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写景散文 > 当前位置:写景散文

山水有灵常住仙

时间:2019-01-07 14:03  点击: 次  来源:好文学  作者:编辑  评论:- 小 + 大

山水有灵常住仙


  邓星

            

    千百年前, 水浸坪就是一个重要的交通驿站。她处在旧时贯通南北的大东路和小东路的交汇点上,上通桂林,下达宝庆,过客们都要在这里或打中伙,或歇脚住宿。这里还是重要的农贸集市,方圆几十里的人们每逢初一、十五,都到这里来赶圩。一条由青石板铺就的街道由北向南延伸着,街道两边连排着高低一致的木屋,廊檐相连,一字贯通。这里,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驿站,但是商品繁多,店铺俱全。布店、酒店、日杂店、农具店、小吃店、饭铺、旅馆、铁匠铺、木工坊等等,应有尽有。多少年来,世事沧桑,朝代更替,岁月逐渐将街道上的青石板磨蚀得圆润发亮,历史在这里演绎着一个个动人心魄的故事。

    如同锡山无锡、米山无米、昌平不昌、望江楼无江、邓家铺无邓姓人氏一样,水浸坪无水,是一个十年九旱、靠天吃饭的地方。每年到仲夏初秋时节,基本上是滴雨不下的。那时,人们一遇上干旱,就抬着猪羊三牲,请来道士到贺古岭庵堂里去拜经打谯,组织所有男人跪天求雨。有一年,几百人在庵堂前长跪七七四十九天,也没有求到一滴雨水。结果,田地颗粒无收,饿殍遍野。

又过了好多年后,水浸坪街上来了一个白发长髯老人,拄着拐棍,在沿街乞讨。当他走到一个邓姓人家门口时,突然晕倒在地。这家只有女主人在家,她看见后立即将老人扶到床上躺下,又赶快熬了点米粥给老人喂下,不久,老人就慢慢苏醒了。老人苏醒后就道谢要走。女主人感到不放心,就强留下她吃了饭再走。老人留下来了,女主人就快手快脚地做饭。她看看那个老人,觉得他虽然面容清瘦,但气度不凡,刚才说是饿昏了,但现在看上去精神很好,不像一个饥饿过度的人,而且,在他的后衣领里还插着一把观音菩萨用的“拂尘”,她觉得这个老人来得蹊跷,就赶快把家里仅有的一只母鸡也杀了给老人吃。没想到吃饭时,这个老人还自己提出来要喝点酒。他说:“既有好菜,何妨再来半壶美酒?”女主人听了,马上笑嘻嘻地说:“好,好。请容我片刻。”说完,她就马上出门走到对面酒铺里沽来一壶米酒温了,再斟给老人享用。老人酒足饭饱后,就对女主人说:“多谢你!我现在要走了。看来,你是个善良的人,我也没有什么东西可送给你,我就给你们这个地方送点水吧。请你把眼睛闭一下。”说完,他反手从后衣领里抽出“拂尘”,口里念念有词,突然,他把“拂尘”往身前像写个“一”字那样地横着一划,大喊一声“变!”只见天空一下子漆黑一片,耳边听到山崩地裂般的巨响。女主人心上一阵惊颤,忙睁开眼睛一看,只见这里已经成了一条大河,水浸坪街就像一只浮在河中间的船,也像一个孤岛,四周的田地都没有了。女主人先是一阵惊喜:原来这个老人是个天上下凡的神仙啊!但是,她马上又感到很遗憾,心想:有了水却没有了田地,这里的人今后吃什么呢?她就马上走到老人面前拱手作揖,说:“谢谢老先生!小女子觉得,若无田地,则民无食者矣!请老先生改赐。”这个神仙老人略思片刻后,就用脚跺地三下,结果,原来的河流就沉入地下成了阴河,田地恢复了,还在街后面的田垅里连着出现了三个阴潭,潭水深不可测,与地下的阴河相通。中间一个阴潭的潭口将有一亩来宽,后来,人们就把它称之为“大阴潭”,另外两个就称之为“小阴潭”。女主人连忙致谢:“谢老先生厚恩!”神仙老人收起“拂尘”,吟出四句诗来:

  

      河从地下与海连,

      地上赐予三阴潭。

      若是水能高处走,

      可保尔家一片田。

 

    然后,只见一阵风起,神仙老人转眼就无影无踪了。

    现在,因为有了抽水机,这潭里的水真的可以往高处走了。抽上来的潭水,不仅灌溉着这一垄田,还为水浸坪村和贺东村几千人提供着饮用水。

这三个阴潭的构造都像个漏斗,上宽下窄。天下大雨时,四周山上和垄里的水就往阴潭里灌,因下面口窄,流入的水比流出的水多,水位就迅速上涨,不用一天,就把这一大片田垄淹没了,成了一片汪洋大海。可是,一等到雨停了,过两三天后,水又全部从阴潭里消下去了,这片田垄就又成了旱地。如果,连续下得三四天雨,这片田垄的禾苗就会全部淹死,这一年就没有收成。真是事与愿违,神仙也改变不了水浸坪的贫穷面貌。当时流传着一首歌谣:

 

