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杂文 > 学术论文 > 当前位置:学术论文

图书馆数据的著作权所有人探析

时间:2019-04-05 18:00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评论:- 小 + 大

  摘    要: [目的/意义]大数据背景下,图书馆在日常工作中产生了海量数据流,对这些数据进行规范治理成为图书馆目前迫切需要解决的议题。图书馆数据具有多种类型,分属不同数据主体,明确图书馆各类型数据主体的权利归属,是图书馆开展数据规范治理的首要前提。[方法/过程]结合现有知识产权法规,分类剖析图书馆各类型数据的主体权利归属,帮助图书馆在现阶段规避数据权纠纷,并为制定切合当前形势的数据法提供前期基础。[结果/结论]图书馆各种类型数据的主体权属并不是表面所呈现的那么简单,目前图书馆数据主体的界定只能依照现有知识产权法规中的相关条款进行界定,但在实践操作中存在不适用等障碍,时代呼吁尽快制定切合的数据法律规范体系。

  关键词: 图书馆数据; 数据主体; 权属关系; 数据立法;

  Abstract: [Purpose / significance] In the context of big data, the library generates massive data flow in its daily work, how to regulate and manage these data has become an urgent issue for libraries at present. There are many types of Library data, which belong to different data subjects, to clarify the ownership of the rights of different types of data subjects is the first prerequisite for the library to carry out data standardization management. [Method/ process] Combining with the existing intellectual prope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this paper classifies and analyses the ownership of the main rights of various types of data in libraries, which helps libraries avoid disputes over data rights at the present stage, and provides a preliminary basis for the formulation of data law suitable for the current situation.[Result/conclusion] The ownership of all kinds of data in library is not as simple as it appears on the surface, at present, the library data subject can only be defined in accordance with the relevant provisions of existing intellectual prope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however, there are some obstacles in practice, the era calls for the establishment of a data legal system as soon as possible.

  Keyword: library data; data subject; ownership relationship; data legislation;

  大数据时代,图书馆向新一轮数据图书馆、智慧图书馆转型。数据图书馆是数字图书馆的升级,是从资源的数字化向资源、空间、用户的数据化转变与丰富。数据图书馆服务是基于多源数据识别、保存、认知、交互的智慧化服务,如决策支撑、知识发现支撑、服务融合支撑等[1]。从数据生成的角度看,图书馆不仅在基于集成管理系统的业务流程中产生了大量的数据(包括图书馆的文献资源采编、典藏、各部门工作日志、读者信息等),而且通过网络各平台(图书馆网站、社交媒体平台)与用户的互动交流中也诞生了海量的数据流(用户访问数据、用户查询偏好、用户地理信息等),这些数据有着潜力巨大的利用价值。数据成为图书馆极为重要的隐性财富,也促使图书馆产生了对数据进行开发、研究的需求。

  现阶段针对图书馆数据所进行的研究,除对数据实际的开发利用(如数据挖掘及统计分析[2]、科研数据监管及利用[3,4,5])这类操作性极强的研究之外,集中在数据素养教育[6,7]、数据馆员培养及数据服务模式[8,9,10]等方面,专门针对图书馆数据主体着作权归属所进行的研究较少。图书馆确立数据主体的着作权归属,其实际意义与价值在于:①规避网络环境下多重主体职责不清所带来的侵权风险,一是帮助图书馆摆脱由于第三方侵权导致的连带责任(如数据库商的某些商业行为带来的侵权纠纷);二是为智慧图书馆的建设提供数据合理使用的法理基础(如图书馆引入人工智能技术开发的相关应用,必然要求调用大量图书馆数据)。②在大数据环境导致用户数据隐私边界迅速模糊和缩小的前提下,帮助图书馆规范数据治理流程,以期尽快推动制定个人数据保护的深层次立法规范。

图书馆数据的著作权所有人探析

  1 数据主体概念及其权利类型

  1.1 数据主体概念

  要准确定义数据主体,需要先厘清“数权”这个概念。随着数据成为一种无形却又至关重要的社会资源,“数据有价”的观念被广泛接受。类似于“物权”的提法,“数权”成为大数据时代专门针对数据保护以及开发利用的公民新权益。现代社会,知识产权已成为先于物权,并主宰物权的事实上的第一财产权[11]。数权是“信息的拥有和责任,所有权意味着权力和控制,信息的控制不仅包括访问、创建、修改、打包、衍生利益、销售或删除数据的能力,还包括将这些访问权限分配给他人的权利。”[12]换言之,“数权”可归纳为数据所有权人对数据拥有的知识产权,拥有这些权利的所有权人就是本文所称数据主体。由于数据具有可无限复制且几乎不增加新成本的特征,存在“一数多权”的现象,因此对数据主体的权利归属界定极为复杂。

