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写景散文 > 当前位置:写景散文

九妹回乡

时间:2018-07-22 18:18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admin  评论:- 小 + 大

“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一位哲学家说过。

九妹再一次踏上回乡路,感觉到了陌生。 

九妹出得站来,立于站前广场,来了个深呼吸,似乎释放了几天来赶车的沉闷,感觉轻松了许多,前后左右扫视了一番,站前广场开阔而整洁,对面高楼美观而洋气。的士公交小车沿路一字排开,如同待选的佳人。列车到站,广场就又热闹起来,进进出出,来来往往,九妹熟悉中有种陌生感,这是自己当年南下的出发点吗?这是自己魂牵梦萦的老家吗?摇头的瞬间又点头,点头的同时又摇了摇头,过去的时光于脑海闪现。 

三十多年前,一枝花的年龄,九妹丢下书包,放弃希望的田野,背起对未来的向往,离开父母兄弟,到陌生的城市寻找一点光。九妹记得第一次出门,县城是中转站。当时的县城很简单,只有一条主街——南街,眨眼的功夫,就走完了,县政府到车站,只需一个箭步;当时的县城很精致,街面狭窄,房屋矮小,做一个伸手运动,就能抵达两边的店面,就能摸到屋檐上的蓝天;当时的县城很通透,在北边咳嗽,南边都能听见,一个笑话刚讲完,全城都荡漾着笑声。而如今,九妹却找不到当年离开时的影像,看不清整个县城的容貌,摸不清整个县城的脉络,搞不明白整个县城的套路,一座座高楼挡住了视线,恍若大都市,车来车往,人流涌动。时光改变了生活,生活改变了模样,县城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 

“九妹!”我的一声叫喊,惊了九妹一跳。她循着声音转过视线,看到不远处的我,便三步并作两步跑过来,一个拥抱,胜过千言万语。 

“我们小小的县城能开通动车,梦都没做过。”九妹感叹的瞬间,滴滴到了跟前,九妹一脸的惊愕,“我们这个小地方也有滴滴?” 

“岂止滴滴哟。”我很自豪地说,“你回来慢慢走走,想想还有多少记忆,看看会有多少新奇。” 

“记忆还在,可时光不再。曾经熟悉的却终究陌生了。比如脚下的这片土地,梦里来过千百遍,可真的站在这儿,却不是原来的模样了。” 

第二天,我与九妹扫了拜客,一同穿行于早年的大街小巷,帮她寻找保存于逝去时光里的银城记忆。 

我们来到九妹当年外出的起点——车站,曾经那个街头转角处,虽然嘈杂,虽然热闹,可车站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农贸市场;人来人往,车进车出,一派繁荣。早年的车站已荡然无存,它只能永远留存于记忆中了。凡事都在变化,有一点遗憾,但更多的是惊喜。米粉一条街,还有印象,原来的环城路,九妹看到牌坊上的对联,情不自禁地念出了声:“岳池米粉越吃越好吃。怎么光有个上联,没有下联呢?” 

“下联?等大家来对耶。” 

“米粉是我们这儿的特产,上了《舌尖上的中国》这次回来,一定好好尝尝。” 

我们一路走,一路聊。县城的老街上,繁华依旧,热闹依旧,店铺林立,美食诱人。烧烤味通过一阵烟往你鼻子里钻,火锅味随着一阵风隐约飘来,实在经不起诱惑,找一家串串,坐下来,边煮边吃,麻辣十足,惬意得很;走进老字号米粉店,叫上一碗米粉,细细品尝,滑滑的、软软的,巴适得板;迈进小吃店,扫一碗伤心凉粉,辣辣的,酸酸的、上面还有几颗豆,开味极了。街边小吃最是让人垂涎,我们怎能轻意错过。东街旁的小巷子里,几张方茶几似的桌子排开,在街沿边,没有阳光直射,多了几分清爽,找个位置坐下,来一碗冰粉,慢慢饮用,看夕阳、看路人,好不悠闲。 

