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哲理励志 > 当前位置:哲理励志

最美的疤痕

时间:2019-01-25 16:00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编辑  评论:- 小 + 大

母亲脸上有一道深深的疤痕,足足有5公分那么长,长长的疤痕使母亲整张脸都变得扭曲、狰狞。

当他第一次抚摸母亲的脸的时候,母亲笑着说,他就是母亲脸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就像天底下所有的孩子都是母亲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一样。他点点头,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

后来,他发现了一个“惊天”的秘密——因为面目狰狞,母亲从未嫁人,他是母亲从垃圾堆里捡来的孩子!他是母亲唯一的亲人,更是唯一不嫌弃母亲丑陋、敢于正视母亲的人。

都说,儿不嫌母丑,那是因为儿是母亲的亲儿!但自从他知道自己不是母亲的亲生儿子后,他渐渐疏远了母亲,甚至不愿正视母亲一眼。

初中毕业时,别的同学都选择了上县城高中,唯独他选择了去省城读职校。他告诉母亲,读完职校,就能在城里找到工作,就能接母亲进城享福了。母亲为他的“懂事”高兴了好几天,可是母亲压根不知道,他这是打定主意要“远走高飞”啊。

名字控

读职校的他很少回来,只是偶尔打电话到村口的小卖部,让小卖部老板捎个口信,让母亲邮寄些生活费。有了他的消息,母亲心里比蜜还甜,即便这个消息是“邮寄生活费”“一个口信”。母亲更勤快了,不是在田地里劳作,就是在工地做小工,哪怕是重担压弯了脊背、磨破了肩膀也从未停歇,只为能多邮寄些钱给他。

他只有寒假才回家。他回来,不是因为挂念母亲,而是因为他在省城举目无亲,连一个“卖冰糕”之类的暑假活也找不到。当然,寒假里,他和母亲也是聚少离多,他宁愿死皮赖脸地待在同学家,也不愿和母亲多待一会,更不愿听母亲唠叨。

职校毕业,他去了繁华的深圳。因为只有职校文凭,他只能做工厂里的普通工人,他没日没夜地站在“流水线”旁,机械地工作着。但他觉得很开心,因为在这里,他看不见母亲,他和母亲相距一千多里。他总是在想,等他有一些积蓄的时候,一定要寻找到亲生母亲——一个长得眉清目秀的母亲。

当母亲找到他所在的工厂的时候,正是冬天。寒冷的北风撩起母亲乱蓬蓬的头发,让母亲狰狞的脸变得更令人惧怕。母亲双眼紧紧地盯着进进出出的工人,希望能看到他,但一直等到天黑,母亲也未能如愿。母亲不得已走进了门卫室,把头埋得很低很低,她向保安打探他的消息。母亲说:“我只是想见他一面。麻烦保安大哥捎个话。”保安问:“你是他什么人啊。”母亲说:“远房亲戚。”保安说:“那你在这候着,我去厂里找他。”

他走进门卫,一眼就认出了母亲。他把母亲拽出了门卫,一直走到一个僻静的角落才停下。“谁让你来的?”他大声质问母亲。“我、我、我,只是想把这条黄丝带送给你,因为它是唯一能证明你出生的东西,兴许它能帮助你找到亲生母亲。”母亲瑟瑟地从怀里拿出一条黄丝带,说话声音很小,像个做错事情的孩子。知子莫若母,母亲到底是洞悉了他心底所有的秘密。

“你瘦了。”母亲说,然后伸出手想要去摸他的脸。他像弹簧一样躲开了,接过黄丝带,飞一般跑回了工厂,母亲的手停留在寒风里,冷冷的,透心冷。

那一夜,他心神不宁,一会儿梦见亲生母亲,一会儿又觉得愧对了母亲,想去火车站送送母亲。那一夜,泪水打湿了他的脸,一次又一次……但他始终没有走出工厂。

两年里,他辗转到过十几个城市,都没能找到亲生母亲,却偶然得知了母亲病重的消息,而且知道了母亲伤疤的由来。原来,在他4岁那年,他爬上高高的树杈下不来了,当母亲闻讯赶来时,他右手紧抓的树杈“咔嚓”一声断裂了,就在他即将坠落的瞬间,母亲稳稳当当地接住了他,而他右手始终紧抓着树杈,树杈像一把锋利的刀,顺势狠狠地划开了母亲的脸……

他的心莫名地疼痛,很疼、很疼。原来,找遍千山万水,唯一能“温暖”他的只有母亲。他见到母亲时,母亲已是形如枯槁。“娘!”他哭了,母亲也哭成了泪人。他看着母亲,伸手拭去母亲脸上的泪珠,抚摸着母亲脸上的疤痕,那深深的疤痕,忽然变得好美好美!

扫一扫手机打开当前页
二维码
关键词: 美的 疤痕 

上一篇:最怕旧时光

下一篇:她的三个男人

会员注册 | 网站简介 | 服务协议 | 广告服务 | 官方微博 | 在线投稿 | 客服中心
编辑QQ:109532255  E-mail:jinming@jinming.net  微信公众号:好文学  QQ群:198926868
Copyright ©2013- 好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4007638号  Powered by haowenxu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