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美文章 > 情感日志 > 当前位置:情感日志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

时间:2018-08-07 15:33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admin  评论:- 小 + 大

  如果,你在长长的街上,看到一个四处寻觅的男孩,他有着忧伤而漂亮的双目。请你记得,一定帮我问问,他是不是叫凉生?如果他冷了,你帮我给他加一件旧衣,如果他饿了,你帮我给他一片干粮。最重要的是,请你告诉他,那个叫姜生的女孩,一直在等他回家。

  我时常看着程天佑的眼睛,想起凉生那忧伤的双眸。一想到这里,我的眼中就生起大片大片的雾气。每当这时,

  程天佑都会心疼地看着我。 谁也不知,凉生,这个名字,已经深深在我心中形成了烙印,无可取代…… 上天注定了

  我是妹妹,而他,只是妹妹的哥哥。

  我和程天佑从来没有放弃要找到凉生的念头。只是,我和天佑都很忙。他忙他的公司。而我,我开了一家花店,里面花的***便是姜花。我想让所有的人都买到姜花,这样当凉生看到姜花时,就能找到回家的路上。

  后来我找到了凉生的外公,也是程天佑的外公。我问他要那盆姜花。他说,孩子,我留着呢,我留着呢……说着说着便流下了泪水。说着,他便起身到另一间屋里取姜花。

  那姜花依然没有开。

  凉生的外公给我讲了这四年的故事。

  他说,在我走之后,凉生每天都在窗子上写:哥哥,凉生例每天只看看那盆姜花。后来,我把那盆姜花拿走之后,凉生便坐卧不安,整天都去找那盆姜花。因为他发疯了似的找姜花,未央还生气的说:“凉生,不就一盆破姜花嘛,你干嘛视他如宝。而凉生只是在口中重复,姜花,姜花……未央生气的离开了,就有那天,凉生自己出了门。就,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了。哎……”

  我早已泪流满面。凉生,为什么?你明明失去记忆了,却还依然记得那姜花。你记得什么不好,偏偏记得那姜花。凉生……本以为你忘记了就不会活在忧伤中,可是现在,现在,你在哪我们都不知道,凉生,你在外面过得好吗?

  我问凉生的外公,您为什么不将那姜花丢掉。他说,。我那时都已经后悔了,如果找得到凉生,我一定将姜花还给他。那花,已经成为他抹不去的记忆了!孩子,这么些年来,我对不起凉生,如今你跟了天佑,那么我也是你外公,好吗?我会好好待你的,会的,会好好待你的。

  我将凉生的外公扶进卧室,虽然,他已经老了,已经禁不住这么多事了。我向他道了别,便离开了。临走时,他还叮嘱我,要和天佑常来看他。他怕一个人,怕寂寞。

  我又想流泪,凉生,凉生,你也一个人在外,你会不会寂寞,没有那个小丫头姜生,你会不会寂寞。你只会煮面,这么多年一直还在吃面呢?那样对身体不好的。

  可是,可是姜生想吃你煮的面了,姜生想吃了,姜生想你了……

  我把姜花抱回了我和程天佑的家。

  我经常会望着那盆姜花默默的流泪。我会想起你为我挨母亲那一巴掌时,会想起我们一起吃酸枣时;会想起你在树下睡觉时;会想起你拉我到老师办公室求老师让我春游时……

  然而,现在,我读完大学了,你要是能看到,应该会很开心吧!我努力的不去想你。可你已成为我心口最深的一道疤了。谁能帮我将我这疤愈合,我的心口好疼,好疼……

  跟程天佑在一起的日子很恬静。

  无论多晚,多忙,他总是开车到我的花店帮我忙一会儿。然后我们一起回家。

  偶而,我们也会去旅游。我们在空旷房间喊凉生、凉生。我们希望他能听到。我们在去过的每一个地方都写上:凉生,姜生等你回家。

  有一次,天佑问我,姜生,你是不是一直把我当凉生来爱呢?我当时正在用刀削花刺。一听到这句话,那锋利的刀毫不留情地在我的手上留下一道痕,血,一下子涌了出来。程天佑急忙给我止血,忙了半天,他终于缓缓的吐出了一句话,姜生我刚才是乱说的,别在意。