     水浸坪啊水浸坪,

      四季无水地不平。

      天晴三天石冒火,

      雨下三天坐船行。

      天旱雨涝年年有,

      麻雀飞来不愿停。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贫穷的地方,却被一些贪官污吏当成了摇钱树。他们向朝廷谎称要解除民间疾苦,造福于民,决定在水浸坪修一座大桥,以解决涨水时无路可行的问题。他们还要在水浸坪街上修一座有利于南来北往的过客歇息的长亭。

很快,他们就得到了皇上的恩准,朝廷拨银万两。但这些人却贪心不足,觉得钱还太少了,就又向民间按人头征收,搜刮民脂民膏,他们又征得白银二万两。他们拿着银子就跑到宝庆府吃喝玩乐、嫖娼赌博,过着荒诞无稽、骄奢淫逸的生活。三年过去了,朝廷派了钦差大臣前来视察。这伙贪官污吏闻信后,就急急忙忙在水浸坪街中间地段建了一座仅有三间小房的矮木屋,算是建起了长亭,还堂而皇之取名为“甘露亭”。更可笑的是,他们在田垄里那条石板路中间利用一个放水缺口,假模假样地搭了一座跨度只有三尺、高度不足二尺的单孔石桥,也自欺欺人地把它称为“干路桥”,企图瞒天过海、欺骗百姓。然后,他们就卷起银子,逃之夭夭了。

我上小学的时候,每天都要从那座中国历史上最袖珍的石桥上走过,看到它像一个侏儒一样孤苦可怜地卷曲着身子趴在地上,成了对历史的最大讽刺。我也看到了在风雨中东倒西歪的“甘露亭”,在解放后政府把它整修成了“水浸坪饭店”。但是,柱子上挂着的一副木刻对联还是原来的,只是用红色油漆把字重新刷了一遍。对联是后人为了讽刺鞭挞那些贪官污吏而作的。联云:

 

     四面飞雪,好让过客宜甘露

         万两饱囊,何知黄金是民膏

 

    神仙似梦,官吏如虎。水浸坪的先人们逐渐懂得,要改变历史必须靠自己。离水浸坪街不足半里地的一个院子叫“白老坳”,这里住着姓马的人家。其中,有一户家境比较富庶的人家里有两个孩子,从小发奋图强。大的习武,小的习文,二人每天闻鸡起舞,勤学苦练。后来,双双考取“相公”。人称“马一相公”和“马二相公”。

    那一年,“马一相公”去参加恩科考试时,由于水土不服,考前突然生病发高烧。他本可退出考试的,但转而一想,自己多年沙场苦练,含辛茹苦,岂能功亏一篑?于是,他就把心一横就披挂上场了。考试射箭科目时,他强撑着身体,策马挽弓,从山上壕沟中飞奔下来,双眼向靶场方向搜索,待到靶板突然举起时,迅速拉弓放箭。但是,由于体力不支,他的身体发生了些微的倾斜,利箭射出后直向天上飞去。眼见得箭头已不能着靶了,可是,不一会儿,箭头突然改变了方向,垂直下落,刚好射在靶心上。他长长的嘘了一口气后,又返回到出发点,再从山上冲下来射第二箭。这时候,他朝着靶板射出的箭却向下飞去,但是,当箭头落到靶板前的一个石头上后被反弹起来,又射上了靶心。主考官被这眼前发生的神奇而又不可思义的事情惊呆了,他想:莫非这人是天降的将才,有神灵保佑?如果是的,那这样的人考与不考,不是一回事吗?于是,主考官就示意他下马,对他说:“好、好、好!天赐你一箭,地赐你一箭,本考官再赐你一箭。恭喜相公,贺喜相公!”“马一相公”立刻下马跪谢,感激不尽地说:“谢大人恩准!”

又过了几年,这家人的二儿子又去省会参加院试了,可是,他连考两届都未中。他自己也觉得奇怪,反复回忆考场所做文章,他觉得每次都是发挥得很好的,但为什么又屡试不中呢?难道真的是自己命中注定没有功名吗?原来,真实原因是他每次都在试卷上将自己名字中的“马”字的四点写成了一横,主考官在阅卷时,看他写的文章意境深远、潇洒俊逸,本来是批为录用的,但最后拆开试卷一看,主考官便叹一口长气,惋惜地说:“哎!马断四蹄,何能致远?才能废矣!”便只好忍痛割爱将他打落了。第三届,他又去考试,交卷时仍然将“马”字的四点写成一横。可是,当主考官最后拆开试卷看时,刚好有四只蚂蚁爬在那“一横”上。原来,主考官阅卷到深夜感到饿了,就找来一些糖吃,掉下一些糖末末在试卷上,蚂蚁嗅到甜味后就爬来吃糖,四只蚂蚁不就刚好组成四点了吗?主考官见了,不禁感慨系之,随口吟出四句诗来:

 

     脚下横刀蹄已断,

     奈何蚂蚁却贪糖。

     既是惜才神相助,

     老夫能不录栋梁?

 

于是,主考官拿起朱笔一勾,将其录用了,马家又出了个“马二相公”。

扫一扫手机打开当前页
二维码
关键词:山水有灵常住仙 

上一篇:消失的天鹅湖

下一篇:陈继儒游秋雪庵

会员注册 | 网站简介 | 服务协议 | 广告服务 | 官方微博 | 在线投稿 | 客服中心
编辑QQ:109532255  E-mail:jinming@jinming.net  微信公众号:好文学  QQ群:198926868
Copyright ©2013- 好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4007638号  Powered by haowenxu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