  数据主体对“数权”的占有,分为公权和私权两个方向。公权也称数据主权,涉及数据的国家主权层面,体现为国家对其政权管辖地域内的数据享有的生成、传播、管理、控制、利用和保护的权利,其主体为国家,客体对应的是公权语境下的数据[13]。本文论述的数据主体,属于私权语境下的数据,范围界定为个人,这类数据主体对数据所拥有的个人数据权建立在数据主权基础上,可简单看作是个人数据权的主体,也即数据生成者(包括个人、公司法人、集体创作组织等)对数据进行采集和利用所形成的一系列权利集合。

  大数据时代,网络空间的国家数据主权容易受到威胁和挑战,人类越来越倚重以大数据为支柱的基础设施,大数据的安全与否已关乎社会稳定和国家安全,若社会的“血液”出现问题,则将对“肌体”造成难以预估的影响和损失[14]。在个人数据领域,也随时面临数据泄露、黑客攻击等各种威胁。针对这种情况,各国纷纷立法以明确数据主体权属关系及所具有的权利义务,欧盟早在1995年就颁布了《个人数据保护指令》,2012年1月公布取代前者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已于2016年4月通过并于2018年5月开始生效[15])。美国于2014年颁布3部隐私法案:《消费者隐私保护法案(草案)》《学生数字隐私与服务权利法案》《数据经纪人以及透明法案》。这些条例和法案无一例外都强调了对数据主体的权利保护,既包括对国家数据主权的维护,也包括对个人数据主体的权利限定和保护。

  图书馆在现阶段开展的各项业务工作及与用户的互动交流活动中,产生了多种类型的数据,也相对应诞生了多种类型的数据主体,这些数据主体享有的权利类型相同,但对个人数据主体的权利认定,目前有两种存在争议的观点:一种认为数据的所有权属于数据控制者,如各种社交媒体提供商、云计算平台等;一种则将数据看作数据主体拥有的“数据资产”,数据的产生者拥有当然的主权[16]。但无论哪一种类型的数据主体,其数据权利都体现权利主体的人格利益,同时蕴含重要的财产利益,是一项兼具人格权和财产权的特殊权利[17]。

  1.2数据主体享有的权利类型及现实困境

  1.2.1 数据人格权

  数据人格权可以看作是个人信息隐私权在大数据背景下的延伸,但二者虽然存在一定的交叉关系但不能等同看待。个人数据权的外延大于隐私权,数据主体所拥有的数据既包括隐私数据也包括非隐私数据,包括:

  1)数据知情同意权。是指网络服务提供商(或各媒体平台,各政府部门)在采集个人数据前均须预先告知数据主体并征得同意的权利,分为积极同意(明确表示同意)和消极同意(沉默或不作为推定为同意)。在当前的数据采集实践中,很多网站和媒体平台都设置有“隐私政策”或“隐私条款”,用户如果要继续浏览网站内容或进行下一步的操作即视为同意这些政策或条款的规定,这是“默示同意”权在大数据环境下的应用。从立法的趋势来看,由于允许数据“默示同意”权容易产生各种数据纠纷和法律漏洞问题,近年来在个人数据主体的充分知情权上有从消极同意向积极同意转变的迹象,如欧盟《通用数据保护条例》就明确提高了数据主体授权的认定标准,在涉及种族、政治观点、宗教或其他信仰、健康等特殊类型数据处理时,特别标明了需要数据主体的“明示同意”[18]。

  2)数据修改权。指数据主体享有或授权他人修改其数据的权利。数据主体在数据被采集之后,对自身数据保留有进一步修改或授权他人进行修改的权利。按照传统着作权法规定,作者将作品授权给出版社或其他组织机构出版或发行时,并不意味着授予这些出版或发行机构修改权,对作品进行编辑和修改的权利仍然掌握在作者本人手中。同样,网络信息环境下,数据主体对其自身数据也保有修改和保护其数据完整的权利,现实中,数字化带来数据易于传播和容易被复制等特点,给有效保护网络环境下数据主体的修改权带来了巨大的挑战。

扫一扫手机打开当前页
二维码
关键词:图书馆数据 数据主体 权属关系 数据立法 

上一篇:中国宗杂期刊投稿

下一篇:展会知识产权相关机构一体化研究

会员注册 | 网站简介 | 服务协议 | 广告服务 | 官方微博 | 在线投稿 | 客服中心
编辑QQ:109532255  E-mail:109532255@qq.com  微信公众号:好文学  QQ群:198926868
Copyright ©2013- 好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8002533号  Powered by haowenxu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