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励志散文 > 当前位置:励志散文

T17/T18次列车

时间:2019-03-13 14:00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编辑  评论:- 小 + 大

        还记得那年我上大四,迫于生活与就业的压力,我不得不选择走出校园,寻找谋生就业之道。就这样,我在大四的上学期开学几周之后,就收拾行李,踏上开往北京的T18次列车,T18次列车是由牡丹江开往北京路过哈尔滨的列车,从哈尔滨站开始到北京站,停靠的都是大站,和其他开往北京的火车相比较,经济的同时她快了许多,我和T18次列车的感情,就此开始了,她陪伴了我大四一年,几乎每个星期我都会和她相遇。


        我所学专业的课程,往往是理论课和实验课相结合的,大四的时候,我还有一门叫药物化学的必修课,那时候我们是周四上理论课,周六上实验课,理论课的成绩平时出勤占30%,期末考试占70%,期末考试的成绩是两次成绩的综合。而实验课的成绩是按照做实验的次数和实验报告单来打分的。如果我不去参加实验课,我的成绩你也能想到,0分,实验报告写得再完美也没有用。本来一开始的时候打算找一个同学去替我上课的,但是我的老师认识我,无赖我只能放弃周四理论课平时的30%的成绩,每周周六回去上实验课,保证自己的实验课不挂科,因为实验课挂科是没有补考的。这就是每周我都要和T18次列车见面的原因了。


        我在大学的时候,总是喜欢联想到自己毕业之后的情况,找不到工作,或者找到的工作养不活自己。这种想法老是在我的脑海中闪过,我是一个有轻微焦虑症的人,这种焦虑症总是令我有些不安。所以,在我进入大二的时候,我就走出校园去参加各种外语培训,韩语、日语、西班牙语、德语、俄语我都有培训过。那时候,我每天早上5点半就起床了,洗簌完也就6点左右,此时的校园,除了时不时地传来小鸟而叽叽喳喳的叫声,风儿吹在树枝上,树枝互相打击发出的声音和校园外马路上的汽车鸣笛声外,还是一片寂静,几乎听不到其他什么声音了。


        宿舍楼前面的天天广场,总是我晨读的最佳去处。广场是一个很大的草坪,草坪中间有一些小石子切成的小路,这些小路又将这个大草坪分割成一个个的小草坪,每个小草坪中,都会种有一些树,这些树大小,高低都不一样。在这样的环境中读书,总感觉多了一份惬意,少了些许浮躁。


        我一直以为自己毕业之后会踏入外贸圈,去不同的国家做生意,这种想法从大一直持续到大三。大三下学期期末的时候,和我一起学韩语的一个朋友出去工作的了,她去了一家酒店当翻译,有一次和她聊天。她说道:本来我也是想去外贸公司上班的,但我在广州投了很多简历,基本上没收到什么面试的电话,有的公司虽然给我打来了电话,但问了我大学学的专业,知道专业不匹配之后,直接不给面试的机会,后来我只能去酒店当翻译了。我的这个朋友是我们中韩语学得最好的一个。她说了她的境遇之后,我做外贸的想法就有些动摇了,我也担心自己毕业之后出去也会遇到这样的情况。


        彻底改变我的想法的是我和我们学校西语学院的朋友的一次聊天。你真想做外贸吗,她问我?我说当然了,这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我们学院的毕业的学长学姐,大部分都去做外贸了,很多人都选择去了非洲,刚毕业的学生,去非洲待遇当然要好很多,但是,他们在外面一呆可能就是四五年,甚至七八年不回家的,我朋友说道。其实我对于去非洲,还是出去呆多少年,我都没有问题,只是父母都不希望我出去,而且他们也一直希望我能回老家工作。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这永远是我们中国父母的难以释怀的情感。何况我大四的时候,我父亲已经60岁了。后来,我和父母商量了,我们折中考虑了一下,我留在北京或者上海这样的城市工作,工作之后每年都能回家几次。