  我一把抱住他,将右脸颊紧紧贴在他的胸膛,喃喃地道,天佑,凉生只是我的哥哥,只是哥哥而已。是一辈都想爱而即爱不到的人。我的泪水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沾湿了天佑的衣襟。天佑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亲昵有点受宠若惊。天佑的的眼神变得温柔下来,他轻轻抚着我的头发说,姜生,我不问了,不问了。

  生活平静如水,偶尔我们去看看外公,我们依然在寻找凉生,我知道天佑为什么愿意继续找凉生,不仅因为我,也因为凉生是他的堂弟,他们身上流着同样的血。

  未央结婚了,丈夫是个意大利人。他们共同经营“宁信,别来无恙”。现在的未央是个像当年宁信样子的女子,沉默,话少,笑起来依然那么漂亮。也许,在经过姐姐的死亡,凉生的失意失踪后,她也变得是一个冷漠的女子了。

  未央和我成为了好朋友。我们在一起的谈话都尽管避开凉生。我知道,凉生,这个男孩,在未央心中是一个永远也填补不好洞。

  我和未央总是在有空时一起去逛街。去买我当时连价签都不敢看的衣服。有时,我也会给程天佑买衣服,他欢喜得不得了,我就会暗暗想,也许,凉生穿上也会很好看吧!

  未央偶尔也会买些高级化妆品。记得,有一次,我们走到了一个香水柜台前,未央突然停住了脚,把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动不动,她说,姜生,这是宁信最喜爱的牌子。我紧紧抱住她,让她靠住我的肩,不感觉她的身体在发抖,泪水滑过我的脖颈,她说,我对不起我姐,我对不起她。未央又何尝不是一个令人心疼的女子呢?

  北小武那厮,昨天来找我,说他在本省的美术大赛中获得了第二名。他张牙舞爪,吐沫横飞的介绍完之后,便大声说,姜生,你今天开心,请你和程天佑吃饭。

  我们去了一家海鲜排档,北小武一直不停地说他这次比赛,他说,那老教授真是眼光,能挑出我北小武的画,哈哈。整个吃饭的过程北小武都有点怪怪的,一直不停的说话,还不时的大笑。好像有些刻意。把我和程天佑看得一愣一愣,跟什么似的。

  从海鲜排档出来之后,我们便去了“宁信,别来无恙”。

  北小武要了两打啤酒,不管三七二十一,也不顾我和天佑,开瓶便喝。他还要我们陪他一起喝。

  没多久,桌上的啤酒已经让我们消灭了大半。

  北小武好像已经醉了!在不停的谈话,姜生,你知道,我画中的女子太完美了!她太棒了,我都爱上她了,可我天天看她,她也不看我。说完,他便开始哭了。

  我和天佑以为他在说胡话,都没有理他。

  他哭了一会儿,又无力的道:小九,你看看我啊!我是北小武啊!你看看我。

  我和天佑都看着北小武,一动不动。

  北小武继续道,小九啊,你怎么那么绝情啊!你到底在啊?没有你,我的生命,不再精彩。

  北小武哭得像个孩子。

  是啊!他现在已经好久没看见自己的亲人。他只是小九,只是小九……

  喝完酒,我们见到了未央。

  她走过来,看见了北小武被天佑拖着,嘴里还说着疯话。笑了一下道:他又怎么了,相思过度了。我也笑了说:是啊。

  她又说:今天怎么有空过来啊?有空吗?我们好久没聊天了,那边有小包间,我们喝点茶吧!

  我指指北小武,意思他这家伙怎么办?

  未央指挥说:这样吧!今天我们就住在这一晚吧!我好久没放松一下子!

  我看了眼天佑。

  天佑摆出一副你愿意就行的样子。

  我也不好意思拒绝,就说:好吧!

  我们谈了很久,谈生活,谈家庭,谈生意,谈天佑,谈小九,谈宁信,谈天恩,谈金陵,唯独没有谈到凉生。

  我们在刻意逃避着,逃避凉生,逃避老天的作弄,我们似乎已经在生活中长大了!

  我们都不是当年的我们了。

  程天佑静静的坐着,看着我们聊天,偶尔插进来一两句,北小武则呼呼大睡。

  第二天早上,北小武一醒就嚷嚷这是哪?我告诉他在宁信,别来无恙。他用手使劲揉了揉头说:我只记得我们在这喝酒,其它什么也不记得了。

  不记得也好,我也不能说他昨天提到小九了,这样他会难过的。宁可让北小武跟我斗嘴,也不愿看到他眼中的泪光。

  我真的想,如果有一天我一觉醒来,什么也不知道了,不记得所有的事物了,像凉生一样,我会不会更开心昵?

