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杂文 > 学术论文 > 当前位置:学术论文

数字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学批判

时间:2019-04-06 21:00  点击: 次  来源:好文学  作者:佚名  评论:- 小 + 大

  摘    要: 随着人工智能、云计算等信息技术的发展, 依托数字而存在的一种新型资本—数字资本应运而生。它是继产业资本、金融资本而后出现的第三种资本样态, 三者之间是密不可分的。数字资本的产生, 也催生了数字资本主义这一资本主义的新类型。数字资本主义以数字为“资本芯”, 具有依赖性、隐蔽性、渗透性的基本特征, 以获取剩余价值、实现资本增值为最终目的, 极易引发数字异化。当然, 事物的发展具有两面性, 数字资本主义对于新技术、新业态的发展, 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具有一定的促进作用。新时代下, 以一种辩证发展的视角对数字资本主义进行政治经济学批判具有一定的必要性。

  关键词: 资本; 数字资本主义; 基本特征; 双重影响; 方法论自觉;

  Abstract: With the development of information technology such as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nd cloud computing, a new type of capital, digital capital, emerges as the times require. It is the third form of capital after industrial capital and financial capital, which are inseparable. The emergence of digital capital has also given birth to the new type of capitalism of digital capitalism. Digital capitalism takes numbers as “capital core”and has the basic characteristics of dependence, concealment and penetration. The ultimate goal of digital capitalism is to obtain surplus value and realize capital appreciation. It is easy to cause digital alienation. Of course, the development of things has two sides, digital capitalism for the development of new technologies, new forms of business, the transformation and upgrading of traditional industries have a certain role in promoting. In the new era, it is necessary to criticize digital capitalism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dialectical development.

  Keyword: capital; digital capitalism; basic characteristics; dual influence; methodological consciousness;

  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各类应用软件的下载、惟数字化意识形态的浓重, 人类正逐步走进数字时代。与此同时, 资本的样态也由产业资本、金融资本逐步向数字资本转变, 数字资本主义一种新型的资本主义类型随之诞生。所谓的数字资本主义是以信息技术为支撑、以数字为基本内核, 以获取剩余价值、实现资本积累为根本目的, 从而对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产生重大影响的一种新的资本主义类型。要进一步理清数字资本的运作方式及其影响, 那么, 从马克思主义视域下对数字资本主义进行政治经济学批判显得尤为重要。同时, 对于书写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新篇章具有重大意义。

  一、资本形态的演变历程

  数字资本并不是凭空产生的, 它是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以及继产业资本、金融资本基础上而产生的一种新的资本存在形态。要想清楚地理解数字资本, 首先要弄清楚资本的实质以及资本形态的演变历程。

数字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学批判

  《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中, 马克思认为, 资本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普遍存在。“要害在于:如果说一切资本都是作为手段被用于新生产的对象化劳动, 那么, 并非所有作为手段被用于新生产的对象化劳动都是资本。资本被理解为物, 而没有被理解为关系。”[1]214从本质上而言, 资本是一种社会关系。资本主义发展初期, 马克思分析了作为资本的货币和货币的货币之间的关系, “作为资本的货币是超出了作为货币的货币的简单规定的一种货币规定。这可以看作是更高的实现, 正如可以说猿发展成为人一样。但是, 这里较低级的形式是作为包容较高级的形式的主体出现的。无论如何, 作为资本的货币不同于作为货币的货币。这个新的规定必须加以说明。”[1]206这里可以看出, 马克思认为作为资本的货币是对作为货币的货币的一种新的超越, 从而为进一步透析产业资本主义奠定了基础。事实上, 作为资本的货币和作为货币的货币之间具有根本性的差别。作为货币的货币是基于等价交换的原则, 在流通过程中实现增值, 而作为资本的货币则打破了传统的等价交换原则, 通过购买生产资料和劳动力, 在生产过程中剥削剩余价值, 从而导致不平等社会关系的产生。

  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 作为资本的货币逐渐为产业资本家所占据, 他们占据生产资料、凌驾于雇佣劳动力之上, 通过延长剩余劳动时间来获取利润, 实现资本增值。“本质上明明是工人通过劳动养活了资本家, 可却颠倒地表现为资本家发给工人工资并养活工人。真相明明是资本家用过去工人创造的死劳动与工人交换, 这种交换的实质是资本家获得了可以创造剩余价值的劳动源泉, 可是这种不平等在现象上却表现为一种恩慈和博爱。”[2]678这里, 我们可以看出产业资本主义凌驾于雇佣工人之上的不平等剥削关系。