我们从老城到新区,穿街走巷,主街道整洁而开阔,店面大气而敞亮。一路走来,麻将馆生意兴隆,小吃店座无虚席,喝茶聊天的、休闲娱乐的,各得其所。小贩的叫卖声偶尔飘过、商场的叫卖声持续不断。累了,就在文体广场坐下来,听听音乐、看看广场舞;有兴趣了,就将大妈的话筒要过来,吼上两曲,那声音回荡在广场,萦绕在麻柳河畔,好不悠扬,好不舒畅。 

我们从南到北,九妹的记忆从寻找中苏醒:县政府没有变,老城的轮廓没有变,家乡的美味没有变; 我们从西到东,九妹的记忆在漫游中更新:银城人民的生活是休闲的,银城人民的生活是享受的,银城人民的生活也是很有诗意的。 

我们曾踏上各自的远方,追寻诗意的生活。不曾想,诗意不在远方,就在我们的老家。“打鼓寨,坎坎脚,打的打鞋底,搓的搓麻索……”母亲的童谣在耳边唱响,有个声音在对我呼唤。 

我们迈着现代化的脚步,归乡路不再漫长,油门一踩,上高速,油门一踩,出高速,油门再一踩,到了乡政府所在地,刹脚,下车,走一走,用脚步丈量曾经走过千百回的路,用眼睛扫描曾经刻在脑海中的图像,感觉不太吻合了。咦,那块很长的田呢?那条脆弱得蚂蚁走过就要塌方的路呢?那些零落的瓦房呢?九妹睁大了眼睛,半天没有回过神来。原来的乡村有了小洋楼,有了街道,有了市场,它们以藏金路为界,一字排开,道旁有绿树,总算有点场镇的味道了。乡政府办公楼如今面朝大路,阳光得多,敞亮得多。我们一路走,一路望,一路风光飘荡。 

“草木葱茏路漫长,清风徐徐入学堂,窗前不见当年影,桌上谁人共墨香。”我们乡村的北大,与乡政府紧邻,位置没变,九妹是熟悉的,九妹也是向往的。可当年,九妹因家贫而辍学后,就再也没机会来过。好多年过去了,深藏心底的那份遗憾依然留存。路过校园,远远地看上一眼,就觉得欣慰。如今,校园也变了,那种四合院的瓦房不见了,高高的教学楼代替了原来低矮潮湿的平房;那些斑驳的墙壁不见了,洁白墙上增添了校园文化的内容;那个坑坑洼洼的泥操场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塑胶跑道、规范的篮球场……浓浓的书香味从教室窗户里飘出来,九妹感叹着:当年如果有义务教育该多好。我告诉九妹:现在不仅实行义务教育,还实施营养餐,学生在校既长知识又长身体。 

“现在的学生真是享福,羡慕死我了,唉!”九妹一声叹息,暗含多少难以言说的过往。素质教育,城乡均衡,我们的教育有了变化;病有所医、老有所养,我们的生活有了变化。回家的路也变了,变宽了,变亮了,分岔了。岔路是便民路,通往各村各户。 

家乡的山水柔美、苍翠,如碧玉般清幽绝尘。站在面向老屋的山坡上,看不到老屋的影子,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林木葱郁,挡住了视线;杂草霸道,侵占了归途。离乡30余年的九妹,呆了似的立在那儿,张大了嘴巴…… 

扫一扫手机打开当前页
二维码
关键词:九妹回乡 

上一篇:风过藕花香

下一篇:公司桂花香正浓

会员注册 | 网站简介 | 服务协议 | 广告服务 | 官方微博 | 在线投稿 | 客服中心
编辑QQ:109532255  E-mail:109532255@qq.com  微信公众号:好文学  QQ群:198926868
Copyright ©2013- 好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8002533号  Powered by haowenxu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