  天佑开车送我到花店。

  北小武叽叽喳喳吵个不停。

  姜生,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当初这也就是个不过30平米的小破房,现在竟然这么漂亮了。 我笑道,你不是来过这店嘛,怎么还大惊小怪的

  瞧瞧这花,这也太美了。

  北小武接着说:前几次来也没这么多花啊!哎呀漂亮得刺眼!我佩服死

  你了姜生!可是,姜生,你可不可以送我一束花。

  我愣了一下说:好啊!你要什么花

  他说:给包点雏菊,白雏菊

  我问他为什么雏菊,那花小小的又有点干瘪,颜色也不鲜艳,香气又不浓。

  他点了一下头,缓缓地说:我觉得那花特像小九。

  我无语

  天佑去公司了,小武在我的花店呆了一个上午,下午去画室练画去了。

  日子安静到不行,如果这样一直下去,我会怀疑在我4岁时,是否有一个叫凉生的男孩一直陪我到17岁。

  一个炎日午后,店中的人很少,通常到这个时候人们都在家中避暑,我必须精心照料我的花,不然,有些花会因为炎阳而死掉的,在我修剪花时,门“吱”的一声被人推开了。我连头也没抬就喊了一声“欢迎光——”临字还没说出口,我的声音与身体就定格在那一刻了。我把嘴张的大大的,眨了眨眼。

  那人突然笑了用他那低磁的声音说道:姜生,好久不见

  姜生,好久不见。姜生,好久不见……

  我迅速整理情绪,继续剪花道:我是真的希望我们再也不见

  真是的,是天恩,那个天佑的魔鬼弟弟。

  天恩缓缓地道:姜生,对不起

  我笑了一下:程天恩,你还有什么花招就通通都使出来吧!我放下了手中的花,说:我就不明白,这么多年了,你害我失去了凉生,你还想怎样。

  天恩的漂亮的眼睛中好像泛出泪光

  姜生,原谅我,我知道错了,当年的我心中只知道仇恨,做了一些不可饶恕的事情。我当时只恨我为什么不能走路,以致于恨到毁了你们的青春,也毁了我的青春。那些伤,是我造成的,就让我一个人来承担好了。

  天恩,我们都是在青春中受伤的人,可是你又有承担什么呢?

  这就是我来的目的,我,我把小九带回来了。

  什么?你说什么……什么?我一激动连话都说不明白了。

  她在我的车里

  我一把推开门,小九刚从车上下来就看见了激动不已的我,我一把抱住她。

  我能感到她的身体在抖动。

  她说:姜生,对不起

  我放开她,笑笑说:小九,这些年,还好吗?

  5年多了,一句这些年就带过去了,岁月不饶人啊!

  那时,我们还是不懂事的孩子

  小九笑了笑道:我想见北小武

  小九,我真的很佩服你,在经历这么多年后,你还能开心的笑出来,还能有勇气面对北小武。

  我给北小武打电话时,北小武在电话那头跳了起来,他恨不得直接从电话那里钻到电话这边来。

  北小武和小九见面时十分感人

  他一把抓住小九说:你跑到哪里去了?然后就把她揽入怀中,再也不放开,好像一怕她再次跑掉似的。小九反倒来安慰他:小武,我这不是回来了吗?你说,我走的时候,你有没有交往别的女生?有没有天天吃苹果?有没有天天想我?

  小武傻傻地看小九,“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小九我想死你了!我有天天想你,我有天天吃苹果,我没有正眼看过其他女生,我的满脑子都是小九,就是你啊,我的每一张画里都有你,有你的笑,你的哭,你的感动,我的小九,我亲爱的小九,谢谢你肯回来,谢谢你还记住那个叫北小武的男孩,他现在长大了,不会让你再受苦了,也不会让你走了。更不会……不会再,让你,走了。

  北小武说这些话时,一直握着小九的手,搞得小九想擦眼泪都不行,就让 那些眼泪肆意的流淌,滑过脸颊冲洗了多年的忧伤,冲洗了多年的想念。

  我的泪水早就不知道流到哪里去了,只知道当程天佑到时,看见一群人哭哭咧咧地在那,就来了一句:你们家祖坟被挖了!