        既然选择不做外贸了,我所学的专业也找不到很好的工作,我想我必须得有一个谋生的手段,应该去学点什么。我和我在山东上大学的一个好朋友打电话说我的想法时,出乎意料的是,他也有同样的想法,我们不约而同。一周之后我们在北京站相遇了,那是我第一坐T18次列车从哈尔滨来北京。以前我离开哈尔滨来北京,或者是从北京去哈尔滨,都是坐其他次列车。


        到北京之后,我朋友给了我4000块钱,当时的我,基本上是身无分文来北京的。


        我和朋友去看了培训学校之后,我们确定一周后来北京参加培训。既然确定来北京了,我们接下来的任务,就是找房子。


        在培训学校的时候,我们认识了一个人,当时我对计算机知识还算比较熟,我在大学的时候自学过JavaPHP,我们和他聊天之后,他觉得我懂得挺多的,和我们在一起以后肯定进步不小。当然,原因肯定不只是我比他懂编程,经济压力是我们走到一起的决定性因素,就这样我们三个就愉快地决定一起合租房子了。


        找完房子后,我当天晚上就坐T17次列车回哈尔滨了。


        回到学校之后,我仔细思考了一下,我培训小语种已经花了家里不少钱了,我不好意再向家里开口要钱,而且以家里当时的情况,也给我凑不了多少钱,我有点想放弃去北京培训的打算了。我的很多朋友都支持我不要放弃,朋友们都说:既然选择去了,就应该想尽办法去做这件事,而不是放弃。要好的一些朋友给我筹了共3万多块钱,3万多块钱,是10多个朋友借给我的,少的有借我500的,多的借40005000的,手上有了这笔钱,我也就敢大胆地奔赴北京了。


        哈尔滨到北京,北京到哈尔滨,来来回回,我不知道自己折腾了多少个回合。我还清清楚楚的记得,每周周五下午上完课之后,我就背着包往北京站赶,当我走进T17次列车的车厢时,我的心才会平稳下来。周六上午到哈尔滨后,我去学校食堂吃过饭之后,准备写实验报告,为下午的实验课做准备,药物化学的实验有的时候持续的时间很长,很多时候我不得不提前离开,晚上858的时候,我还要去和我的T18次列车亲热呢。


        借的这笔钱。没到我培训完,就花得差不多了。父母当时并不知道我在培训,我一开始对家里宣称的是在北京工作,后来实在撑不下去了,我给母亲说了,母亲当时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第二天我的银行卡上突然多了15000块钱。有了家里的支持,我顺利的在大学毕业后的两个周左右完成了培训。但是因为大四一年不在学校的缘故,我药物化学考试挂科了,补考挂科了,大补考也挂了,我很顺利地成了延期毕业的一份子。


        我延期毕业这件事,本想瞒住父母的,哪知道才过了几个星期,老师就打电话到家里去了,我不知道当时父亲知道这件事是什么样的反应,我记得父亲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刚从一家公司面试出来。


        “喂,老爸,什么事啊,我刚面试完,过几天准备上班了


        “你要上班了啊,你简历上写什么大学毕业的,你毕业了没有?


        “黑龙江大学啊,难道你到现在还不知道我在那儿上大学呢


        “你毕业了啊,恭喜啊,你的毕业证和学位证拿到了吗


        “早拿到了,我们二十一号毕业的


        “那是你们老师记错了吗,她说你挂科了,延期毕业了


扫一扫手机打开当前页
二维码
关键词:T17/T18次列车 

上一篇:一个基督徒的灵修日记【2018年7月6号】

下一篇:一个基督徒的灵修日记【2018年7月8号】

会员注册 | 网站简介 | 服务协议 | 广告服务 | 官方微博 | 在线投稿 | 客服中心
编辑QQ:109532255  E-mail:jinming@jinming.net  微信公众号:好文学  QQ群:198926868
Copyright ©2013- 好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4007638号  Powered by haowenxu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