  19世纪末20世纪初, 一种新的资本存在形态—金融资本产生, 随之金融资本主义诞生。金融资本的产生具有一定的历史原因。随着产业资本主义的迅猛发展, 资本主要集中于少数大资本家手中, 竞争更加激烈。此外, 能否实现资本的顺利流通直接关系到资本家的生死存亡, 为实现资本的顺利流通, 马克思曾指出借贷关系, 即有剩余资本的资本家将富余资本借贷给资本短缺的资本家。随着资本主义的进一步发展, 以信用为基本依托的银行业的崛起, 为富余资本的资本家提供了存储点, 同时也为短缺资本的资本家提供了借贷点, 原来的产业资本家之间的偶然性联系由于第三方平台的诞生演化为必然性联系。这样, 作为第三方平台的银行亦称为金融资本跃居产业资本之上, 直接控制着产业资本家的咽喉。“产业对银行的依赖, 是财产关系的结果。产业资本的一个不断增长的部分不属于使用它的产业资本家了。他们只有通过代表同他们相对立的所有者的银行, 才能获得对资本的支配。”[3]252金融资本为产业资本家提供融资平台的同时, 也间接的确立了自身凌驾于产业资本之上的权力。

  近几年, 随着人工智能、云计算等信息技术的迅速发展, 一种新型的资本形态—数字资本正在兴起。所谓的数字资本是一种基于数字来获取利润的资本存在样态。例如, 各类app应用软件作为沟通买方和卖方之间的平台, 通过收集买方的搜索数据记录, 借助云计算分析买方的购买倾向, 及时为买方推送相关的产品, 同时为卖方提供相关的数据计算结果, 从而为卖方调整销售模式提供了参照物。事实上, 我们可以看出, 电子商务平台在为买卖双方提供交易平台的同时, 也如金融资本一样, 产生了凌驾于买卖双方之上的“无形的手”, 而其中起关键作用的则是数据。数字之所以能够作为一种资本样态, 是因为它具有了一种普遍性的意义, 并且逐步成为一种支配性的力量。卢卡奇曾提到, “一种商品形式占支配地位, 对所有生活形式都有决定性影响的社会和一个商品形式只是短暂出现的社会之间的区别是质的区别。”[4]144这里强调商品是否获取支配地位、是否对社会具有决定性的影响, 在本质上是不同的。同理, 作为数字是否处于一种支配地位, 是否对社会产生决定性的影响是决定数字资本发展的关键所在。

  产业资本、金融资本、数字资本之间并不是割裂的, 三者之间是密不可分的。产业资本是基础、金融资本是中间界层、数字资本是资本样态的最新表现形式。金融资本、数字资本以产业资本为依托。无论金融资本还是数字资本怎样发达, 都离不开物质生产的支撑作用。虽然数字资本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虚弱了产业资本、金融资本的发展, 但是并不意味着产业资本、金融资本的消失, 反而数字资本的发展在一定程度弥补了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存在的一些不足。例如, 数字资本基于其数字化、精准化的特征改善了产业资本投资的盲目性, 为产业资本起到了“风向标”的作用。又如, 虽然支付宝此类的支付软件的应用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金融资本的作用但是它克服了大银行所无法实现的小额度贷款, 在一定程度上也促进了产业资本的发展。所以三者之间相互影响、彼此依存的关系。

  二、数字资本主义的基本特征

  相对应于数字资本的则是数字资本主义, 数字资本主义是顺应时代发展的一种新型资本主义形态。与传统的资本主义类型相比, 数字资本主义具有依赖性、隐蔽性、渗透性的基本特征。

  (一) 数字资本主义具有依赖性

  数字资本主义并不是单纯地以某一种具体数据为基础, 而是指借助云计算等信息技术的加工、创造所产生的具有某种抽象意义的一般数据。这些一般数据的获取有依赖于信息技术, 没有信息技术那么这些数据也就毫无意义, 更谈不上数字资本主义。由于信息技术的发展将资本主义的存在领域转为一般数据领域, 资本主义借助一般数据实现价值增值, 加快资本积累。由此可见, 数字资本主义对于信息技术具有依赖性。资本主义发展初期, 马克思曾就机器大生产表达过明确的认识“这里包含的, 不仅是科学力量的增长, 而且是科学力量已经表现为固定资本的尺度, 是科学力量得以实现和控制整个生产总体的范围、广度。”[5]150这里表明了机器大生产对于整个生产的重要性, 由此类推, 数字时代, 信息技术对于数字资本主义而言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扫一扫手机打开当前页
二维码
关键词:资本 数字资本主义 基本特征 双重影响 方法论自觉 

上一篇:食品安全快速检测技术探析

下一篇:资本主义财富生产观的主要内容及其发展

会员注册 | 网站简介 | 服务协议 | 广告服务 | 官方微博 | 在线投稿 | 客服中心
编辑QQ:109532255  E-mail:109532255@qq.com  微信公众号:好文学  QQ群:198926868
Copyright ©2013- 好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8002533号  Powered by haowenxu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