  结果,我们都停止了哭泣,齐唰唰地看天佑,一动不动。

  天佑被看得直发毛,突然他怪叫了一声:小九?

  下一秒我们又齐唰唰地笑开了!因为当时程天佑的表情极为滑稽。

  结果,天佑被我们弄得哭笑不得。

  当天晚上,我们像五年前的那个晚上围在一起吃火锅,像极了当时,只是那时候我的身边是凉生,现在是天佑 小九没有想她这五年多的经历

  我们知道,那***一段说出来令人心疼的经历

  我突然想起了她的妈妈,便问,***也来了吧!

  小九顿了一下说:我妈她去年春天,死了。

  我当时真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巴掌,问什么不好偏问这个问题

  小九看见了我困窘的样子,笑笑说:没关系的,姜生,我没事

  第二天,天恩给我打电话来

  他说,姜生,你现在开心吗?小九回来了

  我无语

  他说,姜生,好好待我哥!

  电话就被他挂了!

  半年后,我再一次收到天恩的电话

  他很激动说,姜生,我,我找到凉生了,凉生!

  我大喊什么?你说凉生?他在哪?

  天恩说:姜生你别太激动,他就在,哎呀,姜生,你和我哥到我这来,我在“红星酒吧”!

  我把电话放下之后,心中十分激动,不知该怎么跟天佑说好,我平静了一下,拿起电话……

  开了二十分钟,我们到达了“红星酒吧”。

  天恩见我们过来向我们挥挥手。他让我们坐下,然后直入正题。

  他拿出一些照片问我:这是不是凉生?

  我看着照片,泪水像雨点似掉下来。

  照片上的人穿着白色T恤,棕色的裤子,整个一幅大男孩的样子。有他微笑的,有他闯花的,有他坐在地上沉思的。他的手指那么干净,指甲那么修长。裸露的手臂是那样的白晰。颈前的项链是那么的刺眼,他的脸是那么的令我心痛。

  是凉生!

  他就是凉生!

  确认以后,天恩安静的笑着,他的笑容中已没有了当年的邪气,人也许是会变的吧!就像天恩。

  我们定在一个星期后出发去找凉生!

  在我们走的前一天晚上,天佑突然问我,你是否想过要把凉生带回来?

  我说:先别谈这个,先要看看凉生的情况。

  他再没说话。

  我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天佑,我知道

  这里,电话铃响起

  天佑去接的,回来之后

  3分钟、10分钟、30分钟……

  天佑不说话。一直一直

  我一直问,一直问

  后来天佑突然抱住我说:姜生,天恩死了!他死了!天佑的泪水掉了下来。

  什么?天恩死了!怎么回事? ……

  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

  天恩知道自己得了脑癌晚期,所以他才愿意为我们做这么多事来弥补。

  天恩留下了一封信:

  哥,我走了,哥,原谅我,我做了那么多伤害你的事。自从我的腿不能走路那天起,我就把一切的仇恨都撒在你身上。这么多年来,我没做过什么好事。

  最后,竟然还把我自己的亲表弟的手指剁了下来,还害他失忆,还找不到家。

  我其实是喜欢金陵的,只是我认为在我不能走路后,所有人都讨厌我。金陵也嫌弃我。可是,每当金陵看着我时,她眼中有心疼,有怜惜,我知道她是爱我的。可是我没有勇气面对她。哥,请不要告诉金陵,让她忘了我,开心的活着。

  哥,我要去看宁信了。是因为我,她才会死掉的,现在,是我面对她的时候了!

  哥,我希望你快乐,真的。

  让我看着你快乐!

  天恩

  我实在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我静静地坐在天佑的车上,我们去凉生的所在地。

  c

  凉生,我找到你了……

  我走到他的身边轻轻唤他:凉生。

  他缓缓地看向我,眼中有一丝陌生,却少了一份忧伤,多了一份清澈。

  他好奇地看着我问:你是在叫我吗?

  当时我是多么想一下子冲过去抱住他,然后大喊,我想他。可是,我知道,我不能那么做。他现在不知道我是谁,我宁愿他不知道,一直过着这样的生活。

  我笑笑道:没什么,随口瞎叫的。对了,你手中的那根草是在编什么吗?

  他笑着说:是啊!我在给我妹妹编一个草冠。她的生日快到了,我也不知道送什么好!那就送这个了。他开心地笑着。

  我愣住。他说的妹妹是我吗?他在为我编织草冠吗?难道,难道,他还记得我的生日?我突然有流泪的冲动。

  他看着不知所措的我,问道:怎么了?

