为佐证。对此, 胡萨米提出正义观的阶级差别, 力图用无产阶级的正义观论证资本主义分配的非正义性。国内对塔克—伍德命题介绍和评论的较多, 是因为其内部逻辑的复杂性和坚固性, 其敏锐的察觉到正义在马克思的话语体系中是一个受限、有缺陷的概念。其实, 除胡萨米之外, 西方众多学者从不同的视角论证了资本主义社会分配的非正义:罗默认为资本主义社会分配的不正义在于财富原始积累的不正义, 而私有财产制度又使这种不正义得以遗传和世代累积;科亨认为资本主义社会分配的不正义在于剩余价值的强制性流动, 这与资本家出身是否干净无涉;布尔扎克认为资本主义社会分配的不正义在于被剥削者权利和责任失衡;德玛蒂诺认为资本主义社会分配的不正义在于劳动者付出与所得脱钩, 整个社会剩余价值的增加与劳动者的报酬反相关。

  上述西方马克思主义者论证的价值指向是资本主义社会分配非正义, 诚然, 马克思对资本主义分配给予了一定肯定, 因为在这种分配形式下人身依附丧失了合法性, 社会流动的机会是开放的, 劳动能力成为劳动者的自有财产, 这使分配上的博弈变得可能, 但这并不代表马克思认同资本主义分配是正义的, 否则马克思也不会将资本主义分配方式放到历史审判台。如果说前资本主义社会不正义的分配主要是流向奴隶主和封建权贵用于享受性消费, 这种消费尚是有限的, 那资本主义社会在资本逻辑的作用下获取财富的欲望则是无限的, 从这方面来说, 资本主义剥削更甚, 分配不正义亦更甚。纵然“与生产方式相适应, 相一致, 就是正义的”, 若物的依赖基础上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都丧失了正义性, 那它所决定的分配方式又如何自证其正义性呢?

  总体而言, 马克思对资本主义分配非正义的论证主要分为经济和道德两个维度。从经济维度上说:1.资本原始积累非正义。为了满足资本增值和加速拓展的需要, 资本原始积累是暴力和血腥的, 资本的胚胎是靠农民的血泪和殖民地人民的髓肉滋养的, 资本胚胎的成长过程伴随着剥夺、压榨、索取和劳动者的一无所有, 资本的成长和积累史既是一部血泪史, 又是一部掠夺史, 资本自出生起, 每个毛孔无不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2.资本主义生产方式非正义。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 生产不再是出于满足人们的需要, 而是资本逐利逻辑使然, 资本不会顾及劳动力寿命的长短, 而只会关心劳动力是否得到了最大限度的使用, 工人们只要还有一块肉、一根筋、一滴血可供榨取, 吸血鬼就绝不会罢休。资本主义私有制排除了劳动者与生产资料结合的可能性, 资本逻辑充分运作, 资本在精力、贪婪和效率追求方面更甚, 劳动者受到的剥削、奴役亦更甚, 资本对人的统治比“赫斐斯塔司的楔子把普罗米修斯钉在岩石上钉得还要牢”, 工人只能在“资本的札格纳特车轮下”悲嚎。在资本逻辑的运作下, 人成为物的奴隶, 无止境的追求物质财富成为个人自我实现的主要途径。3.财富积累非正义。资本家为了实现财富积累, 最大限度的获取剩余价值, 不仅突破了工作日的道德极限, 而且突破了工作日的纯粹身体的极限。它克扣吃饭时间, 尽量把吃饭时间并入生产过程本身, 随着资本家财富积累的增多, 资本有机构成不断提高, 产业后备军的数量不断增加, 整个社会分为两级, 一级是财富的增长, 另一级是贫困的累积。[5]从道德维度上说, 资本主义的分配方式不仅表现为资本家对无产者的压迫和掠夺, 更主要的表现为它使整个剥削者和被剥削者都丧失了自我且在这个过程中沦为物的奴隶。剥削者获知自我依赖于他人的劳动, 从这种意义上说, 他并没有成为自身的主人, 而是以对他人劳动依赖的形式, 占有了他人的自由成果, 离开了劳动者, 剥削者即无法生存, 如此, 他不仅成为了劳动者的奴隶, 也成为了物的奴隶。被剥削者在整个劳动过程中不是肯定自我, 而是否定自我, 劳动的产品不为劳动者所支配和拥有, 反而成为一种异己的力量, 反对和奴役着劳动者自身。在资本主义社会, 物对剥削者和被剥削者奴役的形式不同, 但是, 在使人不称其为人这一点上, 却是相同的。[6]

  (三) 社会主义社会的分配非正义:偶然基础上的分配非正义

扫一扫手机打开当前页
二维码
关键词:分配非正义 历史脉络 当代追索 

上一篇:亚当·斯密和墨子对经济发展的认识比较

下一篇:近十年烟台港发展情况的计量分析

会员注册 | 网站简介 | 服务协议 | 广告服务 | 官方微博 | 在线投稿 | 客服中心
编辑QQ:109532255  E-mail:109532255@qq.com  微信公众号:好文学  QQ群:198926868
Copyright ©2013- 好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8002533号  Powered by haowenxu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