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文学 > 文学研究 > 当前位置:文学研究

尝试赞美这残缺的世界

时间:2016-08-05 13:23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admin  评论:- 小 + 大

摘要: 1979年,亚当·扎加耶夫斯基赴德国柏林短暂居留。当他终于得以远距离反观祖国波兰的社会现实和自己走过的创作道路时,他开始感到自己之前所做的一切,似乎都只是某种


1979年,亚当·扎加耶夫斯基赴德国柏林短暂居留。当他终于得以远距离反观祖国波兰的社会现实和自己走过的创作道路时,他开始感到自己之前所做的一切,似乎都只是某种精英分子的“空谈”,且不论他如何深地介入到人们的反对和抗议者活动之中,他们要求他的总是更多。他突然意识到:如此深陷一种“反对者的热情”,他在诗歌写作上的创造力会不会开始枯竭?扎加耶夫斯基由此萌生出一种强烈的愿望:成为“有别于异议者的异议者”。他不无幽默地调侃道:“拥有一份写着‘去过格但斯克造船厂’的个人简历当然很好,不过我没有。”

他是因获得一项诗歌奖出国的。本来,在国内的社会抗议运动中他是积极的参与者,并因此丢了工作,只得靠兼职一份天主教刊物的编辑及其他方式谋生。那时,作为在“新浪潮”这一非官方文学运动中涌现的主要诗人之一,他的文学起步在某种意义上,是成功地担当了为一代人发言的角色,而写诗的主要任务就是对政治制度进行大辩论,对那些空洞的修辞进行嘲弄、暗讽和戏拟。“我在二三十岁时写的很多诗,都不能完全表达自己的想法。我必须改变,这改变也是自然而然发生的。一方面我们的抗议获得了很好的效果; 另一方面我的年龄也在增长,慢慢成熟起来,写的诗也就不会那么偏向于政治。”

如是,恰如日后在《漫游者》一首诗中写到的:“我孤身一人,但我并不孤独。”扎加耶夫斯基告别了仅仅是作为抗议写作的诗歌,而坚持在个人对世界外在的关注和内在的审视之间寻求一种平衡。但在波兰国内,他的转变却受到了很大的争议。他曾经的朋友朱利安·科恩豪塞尔批评他放弃了社会责任,改变了“集体的主题”,成为了一个单纯的“抒情诗人”。“为了忘记冲突现在他让自己止步不前了。为了和沉默的事物亲密对话他让世界到达了一个凝固静止的状态。”

虽然如此,这一转变带来的诗艺的拓展,却为扎加耶夫斯基赢得了世界性的赞誉。欧洲思想研究专家托尼·朱特称他为大师级的诗人,米沃什、布罗茨基、苏珊·桑塔格等对他赞誉有加。他曾多次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囊括众多文学大奖。但扎加耶夫斯基毫无疑问是谦逊的。日前,获颁第九届“诗歌与人·国际诗歌奖”,他首次来到中国。他坦言:“其实我领奖的时候,我总是觉得内心有愧,我真的是一个如此伟大的诗人吗?我觉得诗人,可能在一瞬间闪现了某种的光;但更多的,我怀疑自己做得是否足够,是否能通过诗表现人的内心世界。”

扫一扫手机打开当前页
二维码
关键词:尝试赞美这残缺的世界 文学争鸣|外国文学评论 波兰诗人扎加耶夫斯基 中国文 

上一篇:莎士比亚的爱情浪漫剧证实其曾有过婚外恋经历

下一篇:金凯德之死的思考 为什么美国品味如此糟糕?

热门阅读
会员注册 | 网站简介 | 服务协议 | 广告服务 | 官方微博 | 在线投稿 | 客服中心
编辑QQ:109532255  E-mail:109532255@qq.com  微信公众号:好文学  QQ群:198926868
Copyright ©2013- 好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8002533号  Powered by haowenxue.net