  我忍住问道:“你的妹妹是----”谁字没说出口,树林中便传出一个清脆的声音:“哥哥,哥哥。回家吃饭,妈叫你呢!”女孩跑过来。

  凉生把编织一半的草冠背到身后,笑着说:知道了。

  女孩看着我,我看着她。

  天啊!这,这是……

  这女孩不是我吗?镇定,镇定,她竟然和当年的我长的如此的像。

  女孩开口问惊讶的我:姐姐,你认识我哥哥吗?

  我呆呆地说:不认识

  女孩扭过头去对他说:哥哥,妈说过多少次了,不许跟陌生人讲话。

  “我(他)不是陌生人。”我和凉生异口同声地说。

  女孩惊讶地说:那,你们认识?

  “不认识,可我就觉得他似曾相识。”凉生缓缓地说。

  女孩对我说:他是我家收留的哥哥,我叫米米。

  我叫米米

  在我4岁那年,我家突然来了一个大男生,他长得十分好看,可是他对什么都木木的,唯独对我家后花园内的姜花情有独钟。听我母亲说,他是找不到家了,才被领来。我一直都在想:这么大一个男孩,怎么会走丢呢?哥哥很会煮面条,煮的非常非常好吃。他有时会说一些奇怪的话。

  有一次,他到小树林左找右找,每棵树他都仔细地看。我问道:哥哥,你在找什么?他的眼神突然很忧伤地说:这里的酸枣呢?我说:这里哪有什么枣树?。他突然大叫:不对,这里有枣树,而且都是你的,每棵树上都有你的名字,真的。接着,他又疯狂地去看每一棵枣树。后来,我又提到这件事情,他说:“米米,你做梦呢吧,怎么会有这种事,我怎么会抱着大树看,真是的。”他笑笑,好像这事从来没发生过。我很好奇的去问妈妈。妈妈说:哥哥失忆了,记不得原来的事情了。可能有时对原来的记忆有一个印象,但一会就忘了。

  在我快10岁的时候,我们家来了一个张得很清秀的姐姐。哥哥说好像与她似曾相识。可是姐姐说她不认识哥哥。但姐姐看哥哥的延伸中有着忧伤。

  我带姐姐回家吃饭,姐姐拨了一个电话,又来了一个男人,长得有点像我哥哥。他搂着姐姐,也许是姐姐的男朋友。那男人与姐姐出去聊了一下。回来时,姐姐的眼睛红红的,想刚刚哭过。

  吃饭时,我们聊了一些关于哥哥的事,姐姐说:原来,他这么的轻松的过着生活啊!

  我和姐姐有的惊人的相似。我们的生日竟然是同一天,姐姐钱夹中叫时候的照片是与我那么的像。

  姐姐在傍晚时走了。

  哥哥却不见了。

  最后,我在后花园的姜花丛中找到了他。

  我突然感觉各个的眼神有点陌生,有一点忧伤……

  姜生的希望

  凉生,看着你那么开心的跟你“妹妹”在一起,我放心多了。你不是不记得我,不然你怎么会来到米米家呢。

  凉生我希望你快乐。所以我不认你,不带走你,要你把我忘记。

  永远开心……

  凉生的忧伤

  我是凉生。当你离开米米家,上车的那一刹那,我接什么都想起来了。那些记忆像巨大的海浪一浪一浪地涌入我的脑海。 只是,我没有喊住你,我没有勇气。

  姜生,凉生,就只能这样了。 我其实很满足,真有米米,有米米的爸爸妈 妈,有大片的姜花,有我对你的想念,最重要的是没有我们的忧伤。

  本文摘自乐小米《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吃了碗泪流满面,心痛到不寐。

  如果有喜欢看青春伤感文学的朋友,看一下乐小米的文章,《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三本。

扫一扫手机打开当前页
二维码
关键词:凉生 不忧伤 

上一篇:去你的“不如相忘于江湖”

下一篇:在最深的红尘与你相逢

热门阅读
会员注册 | 网站简介 | 服务协议 | 广告服务 | 官方微博 | 在线投稿 | 客服中心
编辑QQ:109532255  E-mail:109532255@qq.com  微信公众号:好文学  QQ群:198926868
Copyright ©2013- 好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8002533号  Powered by haowenxu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